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战乱百家

1:孤独心

战乱百家 独舞者的哀悼 3127 2022-11-08 12:44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星夜世界,一个特殊的世界。

  在这里每个人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机遇。得之脚踏巅峰,失之平凡一生!

  在星域的卡蓝达城中门庭若市,百花街的小宅子中一个美若天仙,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妇女正呵斥着一名少年。

  “你看看你,每天闯祸,就不能消停一会吗?啊?”美少妇的芊芊玉指点着少年的头。而这少年便是她的儿子,亦是一个穿越众。“还有,你快点把你那些东西全部扔了,老娘到你房间里都差点被熏死了。”

  “娘,我下次不会了,能不能不扔?”少年装作可怜楚楚的模样哀求道。

  “不行!等会若是我去你房间再看到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那么你这个月的零花钱就别想要了!还有,我警告你孤独心,你别再去买那些什么草啊,花啊,药啊。”美少妇一口拒绝了,因为她已经见多了他这样子,若是再中招那真的是见鬼了。然后以他每月一百星币的零花钱威胁道。

  星币就是星夜世界的硬通货,和他前世的钱一样。

  孤独心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字,而他这个穿越众在前世有着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号毒刺!毒,即是他的战斗方式,刺,即是他的道!名字叫秩樟。俗称智障。。。

  他在前世乃是五毒门的核心弟子,但是自己却被自己制造的毒给终结了前世的一生。因为他试毒时还没吃下解药便已经被自己研制的亡魂毒给生生的毒死了!

  若是没死的话,他必定能在他前世那个时代中成为一代宗师。但,结果。。。死了!

  “哦。。。”孤独心生着闷气鼓起小腮帮子小声的应声道。没办法谁叫她是自己的老娘呢。而且她的用意也不用多说了。

  孤独心只好生着闷气回到自己那乱糟糟的小窝中然后把自己母亲的话撇在一边,又开始了他的配(Zhi)毒(Zhang)之路。

  把已经弄好的有条不紊的放在一边,顺便标记着哪瓶是什么毒,然后又把一些用一个圆球包好的毒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封印空间中。而这些圆球状的毒药乃是一种大型杀伤力的炸药,和毒气弹那样差不多。

  剩下的他便一边磨成药粉,一边配制着。

  经过一个中午的时间他才把全部搞好。

  弄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向后躺。“呼”“累死了。”

  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心里满满的快乐,没什么比制作这些东西更为快乐了,若是有那就是让它们在这个世界大放异彩!

  “遭了,过几天学宫开学,我岂不是又要去。”孤独心躺在地上静静的想着以后自己会怎么样,然后学宫开学这事让他突兀的想了起来,顿时脸上一黑,全身不自在。没有什么能比的上他对学宫的恐惧了。说什么教育就要从娃娃抓起,是,是从娃娃抓起,但特么的一抓就是七年,谁受得了?

  孤独心此时再也没有什么闲云雅致了,一想到学宫开学就已经心生恐惧了。学校恐惧症啊!!!内心是抓狂的。脸上更是苦瓜脸。“天啊,还得熬过最后两年,让我怎么活啊!!!”

  “狼嚎什么?”孤独袄刚到他的房间里便看到孤独心这样子,甚是不解的问道。

  “额。。。。爹”看到自己老爹来了后立马坐了起来。摸了摸后脑勺不知怎么说。

  “不就是学习吗?你不是想成为世人敬仰的大人物吗?这点苦都受不了怎么当大人物啊。”

  “爹。。。咋能不提这事吗?”见孤独袄又说他小时候说的梦想后更是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不就是当大人物嘛,不学习照样可以啊。

  “臭小子。你娘叫我查你房间有没有乱糟糟的,不过。。。看来你小子似乎。”孤独袄贱笑道。看着乱成一团的房间更是心花怒放了,因为他想要零花钱还得从他儿子这里抽出来呢。可是从孤独心小时候到现在才堪堪抓过几次,两只手都能数的出来。每个月的零花钱才两百星币,可以说是出去都不好意思请别人吃饭了,因为一顿饭都不只这个数了!

  “行了,爹,我知道你打什么注意。”孤独心看到一脸奸笑外加那闪着精光的眼就知道了。不就是零花钱么。“爹,你帮我打扫吧,这个月的一半给你,怎么样?”

  “八十。包了。”孤独袄伸出了八个手指说道。

  “五十。”孤独心一口道。

  “七十。”

  “五十”

  “七十!再少我告诉你娘!”孤独袄阴险的说道。不过他打错算盘了,因为他告诉自己妻子的话,零花钱也不过增加三十而已。

  “算了,我自己来。你去跟娘说吧。”孤独心装作一副痛恨打扫又不得不打扫的样子道。因为他知道只要这话一出,他老爹肯定答应。

  “好,五十就五十!”孤独袄开心的说道。因为这个月又多了五十星币了。又可以多去一次楼院了,也就是像怡红院那样子的。不过他去只是喝酒那些,并没有做出对不起自己妻子的事。因为若是被自己妻子知道自己去嫖,不用想,分分钟送他见神仙!而且自己妻子可是出了名的暴力狂啊。除非自己嫌命长,或者自己脑袋生锈了才会做这些,不然还是当一个悠闲自在的无业游民多好啊。

  “行,爹,我走了,房间交给你了。”孤独心起来拍了拍屁股然后走了出去。孤独袄也开始准备打扫了,随后孤独心走到前门时想起自己制作的药还没带走呢,若是自己老爹一不小心喝了,咋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么,而且还要背着弑父的骂名。所以他又转了回来。“忘记拿东西了,嘿嘿。”

  把剩下的毒药装进封印空间后又走了出去。

  孤独袄看着自己的儿子拿着那些瓶子装进封印空间走出去后不解的摸了摸头。“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儿子每天做这些到底是图啥啊?瓶瓶罐罐的,不会又是他没事做出来的痒痒水吧。”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偷偷喝了他做的毒药后痒了一天心里不由的起了鸡皮疙瘩,因为他试过,而且还不只一次。若不是孤独心及时帮他解除,不然早就躺在床上长眠不起了。“算了,不想了,五十星币,我来啦!”孤独袄像是一阵龙卷风袭来,直接把房间里的所有垃圾都吹了起来然后扔进垃圾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