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55章:掀翻他跟自家主子的友谊小船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747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被骂脑子不好使的夏无双有些憋屈了,语气颇委屈的道:“王府大人,属下确实有时候不够聪明,可是王妃大人您能告诉属下,你心里的想法吗?”

  王妃大人说了,他就立马转告王爷。

  这样俩人的矛盾应该能减少点。

  林繁星冷嗤的笑了声:“你跟你家主子都是一个鼻孔出气,所以你觉得我有什么想法能告诉你么?“

  “......”

  因为他是王爷的属下,而导致王妃大人都不相信他了,不信,他得给王妃大人一个明确的答案。

  要让王妃大人相信他与她是同一条统一战线上的。

  他们都同仇敌汽那个云华公主。

  想此及,夏无双小心翼翼的开口:“王妃大人,其实我老实告诉你好了,对于那个云华公主,我其实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她的.......”

  却不料林繁星打断了他:“你老提那个郭云华做什么?她是香馍馍么?”

  “......”

  夏无双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王妃大人你的意思是……”

  见夏无双很想知道什么的模样,林繁星带着怒气的眸子微微闪了闪,最终她还是说了出来:

  “其实我心里怀疑的人也不止是郭云华,还有我们家里的人,我家里的女人也不少,而且每一个都看我视如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他们都有可能会来刺杀我!”

  “但是林家的主母现在正在大牢里面待着!最近我听闻那些事情还没有解决掉,她还没有离开……”

  林繁星的话还未说完,夏无双好像是想到了其他的人选,“属下知道是谁了。“

  他说完一句就跑去找历景渊,打算把自己想到的知转达给他。

  然而走到一步又拐了个弯,因为他想起历景渊给他剁洋葱的任务。

  开始没仔细想,现在仔细一想要剁三十斤洋葱,他就感觉他眼睛疼。

  啊啊啊,王爷为什么那么奇葩的要我剁那么多洋葱啊。

  心里一边哀嚎一边朝厨房跑去。

  林繁星看着夏无双朝厨房急急忙忙跑的背影,觉得这小哥哥真是无药可医。

  “果真是单身狗,怪不得脑子那么不灵活,没情商没智商,就这还能成为战王身边……啊呸,什么战王,就他那榆木疙瘩,还能成为战王成为万人心目中的男神,大家是眼睛都瞎了么?”

  林繁星嘟囔着回到了房间,随便洗漱了下就窝进了被褥里,气鼓鼓闭上眼睛睡觉。

  可能一肚子的气,她怎么都睡不着,于是又气呼呼的坐了起来。

  侧目望着窗外明亮的月亮,不知想到什么,眼眶就那么没有预兆的微微发酸。

  其实她想家了。

  她知道,虽然继承了原身记忆的自己已经潜移默化地形成一个新的人格,可是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相似的。

  就比如此刻,她觉得她很脆弱,急切的需要一个人来给予她温柔,哪怕只是一个拥抱或者一句关心的问候都行。

  但是没有。

  所以她想家了。

  想家的林繁星一把掀开被褥下床,明显打算不睡了。

  与此同时历景渊进了仓房之后就看到了那些人都在呕吐,还一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里面乌烟瘴气的,那气味熏的让人直犯呕。

  屋内这般的场景格外的让历景渊难以接受。

  但他还是没有出去,只是长眉蹙起,脸色微沉。

  “你是谁?你难道是替刚刚那个毒妇来把我们囚禁起来养着的吗?若是这样,不如一刀杀了我们!”

  其中一个死士看起来还有一点点意识,他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便痛苦的喊着,他痛苦的想咬舌自尽真的都无法做到。

  心里恨死了林繁星。

  但他又似乎想到什么,泛白的嘴唇邪恶的勾了下。

  历景渊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味,一双潭黑的眸子只是扫了眼刚刚说话的死士之后,他最终还是出去了。

  他并未回房,而是来到他刚刚在等林繁星的那个池塘处,墨黑的眸幽深而寂寥的望着远处漆黑的夜色。

  此刻他就像是寒冷的深海一般,好似连上方的月光都无法照射到他。

  他没有多少色彩的双眸不知不觉的转向了水中的那伦明月。

  望着望着,水中的那伦明月陡然化成了那抹时时刻刻占据了他整个脑海的脸蛋,心里的阴霾瞬间一扫而光。

  男人阒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那水中某小女人的脸蛋,可顷刻间某小女人的脸蛋又转回了一伦明月,历景渊眼眸瞬时凝聚一层黑沉之气,不过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他削薄的唇微微抿了抿,有些懊恼自己刚刚竟然真的将那伦明月当成了林繁星。

  他都有些不明确林繁星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但只要一想到林繁星如果哪天真的消失不见了,他可能会彻底的失去理智。

  小女人刚刚那般生气,他是不是应该去哄哄她?!

  可又想到小女人对他的不信任,他心里也有股子闷气。

  最终还是选择没有去哄人。

  不知过了多久,历景渊耳畔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道急急忙忙的脚步声。

  随着这个脚步声越来越近时,一股洋葱味逐渐飘了过来。

  男人眉宇间瞬间浮出浓浓的嫌弃之味。

  “主上,洋葱剁好……”

  “你退后!”

  还未走近历景渊的夏无双脚步猛地一顿,搞不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但还是听命的往后退了几步。

  他将剁好的洋葱抬了起来:“主上,洋葱剁好了。”

  仔细听,声音还略带哭腔。

  历景渊这才将视线放到了夏无双那张五官刚毅的脸上。

  果不其然,他属下本来挺深邃的两眼睛,此刻猩红一片,就连高挺的鼻子也是红的。

  貌似刚刚大哭了一场。

  但历景渊半点心疼之色都没有,嗓音低沉而凉凉的吐出两个字:“扔了!”

  夏无双:“?……”

  他辛辛苦苦跑去街上买的洋葱,然后一边“哭”一边剁碎的洋葱,主上连看都未看一眼,竟然就叫他扔了?!

  他满脸委屈的询问:“为什么?”

  历景渊淡淡答:“因为你蠢。”

  “……”

  他就算蠢,也不能这样对待他啊!

  王爷,你太没人性了。

  夏无双很想掀翻他跟自家主子的友谊小船。

  可最终,他还是默默的将洋葱给扔了。

  但又想到浪费食材不好,而且就这样扔了还特对不起他的辛苦,于是就想着把洋葱放弃厨房,让做膳的人将这个剁碎的洋葱做洋葱饼。

  这样他辛辛苦苦剁的洋葱也不算白费了。

  这么想着,夏无双朝历景渊提议:“主上,这浪费不太好啊,要不属下把这个洋葱让厨房的人做洋葱饼。”

  历景渊的心思全然不在洋葱身上,语气也就有些不耐:“随便你!”

  然而夏无双刚要转身,便被历景渊叫住了,“你先把那仓房里的情况说说,是怎么回事?”

  夏无双一顿,下意识想朝历景渊走来,却被历景渊嫌弃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他抿了抿唇,心里更是委屈。

  但也不敢表露出来,于是就站在那里说:“那仓房里的东西都是王妃大人故意设计的。”

  夏无双说着,忍不住为林繁星辩解了句:“王爷,属下觉得您刚刚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强势,伤了王妃大人的心。”

  见历景渊貌似没生气,他便接着道:“王妃大人那么生气,您就不怕她离开哦。”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意。

  一朝醒悟,历景渊才惊异的发觉,他不仅已经习惯了有林繁星的日子,而且这种心绪,甚至到了无法接受听到小女人离开的地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