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50章:当人家王爷是白痴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637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然而夏无双听着自家妹妹的话,当即不悦的反驳:

  “我觉得就是她干的,云华公主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而那些刺客一个个都是北面的人,那物件还有北面的图腾,凭这一点足矣表明那几个刺客是郭云华安排的。”

  说着夏无双想到以前在半路遇到刺杀,“对了,估计上次在路上王爷遇到刺杀的那些死尸也是郭云华的人,不然那些死士也不会说幕后使者是位女子了。”

  “所以我觉得这一次不是有人陷害她,就是她故意安排人来害我们!”

  夏无双当真是刚正不阿,现场就开始反驳在场几个人的言论,甚至还有股想要拿出证据来证明那些人就是郭云华派来的。

  历墨尘在一旁头疼的很,只能在私底下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

  夏无双腿上突然的被掐了一下,不知所云的瞪大了眼睛,疼的险些没叫出声来了。

  他侧头想去问为什么,就发现历墨尘正在对他使眼色。

  就算是再笨拙的人对上历墨尘的眼神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下一秒他瞬间就反水了。

  “我觉得王妃大人还有在座的各位分析的很有道理,像云华公主这样风头正旺的人怎么可能铤而走险做这种损害自己名声的事情的!”

  “肯定是有人觉得她最近挡了他们的路才做出这样的事!”

  几人:“……”

  夏无双这前后截然相反的话,让几人很是无语又尴尬。

  当人家王爷是白痴么?

  这么蹩脚的理由也就只有夏无双这个憨憨能说出来。

  然而当事人却一点尴尬之色也未有,他仍旧继续说道:“不是说二皇子和她走得很近,但是二室子身边也有人参加神医大赛吗?会不会是二皇子在为自己的人铺路啊?”

  夏无双这话还真有点说到了点子上了,历墨尘也当即很好的接下他的话:

  “对对对,我觉得无双分析的很有道理,我那二哥虽然平日里看起来不争不抢,但是私下里积蓄了不少的力量。”

  “他看着像是个大闲人,但是野心必定是很大的,我都不愿意和他接触,更何况他还主动去接触他人,那被他接触之人肯定没有好下场,所以云华公主极有可能是被他利用了。”

  历墨尘的话一落,个个都点头表示赞同。

  一直没这么开腔的厉景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都站在同一战队上,他竟然觉得有一些好笑。

  他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在联合起来为他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

  可郭云华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早就清楚,比她们更是了解。

  只不过他不愿多提及而已。

  历景渊敛眉,淡淡出声:“你们不必这样,本王的腿其实早就知道是郭云华所为,只不过顾及以往的交情,本王就当一笔勾销。”

  闻言,几人面面相觑。

  难怪王爷刚刚听到双双说郭云华的时候,他表情淡漠的很。

  感情早早就知道了。

  可是王爷不是个很无情冷漠的人吗?

  得知郭云华害他,以王爷的性子应该是睚眦必报的啊。

  难不成真的是顾及与郭云华的交情?

  还是其实是王爷对郭云华还念念不忘?

  几人神色各异,个个脑海里脑补历景渊榆郭云华旧情难忘什么的。

  却只有林繁星知道历景渊心中真正的想法。

  大概没人知道其实历景渊内心的孤独。

  在家人的尔虞我诈之中,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他都非常的渴望一份真情。

  只可惜,他没有。

  “反正云华公主现在也已经被带去府衙,她也算是罪有应得,只不过这药……”

  林繁星话语顿住,几人有些不解,但历景渊却仿若知道她接下来的话。

  “爱妃是想说这些药材相生相克,而本王的母妃离世的事情就跟这些药材有关,不仅如此,其中必然有很多人做了手脚。”

  “只不过木王那时候愚笨并不知道这些药材是相生相克的,现在爱妃的一些话到是让本王明白了一些真相。“

  当年他的无能,让他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却不料因林繁星的几句话,真相就出来了。

  历景渊顿了顿,面色有丝浅淡的幽沉:“而这两位药材……”

  话未完,历景渊长指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林繁星看到后瞪大了眼睛。

  “这东西,王爷吃过?!”

  不只是闻闻而已?!

  只是看到了两个药材的名字,林繁星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历景渊若是吃过的话,很有可能是被人算计了。

  而历景渊功夫又这么高超,脑子还这么聪明,怕是被亲密的人算计了。

  历景渊双眸微微黯淡了下,低沉的嗓音淡道:

  “本王之前也不知道,后来接触了药材想要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时候,大致知道了这些药材的味道,所以就回想起当年吃过的一些东西。”

  话语间只见林繁星的表情愈加的严肃。

  这两样东西凑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她都不敢说出来。

  然而历景渊却直接问了出来:“爱妃有话直说,本王能接受。”

  林繁星抿了抿唇:“王爷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本王已经这样认真主动地询问爱妃,爱妃觉得本王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林繁星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她咳嗽了一声,举起杯子猛喝了一杯水之后才缓缓的说出刚刚历景渊写出两样药材凑在一起的效果。

  “这东西原本在大庭广众的场合说出来不太好,但是大家又都是自己人,外面也有人守着,应该不会传出去,我就稍微和你们科普一下吧。”

  林繁星的小课堂开课了,众人瞬间都把目光转移到了她身上,各自都竖起耳朵打算听听王妃大人讲的课。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了,弄得我好像知道什么大道理一样。“

  几人神色认真的盯着她,让她怪不好意思的,但也继而又道:

  “其实这两样东西凑在一起,放的少了就是能够产生幻觉的迷药,放的多了很有可能就是合欢散。”

  “合欢散?就是那个什么……”

  夏双双嘟囔了一声后欲言又止的,她大概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林落也不说话了,他虽然年纪小,但是这些东西也是听过的。

  那之前在乡下的时候那些人嘴里面天天污言秽语,没说过什么正经东西,所以他也听到了不少。

  他现在一听到有这东西倒是有丝不好意思开口了。

  再者他也大概知道对历景渊下药之人,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说出来,他更是不好说。

  然而有某个憨憨却是想不到的。

  “王爷,属下当时可是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到底是谁敢对您下毒手,属下一定把他揪出来好好修理!”

  夏无双很是担心的开口,希望历景渊能把事实和他说清楚,到时候他就算是赴汤蹈火也要为自家主子报仇。

  然而后者却沉默不言。

  历景渊一直沉默不言让他很是心急,是以便喊了历景渊一声:“王爷?”

  然而后者却仍是没有回应他。

  甚至眼神都没朝他这边看眼。

  很显然是不打算理他。

  看着王爷这淡漠的样子,夏无双知道肯定问不出来什么了,也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林繁星身上来。

  “王妃大人,属下这么多年在王爷身边也是兢兢业业,你也能看出来,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了吧,何必这样藏着掖着呢!”

  “大家在一起多多想办法,总比一个人憋着强太多了。”

  林繁星脸上爬上一抹深深的无语,这个憨憨竟然还没完没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