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圣邪之眼

第二章 赐名

圣邪之眼 吾名妖战神 3147 2022-11-08 12:45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wedjul0621:36:54cst2016

  “你叫什么名字?”伊恪走到女孩的身边问道。“我没有名字,主人。”女孩说出了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声音和她的长相一样可爱,还很平静,只不过却带着一些难以捉摸的对陌生环境的恐惧。

  “哦?没有名字吗?那你的父母都会叫你什么呢?”伊恪伸出手去摸向女孩的头部,试图然她放松。

  女孩明显有些不习惯,不过她并没有躲开,准确来说是不敢躲开。“我没有父母,从我记事起便是一个奴隶了,每天都要接受虐待和打骂。”女孩不解的看着伊摸着她头部的手说道。“

  别的奴隶没有叫过你什么吗?”伊恪依旧没有放下抚摸女孩头部的手,女孩头发的柔顺,给了伊恪出乎意料的手感。

  “没有,主人,奴隶们不准对话。”女孩还是疑问的看着抚摸这自己头部的手,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伊恪的问题。

  “那你以前的主人都叫你什么呢?”伊恪最终放下了自己的手,蹲下来看着女孩说道。“喂、垃圾、**、母狗、杂种…”女孩平静的说出了那些侮辱性的名字,就像这些名字曾经没有用在女孩的身上过。

  “这样啊,那,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吧。”伊恪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他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笑容。“谢谢主人为我赐名。”女孩跪了下来,向伊恪行了一个奴隶专用的礼仪。其实她的心中是有许多的疑问的,因为她在这个主人的身上看到了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动作和表情,摸头和那种无奈的笑,不过她还是不敢问出来,她害怕问出后这个主人会暴打她或者直接丢掉她,曾经幼小的她经历过的事情已经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就叫你琳吧。”伊用这曾经读过的古书中提到过的名字给这个女孩取了名字,毕竟伊恪是最讨厌想名字的。

  “是,主人。”琳依旧是平静的回答。“你身上的伤痕是怎么造成的?”伊抚摸向了琳的那有这深红色伤痕的皮肤问道。“是化学药品腐蚀后的伤痕,主人。”

  琳看着伊恪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那丑陋的皮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疼吗?”伊恪又问道。他有些可怜这个女孩了,毕竟伊恪还是一个拥有怜悯心的人。“刚开始是很疼,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主人。”琳回答道。“是吗?”伊恪收回了自己的手。

  “琳,你吃过晚餐了吗?”伊恪站起来问道。他自己突然饿了起来,顺便也问了一下琳。

  “没有,主人。”琳说了实话,准确来说她并不打算撒谎,近乎十年的奴隶经历让她懂得了什么时候要撒谎,什么时候要说实话。“哦是这样啊。”伊说着走向了厨房,虽然在半年前什么饭都不会做,但是,都独自生活了半年,一些简单的食物,还是会的。在厨房忙了半天,伊恪终于端出了两盘煎蛋从厨房里出来了(这是伊恪半年来唯一学会的菜。)

  “主人,这个时间有客人要来吗?我需不需要躲起来?”琳惊慌的说道。伊恪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个奴隶不会看表吗!明摆着都快到零点了怎么还可能会有客人,鬼来啊!

  伊恪拉住了正要往餐桌底下钻的琳,把她摁在了椅子上。“别动了,这个时间没有人会来的。”伊恪郑重的对琳说道。看着伊恪那严肃的脸色琳有些害怕,她以为伊恪生气了,坐在那里底下头不敢再出声。“喏,这是给你的。”伊恪将手中的装有煎蛋的盘子递给了琳说道。

  “主人,这是给我的?”琳惊讶地说道。“是啊,很惊讶吗?噢!也对,身为奴隶你以前的主人应该不会给你吃这些吧。”伊恪坐在椅子上说道。

  “是的主人,以前的主人给过我最好的食物,就是清水和一些不能吃的面包了。”琳抬起自己快要低到桌子底下的头说道。

  “好吧,你的前一任主人真的不怎么样,吃吧,我可不想看到这么一个萝莉在自己眼前饿死,如果被传出去的话估计要被那里的所谓的萝莉保护协会给弄死吧,真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协会…”伊恪小生的嘀咕道。

  “那个,主人?你在说什么呢?”“没,没什么,吃吧。”伊恪微笑着对琳说道。

  这又惹到了琳的疑问,那样的笑容,究竟是怎样才能笑出来的呢?

  短暂的夜宵时间后,伊恪起身又走向了浴室,本来他就要洗澡的,“琳,这收拾的任务你应该会吧?”刚刚吃完的琳点点头,“好,那就交给你了,我先洗澡了,等下你处理完了就自己找个房间睡吧,明天在给你安排你的房间。”不等琳说话,伊恪就进了自己房间的浴室,只剩下琳独自在客厅。

  简单的冲洗过后,伊恪换上了自己的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琳已经收拾好了伊恪吩咐的一切,正在背对这伊恪整理桌布。“呀,这么快就收拾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家务呢。”伊恪把身体倚在身边的柜子上说到。

  “啊!主人…哦,是的主人,因为如果不会如果会这些话,很有可能让主人下手轻一些。”琳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对伊恪鞠躬道。“你懂得很多啊,这样确实会影响到主人的心情,我还想这要教你些什么呢。”伊恪耸了耸肩道。

  “可以的主人,能听到主人的教导是我的荣幸。”琳低下了自己的头,神色认真的说道。不过伊恪看的出来,那只不过是勉强的应承,他从琳的声音中听到了那种对陌生的恐惧感。

  “懂得倒是挺多啊。”伊恪的声音冷了下来。“对不起!主人,我错了,我不敢了,求求你原谅我…”琳听出了伊恪话语中的冷意,直接跪了下来对着伊恪不停的恳求道。琳害怕被虐待,但她更害怕死亡,如果被抛弃了,就会没有食物,她就会饿死,所以当她听出伊恪话语中的冷意时,她不敢在卖弄她所谓的聪明,只会一味的恳求,死亡的恐惧已经冲垮了她的冷静。

  而伊恪看着跪在地上不停恳求的女孩,听着充斥这恐惧的话语,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刚刚只是想吓吓这个奴隶,却没想到会成这样,两人就这样持续了好久。

  “好了,不,不要哭了,真是,就开个玩笑,至于吗。”伊恪率先开口道。“玩笑?主人刚刚,是在看玩笑吗?”琳抬起了头,睁开了有些红肿的眼睛问道。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只不过看的伊恪有些不好意思,他决离开这个尴的地方。“是啊,开玩笑,好了,我去睡了,你自己找个地方睡吧。”

  说完,就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剩下了还跪在地上的琳。“这个主人,也许和其他的主人真的有些不一样呢。”琳自言自语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