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56章:从床榻上掉了下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19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这个时候男人温脉的笑了声:“爱妃不知道,本王老早就想这样抱着爱妃了。”

  “要多谢爱妃,不然本王这个心愿就不能实现了。”

  话语虽然很是正经,但林繁星听着却莫名有股在“开车”的趋势。

  “......”

  “好了,明日臣妾还要比赛呢,早点休息。”

  话落林繁星连忙整个人朝里面靠去,将被褥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男人看着,薄唇勾起抹腻宠的弧度。

  他在林繁星的规规矩矩的躺下,脑海里却在回味着刚刚吻林繁星那张呵气如兰的唇瓣。

  喉间滚动了下。

  这时耳边传来身枕边人儿的均匀的呼吸声,很虽然对方睡着了。

  一直在克制的男人这才侧目,小女人的脑袋不知何时已经在被褥外面。

  男人伸出修长的手指,隔空描绘着她的容颜。

  烛光温和地照映着他的眉眼,目光缱绻又温柔。

  望着小女人恬静的睡颜,他轻声而缱绻的吐出一句话:“这辈子我愿只一生一世一双人,只想与爱妃共度余生。”

  与此同时皇宫内的皇帝的养心殿。

  “砰”的一声,皇帝本来要与淑妃入睡,皇帝却不知为何突然整个人好似魔怔了般,见东西就摔。

  身边的淑妃见状大喊了起来:‘’皇上,你怎么了?”

  皇帝仿若听不到她的话,一个劲的见东西就砸!

  淑妃想上前拉着他,可是又害怕,她便打开门大喊来人!

  --

  “太后娘娘。”

  一老公公火急火燎的跑来,见到历寒辰也在,便朝他行礼。

  但太后却扬了扬手:“寒辰,你先回去吧,不过这事你不认也得认!”

  历寒辰满脸的阴郁,他咬了咬牙转身走了出去。

  见历寒辰走了,公公当即在太后耳边低声说起来什么。

  随后太后满意的勾唇:“走,摆驾养心殿。”

  --

  清晨,一缕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林繁星眼皮动了动。

  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张男人的俊颜。

  小心脏再一次的漏了一拍。

  林繁星笑了笑,嘴角却一痛。

  抬手摸了摸,“嘶”的一声,感觉嘴角跟受伤了一样,一碰就痛。

  我嘴怎么这么痛?

  她意要下床去镜子面前看看,可两腿一动,双腿一股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

  林繁星似乎想到什么,当即把心头的那一点儿悸动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个衣冠禽兽的老!处!男!

  还说什么纯睡觉,竟然趁着她睡着把她给吃了?!

  林繁星抬脚去踹历景渊,后者眼睛都没睁却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林繁星踹过来的脚,另一只手揽上她的腰,一把拉进自己怀里。

  “谁招惹你了,怎么一醒来就发脾气?嗯?“

  历景渊把脸凑近林繁星耳廓缓声问道,嗓音还带着刚刚醒来的低沉暗哑。

  林繁星:……先把你伸进我衣服里的爪子拿出来再问谁招惹我了……

  手下的肌肤滑嫩无比,历景渊只觉得自己的手放上去之后被吸住了似的,拿也拿不开。

  林繁星一把抓住意图不轨向下蔓延的大掌,狠狠瞪他:“历景渊,你说话不算话!”

  ???

  却不料后者眸光带着疑虑看她:“爱妃这是何意?”

  林繁星嘴角抽了抽,狗男人!

  把她给吃干抹净还有脸在这装无辜!

  林繁星不想跟他说话,一把推开他,随后直接下床,两腿利索的走出去。

  倒是忘记看嘴了。

  后面的男人问:“爱妃去哪?”

  “吃饭!”

  再生气都不能阻挡本仙女迈向美食的步伐!

  况且她还准备吃饱了之后再好好的跟他算这笔账。

  却不料某人凭借着他一双大长腿一下子来到她身边说:“本王也饿了……”

  !!!

