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5章:赶紧拿开你的爪子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51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这人……受伤了?!

  林繁星蹙眉,想着要不要救救?

  随后果断不救。

  她可不想因为一时的圣母救人而被人扎成筛子眼!

  “就在那边,别让他跑了!”

  人声传来后,屋内的人降低了自己的身形。

  他是被抓的那个?!

  这下林繁星仔仔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烛光照耀下他的衣服看起来是红色的。

  血色?

  喜服!

  轮椅!

  所以这人是王爷?

  林繁星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吹熄蜡烛,第一次逃生经验就是不够!

  她看得清楚,眼前这人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喜服,和她的是一套的,而且除了她那个死鬼老公坐轮椅谁还是残疾的坐轮椅啊。

  盯着眼前坐轮椅的男人一点点朝她靠近,林繁星急了。

  卧槽,他朝我这过来做什么?

  是发现我在这里?要杀我?

  这么想着林繁星急了,随后她看到男人眉头一皱,紧接着他痛苦的吐了一口鲜血。

  他脸色煞白,可见伤的很重。

  见男人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模样,本害怕被杀掉的林繁星想着要不要救。

  算了,还是做个圣母吧,他死了那她得守活寡了。

  “噗嘶噗嘶!”

  林繁星朝着男人发声提醒,“话说,你腿瘸和耳瘸没关系吧?!”

  “谁?!”男人本要闭上的黑眸一冷,一把抽出腰间的宝剑。

  宝剑的冷光反射到她眼睛的时候,林繁星下意识地侧头躲开。

  谁泥煤啊,你家老婆大人。

  啊呸,她才不是他家老婆。

  “你丫的一上来就拿剑刺我,是想我们洞房变合葬还是你想要守活寡啊?!”

  林繁星没好气地嘟囔一声,尽量离男人手中的宝剑远点。

  此刻厉景渊受了伤,连视线都有些涣散,他只看到一个人影在他眼前,他又问了句:“谁,”话语间再次拿宝剑对向林繁星。

  我靠你还来。

  这位景王是个瘸子就算了,林繁星真担心他还是个心智也瘸的。

  在这房间除了她,还能有谁。

  而且他竟然还要用剑两次刺她。

  林繁星连忙躲开,这下离他更远:“喂,我可告诉你哦,你若杀了我,就没人救你了,而且你还得……”守活寡三个字还是没说出来,改成了“独守空房”。

  历景渊闻言眉目动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宝剑给收了回来。

  “你没跑?”

  “跑什么?”

  林繁星一句反问让历景渊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只可惜,屋内光亮太暗,二人还在保命,谁也没注意谁的异常。

  “那边有动静!”

  门外传来声音后,林繁星连忙用吃奶的力气将轮椅连带人拉到了自己身边。

  只不过男人太重了,一不小心把轮椅上的男人给拉的碰到了桌角。

  本就受伤的厉景渊疼的嘶了声:“你……”

  “嘘!别出声!”

  同时又拉着轮椅撞到了木椅。

  厉景渊:“……”

  “你给我住手!”

  “嘘!都说了别出声,被外面人听到了怎么办?”

  林繁星说着意又要拉轮椅,这会厉景渊立马出声,“不用你拉。”

  说着按了下右边轮椅上的开关,轮椅自动滚动了起来。

  然后他听到某女说:“卧槽,有没有搞错,你这轮椅可以自己滚动,你还要我拉?”

  “……”

  他又要她拉了吗?

  厉景渊气的不想跟她说话了。

  俩人来到一个安全的角落,林繁星从腰间掏出一个白色毒药瓶子,而厉景渊一直握着手里的宝剑。

  现在俩人靠的近,厉景渊看清了眼前女子的容貌,眼中有丝嫌弃,说:“你可真丑。”

  “……”卧槽,踏马说姑奶奶我丑?!

  林繁星气的要跳脚,她指了指他双腿:“你还嫌我丑,姑奶奶还没嫌弃你是个残废呢!”

  厉景渊闻言最后一句眉眼黯淡了下。

  “在屋里!那个丑八怪还在,杀了她,历景渊明天肯定没法子和太后林家交代!”

  绿穗的声音在门外一起传来,让林繁星有种吃屎的感觉。

  这剧情节奏太快了吧,原来这个所谓的贴身丫鬟还真的是个坏贱人啊!

  还好,她没老实等着这女人回来送吃的,要不然她不得成了别人的下酒菜啊。

  “林繁星!”

  “对,她在里面!”

  “殿下说了,杀了她,给千柔小姐解气!”屋外的人一唱一和,个个都想要林繁星的命。

  林繁星下意识看了一眼历景渊,看看这家伙会不会为了保他自己的命而舍了她。

  不想,历景渊此时面色肃然,手里举着宝剑,一把将林繁星护在了他轮椅身后,低声道:“你别出声,如果有人闯进来,你也别出来。”

  言下之意他出来对付那些坏鸟。

  可他这都快要奄奄一息了,还有力气打吗?

  不过林繁星还是很有丢丢感动的,刚刚被男人说她丑的怒气也消了。

  此刻觉得眼前的男人是绝世好男人!

  虽然你是个瘸子,但是姑奶奶我护定你了!

  林繁星心里想着,突然伸手就去摸历景渊的大腿。

  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攀上男人小腿的时候,历景渊的脊椎猛然间挺得笔直,眉头一皱。

  她干什么?

  趁他受伤沾他便宜?

  他堂堂战王岂然被一个无盐女给占便宜了?!

  “你在做什么?”

  “嘘,别说话,省点力气!”

  “你!”

  门外传来各种刺杀声的时候,林繁星的手下意识地捏紧了历景渊的小腿。

  紧实的肌肉感传来,男人身上的温度灼烤得林繁星的手滚烫。

  “嘿嘿,差不多了!”

  林繁星逃一样地将在男人腿上作祟的小手给抽回来,然而下一秒小手被历景渊一把抓住了。

  厉景渊眯着危险的眸看她:“王妃这是做什么?”

  “撩拨到了一半就想打退堂鼓,你这是让本王亲自伺候你么?”

  “……”

  伺候泥煤,姑奶奶才不稀罕你的伺候。

  下巴骤然被大力捏住,林繁星怎么挣脱也挣扎不开,倒是被满是血腥味的历景渊困在了怀里。

  “你干嘛呀,赶紧拿开你的爪子。”

  丫丫的,她刚刚就不应该帮他打通穴道的。

  厉景渊看着女子一张有些辣眼睛的脸,冷嗤:“怎么?想我放开你好伺候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