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幽魂天

蚀骨魔皇虎

幽魂天 君无伤 3100 2022-11-08 12:45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thuaug1110:38:47cst2016

  蚀骨魔皇虎,是星阶巅峰的灵兽,全身无虎族纹絡,却以黑色骨状覆盖全身,像黑骨外现,尾如长蛟,全力一扫,可碎石穿木,虎爪上生有龙纹和天地大道之纹,可引动天地之力,踏空而行。全身杀气笼罩,十米之内,无物可入。它是天生的王者,实力强大,有股天生王者的气概。

  数百年来,都不曾出现的蚀骨魔皇虎,在巨大的山脉中被恒澜撞到。恒澜没有与他交手,直接是小兽出手,五六招后,它倒下了。

  虽然不知道小兽的实力到底是何层次,但强大的蚀骨魔皇虎都只不过撑了五六招就被解决了。强大如他,能在小兽的手下撑上五六招,也不愧为一个强者。

  像蚀骨魔皇虎这种具有天生王者气概的强大灵兽,数量极其稀少,因此它们体内的精丹也极其珍贵。当一个修炼者的实力达到星阶时,元神会发生一次巨大的蜕变,以修炼的功法为引,将元神进化功法的意相,然后融合对应的精丹,以取得更为强横的实力。

  而蚀骨魔皇虎的精丹,若能得到,实力将会生生提升好几个层次。

  对于恒澜来说,踏上星阶的这条路还很遥远,放在他身上也没有丝毫用处,还不如各取所需,而且也能得一份人情,况且精血的价值比精丹的价值只高不低,他不仅没有吃亏,还占了偌大的便宜。

  两人的脚步没有多快,走在去往赵府的路上,两人交谈甚多,恒澜了解到,赵越轩是赵府的大公子,拥有着王阶初期的实力。他此次出来就是为了替赵家的老组找一枚强大的灵兽精丹,为老祖贺寿。

  数分钟后,恒澜与赵越轩来到了赵府的大门口。

  赵府,恢宏阔气,是青云镇最大的府邸。赵家,青云镇的统治所在。

  见到赵越轩回来,门口两个高大威武的守卫同时抱拳道“大公子”。

  赵越轩应了一声,就带着恒澜走进了府邸之内。赵府里布置的喜气洋洋,数百人来来回回走动,将整个府邸整顿的焕然一新。

  赵越轩没有理会这些事情,直接带着恒澜走向一处密室。虽然他的脸色表现的极为平静,可内心的喜悦终究还是在其白皙的脸庞上表现出了丝毫。蚀骨魔皇虎的精丹,将要造就一个强者,而且是他自己替家祖找到的,这让他满心欢喜。

  对于恒澜来说,打通经脉能够取得更为强横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他没时间等,他也等不起。

  数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府邸的后山处,在后山处的前面,有一道小小的石门。在石门的周围,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灵力的波动。

  “爷爷,越轩有急事求见”,赵越轩单膝跪地说道。

  赵越轩低着头,两个人足足等了数十分钟,缓缓打开刚刚开启的石门,从里面传出一股充满霸道又充斥着苍老的气息。两人抬起头,发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已不知何时站在两人的眼前,注视着恒澜与赵越轩。

  老者的身体已近乎干枯,只有微弱的气息传出,才让人感受到他残烛般的生命还有一星点微弱的火焰跳动。老者混浊的双眼上下大量着恒澜,发现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体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隐隐传出,与他所练的功法产生了丝丝共鸣。

  数秒后,老者混浊的双眼猛然睁大了些,变得凌厉无比。他终于清楚眼前这个平淡无奇的少年身体上那股气息的由来。

  终究抵不过岁月的压制,老者的生命将要走到终点,要想继续活下去,唯有再次突破,他已修炼了数十年。可终究还是跨不过维持生命的障碍。已对突破失去信心的他,静静的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残烛灯火般的生命,摇摇曳曳的闪着微弱的光亮。然而这丝光亮,竟一直持续到今天。如今,他终于看到了希望,突破的机会已有百分之九十。

  “少年,说说你交换的条件吧”,老者的目光不再凌厉,变得温和起来。

  “我想要龙凤精血或怀有龙凤体质的少男少女的精血”,恒澜依旧平静的说道。

  “这个,我不能答应”,老者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道。

  “爷爷,你~”,赵越轩有些不解的问道。

  “轩儿,带他走吧”,老者有些伤神的说道。

  听出了老者的无奈,恒澜也是爱莫能助,蚀骨魔皇虎的精丹世间罕见,也是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他有心让出,可自己也需要帮助,这是他唯一的仰仗。

  看了一眼似乎转眼间就苍老了许多的老者,恒澜有些于心不忍。看着老者佝偻着身子缓缓的走进了石洞之内,恒澜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不知不觉间,恒澜的右手毫无意识的伸向储物袋中,紧紧的抓住那唯一一枚还散发着炽热的火红精丹,恒澜狠了狠心,将其抓在手中拿了出来。

  就在恒澜的手出现在储物袋口时,一道巨大的黑白交叉的巨大兽影出现在空中,散发着滔天的凶威。老者缓缓走动的身影微微一滞,随即又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前进。

  “老家主,你,拿去吧”,恒澜说道,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老者沉重的步子停了下来,佝偻的身子缓缓的转过来,面目有些激动。

  “少年,你~”老者看着恒澜手中递过来的精丹,心都在颤抖。

  “没事的,权当做人情了”,恒澜说道。

  “多谢你了少年,”说着,老者朝恒澜深深的鞠了一躬。

  从恒澜手里接过来精丹,老者几乎老泪纵横。

  看着老者的样子,恒澜心里也有一丝安慰,同时又有些许失落。

  默默的迈开步伐,恒澜直接离开了。他还是没有能得到龙凤精血,还是无法突破。不过恒澜也知道,他提出的要求也有巨大的风险,一旦将身怀龙凤体质的少男或少女体内的精血提出,有可能将一个天才变为一个废材,付出的代价何其巨大,没有人能承受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