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幽魂天

大战落幕

幽魂天 君无伤 3439 2022-11-08 12:45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wedaug1019:46:12cst2016

  此时,两人都已受了重伤,一道道伤口还在滴落鲜血。面面相觑的两人,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压力。

  “我们的关系是相依并存的,何必自相残杀呢”,血瞳男子开口道。

  “正因为如此,你才对我手下留情,是吗?”

  “说的不错,再打下去,你还是杀不了我”,

  “我是杀不了你,但你杀了那么多人,我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哼,你尽管试试,我看你如何给他们一个所谓的交代”,血瞳男子冷色道。

  中年男子并没有说什么,将剑指向血瞳男子。

  看见中年男子举剑指向自己,血瞳男子怒意显现,他也举起手中的剑,指向中年男子。

  他已真正动怒了,说了这么多,中年男子还是不为所动,还是要与自己为敌,自己不能杀了他,但可以将中年男子封印。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中年男子竟然剑尖倒转。将剑刺向自己的胸口。其速度之快,让他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

  天虹剑得到了血液,开始散发溢溢光辉,而中年男子的身体,却在慢慢失去生机。

  对面的血瞳男子,此时的生机也开始变得极为虚弱。

  两人的生命都在流逝,血瞳男子的胸口也像有一把剑插入其中,汲取他的生命,尽管血瞳竭尽全力的恢复着身体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伤势,可取得的成果却是微乎其微。之前他就已受了重创,此时更加虚弱。

  “不”,看到中年男子将剑插入心口,身着淡红色衣衫的女子撕心裂肺叫了出来,白皙俏丽的脸颊上泪水不断的滚落。

  她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向从空中坠落而下的中年男子,伸出纤美的手臂接住那已失去温度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他。

  中年男子的生命已消失殆尽,反观血瞳男子,虽然没有死去,却是化成了一张散发着死气的灰旧色的纸张,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此时,龙神与麒麟齐齐动了,两人合力施加封印,将那泛着死气的纸张封印在了一座大阵中。

  中年男子的死去,让红衣女子伤心欲绝,她将那已失去生机的冰凉身体紧紧的拥入怀中,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般不断滚落。

  红衣女子不愿失去他,哪怕永远守护他的尸体也好。然而,插在中年男子胸口中的那把剑,将他化为小小的星星点点,吸入了剑体之内。

  不待红衣女子反应过来,天虹剑直接刺破空间,跃入另一位面,不见踪影。

  连守护一具冰凉的身体都没办法实现,红衣女子满脸泪水,伤心过度的她,失去了意识,模模糊糊的闭上眼睛,垂直的坠向大地。

  站在地面的白衣少女纵身一跃,接住正在坠落的身体。将她安安稳稳的带入地面,以她独特的疗伤能力,给红衣女子治好伤势,但由于伤心过度,她还是没有醒过来。

  龙神和麒麟封印完毕之后,化为人形,来到两个女子的旁边。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那把血瞳男子所持的那把黑色且泛着邪气的剑,也刺破空间,不知去向。

  “龙神,她交给你了,我要去找他”,白衣女子

  说着,深情的望了一眼虚空。

  龙神将红衣女子扶住之后,白衣少女就直接转身离去,她是跨越空间而走的,转眼之间就消失了踪影。

  踏入空间,白衣少女一个踉跄。空间乱流还没有偃息,白衣少女因为之前所受的伤还没有恢复,又一次冲击,使她的伤势更加严重。

  化为一个星点般大小的银白色生物,昏迷的她直接从空间中坠落,不知落入何处。

  大战结束,整个世界破烂不堪。

  不多时,红衣女子醒了过来。她茫然的看着世界,泪水忍不住滴滴滑落。

  “哥,你们走吧,我要守在他消失的地方”,红衣女子懦弱的说道。

  “妹妹,你……”

  “哥,我没事的,我只想留给自己一个念想,你们走吧”,说完,红衣少女挣开龙神的怀抱,默默的走到封印之地,化为一座亭亭玉立的石像。

  “走吧,她的执着不是我能说服的了的”,龙神有些沮丧的说道。

  麒麟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化出本体,凌空而去。龙神亦化为龙体,飞向龙族之地。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开始的惊天动地,结束的悲哀凄凉。

  整个世界在落寞了数十万年后,终于恢复了盛景。

  十万年后的一天~

  在一片茫茫的大海中,一个婴儿随波逐流。他身体上由灵力凝聚而成的保护罩,此刻已处于破碎的边缘。

  婴儿还是安详的睡着,他的身体由灵力滋养,让他从十万年前漂泊至今,依然好好的活着。

  汹涌的波浪将他带到了岸边,留在了沙滩上。他身体上极为虚弱的灵力保护罩,此刻化为了虚无。

  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呼吸到气体,第一次发出了他来自这个世界的第一声。

  他的哭声,将一些正在空中飞行的人引了下来。这些人由一只数十米长的大雕载着飞行,为首的是一个男子,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衫,负手而立,在他的旁边,有一个女子,穿着一身深红色的衣裙,身材娇美,可面目表情高傲冷漠。在他们的后面,还有数十人穿着黑色铠甲,沉默不语。

  为首的男子名叫秦鹰,他旁边的女子叫血青莲,是他的妻子,后面的那些,乃是秦家的手下。

  秦鹰从容的走下雕背,抱起还在哭的婴儿,咬破手指,给婴儿喂了几滴血液,婴儿吮吸着血液,停止了哭泣。

  秦鹰将他抱在怀里,哄着婴儿,并用灵力给婴儿凝聚起一层保护罩,不让他被清冷的海风吹到。

  婴儿傻乎乎的笑嘻嘻的看着秦鹰,秦鹰也有些高兴,自成亲以来,他还没有一个孩子。他很爱手中的这个男孩。

  将他抱到雕背上,却引来了血青莲的不满。

  “看别人的不如自己生一个,瞧你那样。”血青莲瞧了秦鹰手中的男孩,鄙夷的看了一眼秦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