  本来就不爽的林繁星怒瞪他:“你饿了关我屁......唔......”

  五分钟后,林繁星捂着红肿的唇瓣向外跑去。

  得逞的男人却一脸的意犹未尽。

  坐到餐桌前,三分钟后,衣冠楚楚的历王爷优雅地走来坐到对面就餐。

  自始至终林繁星一个眼神都没看男人。

  丫鬟也早早的退了出去。

  “王爷,今日臣妾比赛不用你陪了。”

  吃完早膳后,林繁星直接用袖口擦擦嘴,看向对面从头到尾盯着她的男人。

  “也不是不行,”历景渊意有所指地笑了笑,“只是本王怕等会有人看到爱妃受伤的嘴角,问爱妃什么,爱妃该如何回答呢?”

  林繁星嘴角抽了抽,忍住把桌子掀翻的冲动,额角青筋暴起,受伤的唇崩出一句话:

  “王爷,你说好只是纯睡觉,可是你昨天晚上对我......”

  林繁星有些说不出口,男人却凝眉看着她:“爱妃是不是以为你受伤的地方是本王所为?”

  林繁星翻白眼的扫了他一眼,这狗男人还在这里装。

  她身上的伤不是他所为难不成还是自己所为吗?!

  本来男人不守信用林繁星出来心里有些不爽其他到没什么,但是现在男人装无辜,她心底就真的不悦了。

  林繁星抿了抿唇,将头转向了一边,说道:“王爷,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也互相喜欢,这真发生了,我也不会真的生气,可是你竟然不承认,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渣。”

  话落她起身意要离开,却被男人不知何时来到身边一把将她搂进怀中。

  林繁星意要挣扎,男人却抬手在她嘴角擦了擦。

  有股凉意,应该是药。

  “本王很高兴爱妃刚刚说的互相喜欢,但爱妃你真的误会本王了,昨天夜里爱妃从床榻上掉了下去,整个人趴在地上......”

  “......等等......”

  林繁星仿若没听清般,扬起脑袋看他:“王爷的意思是,臣妾这嘴角的伤与腿伤是从床榻上摔下来摔的?”

  男人点头:“本王从不说谎。”

  “本王抱起爱妃,爱妃既然还在睡,本王也不好打扰。想着今早起来给爱妃涂药,可是爱妃却不给本王机会。”

  “......”

  所以从头到尾是她误会了?

  她的睡姿是不太好,这一点她自己也清楚。

  再者又与男人睡一起,估计是怕挨到他,然后就死劲往一边缩,结果人掉下去了。

  见林繁星若有所思,男人微微低头,薄唇在她耳畔低声又戏谑的道:

  “若是本王真的对爱妃做了什么,爱妃你认为你能下的了床,路还走的这么利索么?”

  “......”

  林繁星有些囧,这误会倒是尴尬了。

  难怪她只是大腿前面疼,这要真被吃干抹净,估计就如他所说的一般,下不了床。

  路更是走不利索。

  她脸上的囧态怎么都掩饰不了,男人却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可爱。

  他搂着女人不撒手,薄唇在小女人额头上温柔的落下一吻,额头抵在她的:

  “爱妃刚刚说真发生了,你也不会真的生气,那今晚.........”

  话未完,外面传来了一道很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人在门外喊道:

  “王爷,皇宫昨晚出现了怪异的事情,皇上现在召集您带着夏将军一起进宫去!”

  林繁星挑眉。

  她的猜测果真没有错,皇宫出事了,而且皇帝现在很心急,要让历景渊带着自己的近卫进宫去。

  他可能是要调查一下历景渊有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也或者是皇帝的确害怕了,现在需要有人保护。

  然而被打扰的历景渊脸色骤黑,恨不得将外面那人的皮给剥了。

  林繁星推了推他:“王爷正事要紧。”

  男人却负气的来了句:“什么事都没有与爱妃就寝重要。”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