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幽魂天

澜哥哥

幽魂天 君无伤 3184 2022-11-08 12:45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姐姐”,赵天诀来到赵薇怡面前,仰着头喊道。

  听到弟弟稚嫩的声音,赵薇怡问道“怎么了”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天诀,你说姐姐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少女没有回答,反问道。

  “没有啊,姐姐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小不点赵天诀卖着关子说道。

  “什么好消息啊”,少女亲切的问。

  “你看”,赵天诀说着,就将双手伸开,一一股小小的彪悍气息自他身影而出,双手上的灵力运转已比往常浓厚了许多。显然,这是突破的征兆。

  “天诀,你突破了”,少女惊喜的说道。

  “是啊,我想给大哥哥一个好消息,就修炼了一会儿,然后就突破了”,小嘴用带着惊喜又有些哀伤的口吻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少女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嗯”,小不点大声的应了一声。

  两道身影开始急匆匆的走向恒澜的住处。

  此时的恒澜,站在屋外的柳树下,目光紧紧的盯着天空的那一轮圆月。他现在除了巩固现在的境界,,再没有任何事可干,况且他现在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圆满,根本不需要再次巩固。

  “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恒澜每当心静下来时,就会想起爷爷,十几年的温暖时光,让老者的样子深深的刻在了恒澜的骨髓里。

  一拳打在眼前的柳树上,飘下了几片绿叶,恒澜的手开始流出鲜血,他没有运用灵力,只是用普通的手重重的打在了柳树的枝干上。

  他心中的无名火越来越盛,只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恨。

  恒澜的一举一动都映在了正走来的两兄妹的眼中。看着恒澜痛苦无奈的样子,少女的心此刻都在滴血,感觉真的很痛。

  “如果我能帮助他,就是死我也愿意”,少女在心里暗暗说道。

  赵天诀挣脱了姐姐的手,直接跑了过来,看到恒澜滴滴落下的血液,有些不解,稚声的问道“大哥哥,你怎么了”。

  看见小不点仰着头,一双纯净清澈的目光看着自己时,恒澜露出了一抹微笑。蹲下来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小小身影。亲切的说道“大哥哥没事,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

  恒澜说完,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恒澜抱起小不点赵天诀,看着面前的少女,轻笑了一下。少女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大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赵天诀高兴的说道。

  “什么好消息”

  “你看”,小不点说完,就将通脉境六重的气息释放了出来。恒澜一时没有准备,竟被逼退了数步。

  小不点赶忙将气息收敛,同时又有些惊讶,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释放出来的气息对姐姐没有丝毫压力,对大哥哥竟然能将他逼退。”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家大小姐最近几天只是感觉到恒澜肩膀上小兽的强大,却忽略了对恒澜实力的探测,经赵天诀一说,她才注意到,面前的少年只是普通的通脉境七重。

  看着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少年,实力竟然如此不堪,到底是为什么。就算资质再差,现在至少是步入'王阶'了,可他还停留在通脉境。

  通脉境主要是打通全身经脉,以灵力温润经脉,储存灵力,增强实力。

  难道是血脉?对,一定是血脉原因,才导致他现在不能修炼的。

  血脉一旦出现问题,要么不能修炼,要么靠上古神兽的强大血脉将经脉打通,显然,他的情况属于后者。而他,来赵家,或许就是因为赵越轩曾对他说,自己身怀凤凰血脉。

  少女一步一步的推测着,而恒澜与赵天诀却在进行着另外一个话题。

  赵天诀的突破,让恒澜也很高兴,怀中的这个孩子,天赋实在可怕,两岁多一点,就已经是通脉境六重了,踏入“阶”也用不了几年时间。为了鼓励小赵天诀,恒澜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枚精丹,放在赵天诀白皙的小手中。

  握着精丹的小手,感到圆圆的黑珠子热乎乎的,极为舒服,在小小的黑珠子内,有一条迷你型的小蛇此刻虎视眈眈的看着赵天诀。

  看到幽冥毒蟒虎视眈眈的目光,恒澜冷哼了一声,听到恒澜的冷哼声,小蛇缩了缩头,不再有恶意。

  以他的实力,根本不惧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蚀骨魔皇虎出现,它也有反抗之力。可现在它的肉身被毁,元神失去了寄宿之主,实力以大大下降。更何况还有一尊小煞神在旁边,它,不得不低头。

  身为曾经一方山脉中的王,此刻,虽低下了头,却仍然有种高傲在眉宇间流淌。在它的心中,还有一股深深的恨意,那个穿着如鲜红血色袍服的人,紧紧一招,就将他的肉身毁灭,将他的元神掌控,后来赐予血冥雨与它融合。

  赵薇怡回过神来,看见赵天诀手中的黑色圆珠子,又看了看恒澜与赵天诀欣喜的面目表情,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对于恒澜送赵天诀幽冥毒蟒的精丹,少女并没有阻止,虽然幽冥毒蟒精丹的价值仅次于蚀骨魔皇虎的精丹,可恒澜对赵天诀的爱,也是极为深沉的。

  少女为了证实心中所想,便将极不情愿的小赵天诀强行抱进了恒澜的房间之中。随后又轻轻的走了出来,拉着恒澜走到了柳树的背后。

  看着恒澜的手还在滴血,少女丛腰间抽出一条绣着凤凰的手帕,就要替恒澜包扎。少女的动作全被恒澜在眼里,他有意的抽了抽手,却没想到少女将他的手紧紧的抓住,直至包扎完毕。

  恒澜看着被包扎的手,苦笑了一下。以前,似乎只有爷爷才会经常替他包扎伤口吧。

  没有在包扎伤口的话题上继续停留着,恒澜看着眼前比自己低一点的少女问道“小姐,你找我有事吗?”。

  “澜哥哥,你需要凤凰精血对吗?”。

  一声澜哥哥,让恒澜有些木讷,这是别人第一次这么叫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