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0章:得来一个丑妃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3992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她可跟皇宫的人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这会见自己的救兵要走,林繁星便也没再想下去,她马上就是个暴发户了,也知道规矩,所以特意将自己头上的一支金簪拿了下来。

  “公公,民女身无长物,只有这么点喜气给公公沾沾了。”

  这位公公虽然也喜欢宝贝,但是也清楚什么情况下该收,只是林繁星客气,还以喜气为由,他也就笑着接受了。

  “那咱家就谢过王妃。”

  “不必客气。”

  林城那边企图马后炮给公公点好处,日后好办事,却被林繁星捷足先登了。

  这个死丫头不仅变得伶牙俐齿,还知道贿赂人心了?!

  公公已经离开了。

  林繁星这才看向一脸便秘的林城与郭子云:“劳烦爹和小娘把聘礼嫁妆给女儿装好了,还有礼单明细也准备好了,女儿要在上轿子之前看!”

  说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喜服便朝着外面走去。

  林楚楚离开后,林城一家三口气得都在跳脚。

  “老爷,繁星什么时候去宫里求了太后懿旨啊?!

  “她这些天一直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她在京城也没有人脉,您看是不是家里有人特意带坏她了?!”

  郭子云虽然心疼折损银钱,但是她现在更担心的是林繁星这几年表面装傻,其实手里早已有了人脉。

  要不然她现在也不会这么嚣张跋扈。

  若是这样的话,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岂不是都要暴露了?!

  “夫人的意思是……”

  “我觉得繁星这几年是在装傻,没准她手中有很多人脉的”

  林城闻言,眉头紧皱,心里也有了算计。

  他这些年可是筹谋了不少东西,他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不轨之人接近他家人,来探取他的秘密。

  为此,在听到了郭子云这么说之后,他马上说道:“夫人不用急,我这就派人去查查那丫头。”

  林城说着就要离开,郭子云连忙在他身后喊道:“老爷,查到你可得告诉我啊。”

  “好!”

  --

  林繁星拿到了好处,同时又虐了一把心机婊,心情别提有多爽。

  她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闺房里,听着外面的家丁帮忙给自己的聘礼嫁妆装箱。

  “大小姐,这是夫人给您安排的嫁妆清单。”

  小丫头颤颤巍巍地将嫁妆清单递给林繁星。

  林繁星毫无形象地叉开腿开始阅读清单:“玉如意一对。三清翡翠盘一对。白银百两.......嗯?”

  林繁星脸色突变,惊得那些个伺候的人战战兢兢的。

  “大小姐,是.......哪里不对吗?,如果不对的话,奴婢.......”

  没等那丫头说还可以讨价还价的话,林繁星就一句话打断了她:“过了今天,我可就是本宫了,小娘就是这么打发皇族的?她是把我当成要饭的么?”

  林繁星知道这丫鬟是郭子云那边的,便直接说道,“去,跟他们说,这嫁妆少了,让她把该补的给一一补过来。”

  “.......是,奴婢这就去。“丫鬟连忙跑去郭子云那边将林繁星的原话转告给他们。

  “夫人,大小姐说……她的嫁妆少了,让您把改补的给一一补过来。”

  坐在主位上的郭子云闻言是咬牙切齿,但不得不马上调整嫁妆数目。

  随后丫鬟拿来了一套凤冠霞帔,林繁星看眼丫鬟手中的凤冠霞帔,不屑道:“就加了一套凤冠霞帔?小娘这是拿我当收破烂的么?!”

  林繁星摆弄了一下自己的金冠,意思很是明显。

  还不够。

  丫鬟不知道林繁星想要多少,她小心翼翼的问:“小姐,您您意思这嫁妆还是少了吗?”

  “少到十万八千里了。”

  “……”

  林繁星也赖得废话了,直接报出了一个数字:“去,告诉小娘,这家长必需得白银千两。”

  丫鬟闻言惊的睁大眼睛,但她怕林繁星,于是又跑去郭子云告诉她。

  “夫人,大小姐说……说要白银……千两。”

  “白银?”

  “还千两?她也真好说出口!”

  郭子云再次接到消息后,脸色铁青。

  “娘亲,她还真是个狮子大开口!她也就值个铜板价钱,如今真是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林千柔不满林繁星的做派,气得一个劲贬损人。

  郭子云心里虽然恨,但是也知道得平衡彼此。

  “好了,千柔!你日后可是要做太子妃的,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和一个贱胚子争口舌之快。”

  “况且,我们不看在她的面子上,景王皇上太后,这都是大人物,我们也得平衡一点。”

  林千柔听后,心里舒畅了点,“那娘真的要给那贱人白银千两吗?”

  “给!“郭子云肉疼的对着丫鬟说道:“告诉她,黄金千两随后就到!”

  “是!”

  丫鬟跑来告诉了林繁星,嫁妆重新得到了更正,林繁星也就没再继续纠结。

  她心情相当美腻的躺在床上敷着面膜,同时享受美容觉。

  ——

  此时景王府内院。

  一男子少有地穿了一身艳色的喜服正在给池塘里鱼喂食。

  男子肌肤本来就白皙,这一身艳色的喜服愈加凸显出他白皙的肌肤。

  一双深邃而带着一丝冷意的黑眸微微眯着,精致的薄唇微抿。

  “主上,您之前不是说要让这位侯府的丑小姐知难而退的吗?”

  ”您怎么反倒让咱们的人给皇宫传消息,还帮她把聘礼要到手了?”

  在一旁伺候着的侍从不是很了解历景渊的用意,所以疑惑发问。

  他淡开腔,嗓音微冷:“你的意思是觉得本王多管闲事了?”

  “没,没有。属下只是觉得王爷太过仁慈了。”

  “仁慈么?”历景渊薄唇微勾,“那些聘礼是本王送出去的,当然还要亲自拿回来。”

  “与其让不相干的人花了,倒不如让王妃带回到王府。俗话说,夫妻本一人,王妃的自然也是本王的。”

  侍从闻言立马懂了历景渊的意思:“王爷好算计!得来全不费银子!”

  “是得来一个丑妃吧?!”

  历景渊意味不明地问了一句,侍从不敢继续搭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