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圣邪之眼

第九章 战斗

圣邪之眼 吾名妖战神 3137 2022-11-08 12:45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tueaug2320:48:28cst2016

  终于想明白的伊恪离开了蔚的小店,他一路狂奔着来到了乔治的家,院子里还是那么的寂静,丝毫没有以前的热闹。

  伊恪刚刚踏进了大门,突然!一团火球从屋子里飞出,伊恪向左一闪,躲开了火球。

  “果然被你给猜到了,不过也对,这么多线索不被发现才是不正常的吧。”小屋的大门被轰烂,两个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正是“乔治夫妇”。

  “原来真的是你们!”伊恪的手中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刀,他把刀对着“乔治夫妇”说道。

  “哈哈哈,这么蠢吗?都露出了这么多破绽还没有确定我们的身份,看来传说中的诡武双子也不过如此啊。”乔治夫妇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男一女,男人女人都要比乔治夫妇年轻许多,男人沉默这不说话,一直都是女人再说。

  看来自己是怀疑对了,乔治他们…伊恪手上多出了一把长刀,身上开始出现了黑色的魂力,他笑着对那一对男女说:我不敢确定,是因为这件事情的疑点太多,我无法确定到底那一件事情是真的,抱着试探的心态来实验一下,没想到,你们竟然自己暴露了出来,我看,蠢的是你们吧。”

  女人原本嘲讽的脸变了脸色,她反驳道:哼,口舌之争,如今担心担心自己的命吧,从你踏入这个院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展开了结界,你可是绝对逃不掉的。”

  很好,伊恪看着女人的脸色,心中就想笑,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在自己的面前站上风,哪怕是口头上的便宜。

  “是吗,我倒是想试试。”伊恪举起了手中的刀,紧紧的盯着女人,从女人可以展开结界来,可以知道她应该是一个火系的魔法师,刚才的火球应该就是她放的。

  伊恪脚下一用力,挥舞着长刀冲向了女人,魔法师是魔魂使的分支职业之一,拥有这极高的远程杀伤力,必须要第一时间解决掉。

  但是,女人好像预料到了一样,她立马躲到了那个沉默男人的身后。

  这时,男人动了,他的手上出现了一面盾牌,挡住了伊恪的长刀,女人也对发动了魔法,火球向伊恪飞射出去,伊恪借助盾牌的反震力量躲开了火球并与两人拉开了距离,火球轰击在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土坑。

  这时,男人的盾牌发出了绿色的光芒,光芒沿着盾牌的周围围成了一个圆形的绿色光屏,包裹住了两人,而女人就躲在男人的身后,吟唱着魔法。

  伊恪心中暗叫不好,他认识这种术式是什么,钢甲盾,一种重装战士使用的战魂术,可以防御极高的物理伤害,十分的抗打,除了使用魔魂使的术式,否者要击溃非常困难。

  伊恪心中非常的恼火,又非常的郁闷,看他们就知道乔治一家可能都死了,那么让伊恪羡慕的一家人就这么被杀掉,伊恪真的恨不得将这两个人碎尸万段,可是,看着这种一人扛着伤害,一人放着魔法的组合却又让伊恪郁闷,如果求伊恪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的话:你可以尝试想象一下手上那把菜刀面对一辆装甲坦克的样子。

  伊恪看着得意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把长刀一横,随后极速的冲向了…男人,对,男人,你没有看错,是男人。

  “哈哈哈,你被吓傻了吗,明明知道是绝对的防御还要冲过来。”女人得意的笑道。并没有再吟唱魔法,这给了伊恪机会,没有魔法的轰炸,伊恪就不用躲来躲去的,这让他可以快速的挥出更多刀。

  叠加刀,伊恪的刀开始挥出,这套刀法是苍龙帝国皇城之中一个易家的前辈教给他的,前期的挥刀速度很平常,可后来却会一直加快,一直的叠加,没人知道会快到那种程度,而且魂力的消耗还十分的低,伊恪打算用这种刀法慢慢的耗尽男人的魂力,要知道,钢甲盾虽然防御力很强,但是魂力的消耗却是十分的巨大的。

  一秒四刀、六刀、八刀、十刀…直到一秒十六刀的时候,伊恪终于发现了异常,他猛地向后退去,再一次和两人拉开了距离,男人依旧是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女人却又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不继续砍了啊,砍啊,哈哈哈。”

  伊恪死死的盯着女人,心情十分的郁闷,他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的魂力没有丝毫的下降,要说砍了这么多刀早就应该魂力耗尽了猜对啊,可是为什么…

  女人又开始躲在男人的身后放起了火球,她好像就会这一种魔法,不过她的魂力好像也和男人一样,好像根本不会耗尽。

  这更加让伊恪郁闷了,一个无尽炮弹,无尽血量的坦克吗,这怎么打啊?

  伊恪一边不停的躲避着女人的火球,一边研究着如何去解决掉女人,男人看来是一个重装战士,还是女人比较好杀。

  突然,伊恪一个踉跄,他的左手被火球给擦了一下,袖子直接被烧掉,还灼烧掉了一些皮肉,非常的疼痛。

  “哟,怎么了,你受伤了啊,哈哈哈,没想到传说中的诡武双子竟被会我们杀掉,哈哈哈,回去可以吹一年啦,哈哈哈。”女人又得意的笑道。

  伊恪直接又是一刀挥向了女人,可惜,依旧是被挡住,“你是傻子吗,这么高的物理防御你还要挥刀,乖乖的站在哪里等着被杀就行了,干嘛要防抗呢。”女人接着笑着伊恪,而男人则还像哑巴一样,没有说话。

  女人又开始吟唱起魔法,而伊恪却在思考着如何去打败他们,钢甲盾的防御实在是太强了,如过不用魔法的话…等等?魔法?

  伊恪没有再想着去攻击女人了,他停了下来,“哟,怎么了,终于做好了要被我们杀死的准备了?”女人也停了下来,而男人依旧是沉默这站在哪里。

  “我预见到了你是如何死去的呢。”伊恪突然笑着对女人说到,“什,什么,你是马上要死了想要过一过嘴瘾吗?开玩笑,我会死掉,怎么可能。”女人当然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伊恪笑了笑,他的举起了着手并摊开来,左手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纸片,纸片竖着漂浮在伊恪的手心,除了上面画的花纹,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伊恪用食指和中指叼着方纸,再一次向女人冲去…

  “我看到了你死于话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