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61章:天天都可以吃香喝辣的了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003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林繁星却并没有表示出来,倒是直奔主题。

  “太子殿下若是这样说,本宫就只能敲打一下您了。”

  林繁星脸上的笑一收,冷冷的吐出话语:“上次奸细的事情,太子貌似这几日都没有给我们回应。”

  “本宫因为那事,险些吓得半死,若是影响了传宗接代,您可是大错特错!”

  “所以,太子殿下的真心呢?赔罪礼物呢?”

  比起一个自以为帅气的渣男,林繁星更想要的还是自己的赔罪礼物。

  她还想着带着古代的金银财宝回到她的时代,到时候她不用工作,天天都可以吃香喝辣的了。

  闻言,历寒辰脸上的表情瞬间黯淡了。

  他刚刚都已经放下身段,觉得自己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女人了,没想到她要的只是礼物?!

  历寒辰莫名有一股火气,却不能发作,所以脸色就更黑了。

  林千柔看到了厉寒辰走到林繁星身边的时候,美眸一刺。

  太子既然找哪个贱人?!

  她娇柔的脸蛋顿时气的扭曲了起来,然而她看到起初历寒辰的脸色从好看变成了不好看,她心情又好了许多。

  不用想,见厉寒辰那逐渐不好的脸色,她就知道林繁星和他没说什么好话。

  那贱人虽然变漂亮了,但脑子还是够愚蠢,不懂得讨好人。

  哪怕太子喜欢她又怎样,还不是被她气的变了脸色。

  这么想着,她迈着淑女的步伐朝他们走来:“太子殿下。”

  林千柔的声音特别腻歪,听起来娇滴滴的,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比起林繁星这种冷漠伸手要钱的,林千柔还是很让人喜欢的。

  至少对于历寒辰,林千柔这类,是他很喜欢的女子。

  可以征服,还很温柔听话,让他有种成就感。

  见狗男女凑在了一起,林繁星也就向着身后退了两步,一字一句冷漠的说道:

  “这一次皇上赏赐了如此多的东西,要是太子也方便的话,一起送来。”

  “这样,王府的人可以一次性拿走,省的浪费力气。”

  “毕竟太子总往前未婚妻家里跑,可是影响不好,太子不在意,我也要脸呢!”

  话落,她转身意要朝厉景渊走去,才发现对方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

  哪怕坐在轮椅上也能一眼看到鹤立鸡群的厉景渊,那张惊为天人的俊脸正视着她。

  男人白皙的皮肤似乎因为酒精而有些红润,好看有型的剑眉,深邃的眸子透着浓浓的睿智和冷冽,让林繁星想起目若朗星这个成语,还有他挺立的鼻子,微微抵着的薄唇彰显着男人的薄情。

  真是太他妈帅了。

  “爱妃,口水擦擦。”

  坐着轮椅的厉景渊不知何时来到她眼前,闻言他的话林繁星的抬起袖口擦嘴角。

  随后反应过来,美眸瞪了眼恶作剧的男人。

  本想转身自己离开,让厉景渊自个坐着轮椅跟在她屁股后面,可是这场景她忍。

  不情不愿的推着历景渊朝着王宫外面走去。

  被推出的厉景渊薄唇微微勾着,他本来还以为这次宴会他家爱妃多少会出点丑,毕竟他那个所谓的后娘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没想到她不仅全身而退,还把对方的脸打的啪啪响,而且还多了个才女的头衔。

  看来他这个爱妃是越来越不容小觑了。

  这边的历寒辰被林繁星内涵的攥紧了拳头,就差当场打出去了。

  见他生气,林千柔连忙柔和的劝着。

  “太子殿下莫要生气,姐姐从小就在乡下长大,没规矩也是正常的。”

  “何况,姐姐今日还成了王朝才女,身后有太后和皇上支撑着,她硬气也是有道理的。”

  “皇上和太后给她撑着?呵呵,她真是把自己当回事了!”

