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41章:给岳丈准备了个大礼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517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本王自打见了老太太,就觉得老太太有福气。”

  “这些年,外界盛传本王克妻,还说王妃是个没福气的扫把星。”

  “甚至还有人传言王妃的亲母也是个扫把星,这些让王妃很难受。”

  “王妃一直没能在亲母身边尽孝,这一次真心想让外祖母去家里住,积累下福气,尽尽孝。”

  “本王看外祖母亲切,到了家里肯定会给我们王府带来福气的。”

  “况且,您连这位夫人都没见过,您确定她不会把您扔给老婆子折损?”

  历景渊难得的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语气也是难得的温和。

  林繁星知道,这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她也知道,外婆此刻能来到这里,也是他帮的忙。

  她感激的看向厉景渊,后者示意她赶紧趁热说服外祖母。

  她自然是会说服自家外婆的。

  林繁星握着老太太一双干瘦又冰凉的手;“外婆,繁星真的很想您跟我一起住,而且我家王爷刚刚说的也确实不无道理,您若留下来,还不知道日后会被那老婆子怎样对待呢!”

  闻言,老太太瞬间有了想法。

  原来这好看的男人是王爷啊。

  那就是说她的外孙女是王妃。

  王爷与王妃,她还是得聪明一点。

  虽然她年纪大了,但是哪方真心为她,她自然也感觉的到。

  想着,便迷茫的看林成,不解的道:“请问你是哪位啊?我就一个女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哪个女儿?”

  “这……”

  林成全然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装傻,他刚要开口,只见老太太看向林繁星说道:

  “我知道繁星这孩子苦,外婆也想陪陪你,那我就跟着你走吧。”

  老太太当场做出了抉择,她反握着林繁星的手,也不再松开。

  郭子云失去了棋子,内心一片荒凉,气得险些当场炸毛。

  林成脸色也很不好,但老太太选择了林繁星,他也不能强硬留下来,便孝顺道:“既然岳母大人选择了繁星,那日后阿诚多去看望您就是。”

  他的话一落,便被林繁星毫不客气的堵了回去:“不必了,林相日理万机,平日没时间看,以后也没时间看的。”

  “况且,王府的门槛比较高,不是谁都可以踏进去的!”

  她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语气却格外的冷厉,让人听着都不敢随意开口。

  林城看向站在那的林繁星,精致的五官配上她好似与生俱来的气质,看上去整个人都仿若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他有些恍惚。

  这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他的女儿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看与聪明的?

  早知道他的这个女儿这么好看与聪明,就不应该那样对她的。

  现在跟他敌对了,哎,真是大错特错。

  想着,林城顿了顿开口:“繁星,你这话说的有些重了,这里毕竟是你的家........”

  “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林繁星不想听他那一套虚伪的话,厌恶的打断他:“况且你林相有拿我当过女儿看么?”

  “我.......”

  "还有!”林繁星首次正眼对向林城,淡泊冷情的道:“本宫现在是王妃,若林相再直言不讳的喊本宫的名,那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林城闻言,很是生气,话也脱口而出:“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爹,你怎么能大逆不道的说出这种话?!”

  “你把本王的爱妃从小送到不是人待的地方,这是人能干的事?!”

  厉景渊截住了林繁星要怼过去的话,她倒是没想到这回厉景渊再次为她出声。

  因为这毕竟是她跟林城两个人的恩怨。

  她又感激的眼神看向厉王爷。

  接触到自己媳妇的目光,历景渊刚刚冷寒的眉眼瞬间温和了下来。

  那边被厉景渊内涵不是人的林城这会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了,话也不敢说了。

  然而厉景渊刚刚还温和的眉眼一收,俊脸骤寒:“这一次我与爱妃回门,本王还给岳丈准备了个大礼!”

  话落历景渊抬手就有人被带了进来,不是绿穗和那个侍从还有谁。

  “这位是夫人当初给我们安排的随嫁,洞房当日追着王妃和本王喊打喊杀。·

  “还有这位,本王打算送去太子那边问清楚。”

  他睥睨眼脸色不好的厉寒辰,又淡淡收回目光:“既然太子在,那就一起看看吧。”

  闻言,太子心里咯噔了一下。

  厉景渊什么意思?

  他不会查到了什么吧?

  心里恐慌,也不敢随意的开口。

  而被带进来的绿穗看到了郭子云后,满脸懊悔,气得牙根痒痒。

  “唔唔唔~”

  她呜咽着,奈何嘴上有东西说不出来话。

  见她被抓,郭子云内心更加慌乱。

  她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此时完全没有好处拿。

  “绿穗这死丫头怎么了?”

  “王妃和王爷没有伤到吧!”郭子云却看似担心,其实是想转移一下话题。

  却被厉景渊又给把话题给带了回来:“身上没伤到,但是伤了心。”

  厉景渊潭黑的双眸侧过扫一眼演戏的郭子云,那寒气眸里好似刀刃般,让人不寒而栗。

  “她当时可是喊着为二小姐报仇,对我们喊打喊杀!”

  “本王真是不知道,本王和二小姐有什么瓜葛?”

  “还是二小姐很看不惯长姐嫁给皇族?那二小姐可真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

  话语间历景渊寒气的眸扫向历寒辰,看得历寒辰手心发凉。

  他硬着头皮笑道:“是啊,七叔,千柔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好姑娘。”

  林繁星气死人不偿命的插了一句:“可是我好像记得太子殿下说过,女子无才便是德呢。”

  一句话把历寒辰堵的哑口无言,见状,历景渊笑了,笑得格外魅惑,他道:“寒辰,你知道么?”

  “这个侍从,身上挂着的是你太子府的标志,却要来杀本王。要不是王妃全力护着,本王恐怕今天就没命来到这里!”

  “七叔,您这是说得什么话?”厉寒辰此刻双腿都是软的,面上尽量的保持着冷静:“你我可是叔侄,是血亲,我怎么会害您呢!”

  厉景渊薄唇冷冷的勾了勾,抬手拍了怕袖口,漫不经心的道:“可这人是当初你来送贺礼后留下的。”

  “怎么会如此?我的队伍有奸细?!”厉寒辰惊讶的道:“还望七叔海涵,可否将这人给我,我回去好好调查我的近卫。”

  厉寒辰想着他不承认,那厉景渊应该也不能拿他怎样。

  厉景渊玩味的嗤道,“皇族近卫有奸细可是大事,你带回去是应该的。”

  “只是这件事情给王妃带来了惊吓,太子不表示一下么?”

  厉寒尘连忙点头:“七叔说的是,小侄这就回去安排府上的人送来补品金玉给七婶压压惊,小侄先行离去。”

  说着立马抬腿离开了,头也没回。

  林千柔失去了支撑,只能畏畏缩缩地在林城身后站着。

  她现在深知自己很敏感,还是老老实实的比较好。

  “太子去处理本家的事情了,那我们也处理一下本家的事情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