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槐南断义

插翅难逃

槐南断义 云梦泽张 3007 2022-11-08 12:44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一黑衣教士站立在东襄院中,他抬头像在望着哪儿似乎出了神,然而他的双眼却紧紧的闭着。

  在这黑衣教士身后站满了国教兵士,这宽阔的东襄院被这般包围起来竟显得有点拥挤!

  在两名境界稍高的教士身前站立着一名十岁余的孩童。如果单看这孩童的背影,你也许会觉得他一身正气天地不怕,然而他稚幼的面孔出卖了他的内心。

  眼睛在明亮火把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没错啊,是泪花早已在眼内打着转儿,不停转动张望的眼睛好似是为了不让眼泪落下,又好像是在等待着某人的出现,不知何处安放的小手更是彰显出了他那来自幼小心灵深处的恐惧。

  他只是一个孩童,他更是万人之上的皇子,怎会见过这么多剑拔弩张的兵士,是人都会感觉到这森森的杀义。

  庭院是那么的静谧,这份绝对的安静更是让这森然的杀意四起!愈演愈烈,几至巅峰!似是弓箭紧绷在弓弦之上,随时都会疾射而出致人性命…

  “韩柯…他来了。”

  一教士上前躬身对站立在庭院当中的俞教士说到,俞教士缓缓睁开了眼睛转身只见两人缓步进入院中并没有被人阻拦!

  一人手握漆黑长剑,一人手提丈八长枪。正是皇子韩柯与千牛卫上将军李仲杀!

  这二人的到来居然让庭院内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些许!

  国教兵士松松了紧握着兵器的双手,更甚有些兵士深呼了两口气…

  常人可能不会懂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不担心在这二人身后接踵而至的厮杀吗?

  这些兵士也许不是为战斗而生,但一定是为战斗而活!他们不怕投身战斗中去,而是害怕战斗前绝对安静的等待。

  只有在兵器互相的摩擦撞击声中,伤者的哭嚎声中,鼓舞士气的厮喊中…这些兵士才能心安才能忘我。

  那时他们不为任何人而战!只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而战,很纯粹也很愚昧。

  韩洛也随着俞主教转过身去。

  “哥哥!哥哥!”

  韩洛奔向哥哥扑入了韩柯的怀中!包括俞主教在内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阻拦之意,只是定眼看着韩柯。

  因为在谁都看来韩柯韩洛掉入这瓮中已是插翅难逃。

  韩柯轻轻摩挲着韩洛的头柔声说道“洛儿没事就好。”

  “殿下,您来继承父位,登基为皇,那才是最好,何必兵戈相见呢?”

  韩洛也将埋入韩柯怀中的头抬了起来望向了哥哥,只是泪水早已决堤湿透了脸庞,半边脸更是被哥哥衣服上的鲜血染红,看着有点滑稽,韩柯看着弟弟的脸笑出了声。

  韩柯没有回答俞主教的话而是蹲下了身用衣袖擦起了韩洛脸上的泪水与血水……韩柯察觉到李仲杀问寻的目光,双手扶着弟弟的脸庞,亲吻了韩洛的额头:“洛儿乖,站到哥哥身后来。”

  说着韩柯起身将韩洛拉到身后,韩柯看了一眼千牛卫上将军苦笑了一下,转而表情冷漠决绝的看着俞教士!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盔甲摩擦的声音顿起,国教兵士皆握紧了兵器死死的盯住了韩柯!

  韩柯横剑于身前作战斗姿,韩洛也紧张起来,拉着哥哥衣角的小手握的更紧了!

  李仲杀乃魄冲中境高手!在维斯特洛他也被称为年轻一代最有可能从圣之人。

  他出手总是毫不犹豫!在韩柯话音未落之时,那丈八长枪早已朝着俞教士刺了出去!

  在要正中眉心之时,俞教士真元暴起!脚下生起罡风,竟躲开一枪向后方跃出几米!然而长枪并未停止前进!

  李仲杀瞬间在体内化出大量力魄,脚下一震!罡风四起,他跃起在半空,呼吸之间力魄冲出体内,在李仲杀手里的长枪之上绕成龙形,又宛如盘蛇!

  将长枪化刀,李仲杀不再刺,而是跃起直狠狠的将长枪劈向了俞教士的面门!

  俞教士刚晋魄冲初境不久,还不能使体内力魄冲出体外化物炼器!更别说境高一级压死人!俞教士更是怎么也没想到李仲杀如此熟练老道的掌握了魄冲化物之法!

  俞教士刚疾退几步还没站稳脚又迎来此般变化!他只得动用真元用极快的速度自击左肩一掌让面门避开这必杀一击!

  一声闷响,接而有骨头碎裂之声!俞教士的肩膀被长枪劈了个正中!

  俞教士靠倒在台阶之上,满头大汗,左臂鲜血淋漓已动弹不得!韩柯从一国教兵士胸腔之前将湛泸宝剑抽了出来!李仲杀的长枪还竖在俞教士面前,准备随时将其击杀。

  ……

  “好!千牛卫上将军之枪法果然名不虚传,实在是妙啊!”

  场间来了四个人!正是国教四大主教!

  时间似乎停止了!因为韩洛不知何时被汤沙主教提在了手里!

  安霍主教开口了:“以直刺作为佯攻,使得俞教士向后疾驰阵脚不稳,接而你又跃起化出力魄附于长枪,再而以劈势砍下,以极速中其面门!集佯攻实攻于一招有如行云流水,妙哉妙哉!”

  这四大主教皆为魄冲境强者!那安霍主教更是已至魄冲巅峰境!

  千牛卫上将军李仲杀已来到韩柯身旁:“殿下,真正的战斗开始之际,我会拼上性命给您找出突破口!一有机会您就速速离去!我们根本不是他等对手,不宜拖延久战!”

  韩柯已恢复冷静,但并没有回应李仲杀的话,只是今夜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湛泸宝剑那漆黑的剑身之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