  历寒辰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瞪着林繁星离开的方向久久不回神。

  “无非是个乡下土包子,皇叔竟然把她当成宝贝了,真是没眼光。”

  “还是千柔温婉。深得我心啊!”

  或许是因为得不到就说葡萄酸,所以历寒辰特意这么嫌弃了一下历景渊。

  他挽着林千柔的手,也不在意身后路过的各种大臣,直接带着人走了。

  林繁星果然成功拿到了太子的礼物,此刻她站在仓库旁边伸着懒腰。

  “呼,这一顿饭吃的犹如鸿门宴啊。”

  不过还好她速度快,该吃的也都吃了,也算是吃饱喝足了。

  此刻也有力气整理这些礼物。

  厉景渊也在一旁帮着她整理,本来是可以让下人来整理的,但林繁星不放心。

  她可不想自己的金银财宝经过人之手。

  而且这礼物说不定还有猫腻。

  等到二人将所有的东西处理好了之后,天都亮了。

  历景渊本来可以去睡觉,但是林繁星说有事要做,他也就陪着了。

  厉景渊对着她挑眉道:“爱妃难道是害怕这些宝贝在睡觉的时候会不翼而飞?”

  “……”

  “不是,而是我怕毒素太多,臣妾和王爷睡了就醒不来了。”

  “嗯?“厉景渊疑眉:“爱妃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

  话落,林繁星拿着一个像猪皮一样的东西向金银珠宝走去了。

  她晃了晃那里面的液体,然后将那头尖尖的针尖朝着那些珠宝喷了喷。

  因为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历景渊当场难得的露出了一个诧异的表情。

  “这是……”

  “喷壶。”

  林繁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可以戴在脸上的东西,也不忘给给历景渊弄了一个。

  都没征询对方的意见,林繁星直接把面罩戴在了男人的脸上。

  厉景渊:“……”

  也就这女人敢这样对他的。

  厉景渊虽然有些嫌弃这面罩,但到底也没有摘下来,只是问了句:“爱妃给本王戴的是什么?”

  “防毒面罩!”

  在经历了林繁星改装的轮椅与刚刚林繁星在宫内跳的舞与歌曲……这些震撼之后,这个防毒面罩历景渊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

  默默看着林繁星拿着棉布将刚刚喷出去的液体擦干净。

  那些金银宝贝在经历了一番擦洗之后,看起来更加的闪亮夺目。

  而林繁星手里的棉布上不是黑色就是紫色的痕迹,看起来很是诡异。

  “王爷,您的大哥和后妈真是够意思,时时刻刻算计您啊!”

  厉景渊闻言长眉一拧,低沉的道:“爱妃的意思是……”

  “当然是有毒了,自认为做的很缜密,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那种。”

  林繁星也不算是自夸,而是她鼻子好使,常识积攒多。

  从她刚刚见到了这些宝贝的时候,就觉得色泽光芒不太对。

  结果一测就测出来了。

  当然,这都是因为林繁星当初做过这类的奢侈实验。

  这些东西如果长期的放到身边,呼吸着它身上投掷的毒素,啧啧啧……

  对于这些东西有毒厉景渊倒没什么惊讶,毕竟对方一心想着把他灭掉。

  若不是林繁星贪财,这些东西他看都不会看一眼,更别说碰。

  林繁星朝另一边的一箱金银财宝看眼,讽刺道:“太子那边的就不用看了,那个家伙除了人渣点之外,还有点傻。”

  闻言,厉景渊挑眉:“哦,爱妃竟然这么了解太子么?”

  “王爷难道不了解么?”

  对于历景渊的酸溜溜陷阱,林繁星完全不在意,一句话结束战斗。

  两个人拉扯着往床上一躺,就是一整日。

  历景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衣袍被解开了。

  此时,某位小女子正大胆地在他身边做着什么。

  男人觉得自己脸上瞬间升温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个亲密接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