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70章:往痴汉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82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夏无双一顿,侧目一看。

  刚刚这声音,以及眼前人高挺的身形与与生俱来的气质,便就猜测是王爷。

  而他怀中的人他是看过易容后的林繁星,所以愈加肯定眼前的人是王爷。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到历景渊面前:“王爷,我正好要去府上找您的。”

  历景渊缓缓掀起眸子,星眸一片寒凉地朝周围看了眼,确定没人,他低声问:“是不是太后要见我?”

  王爷就是聪明。

  “是的,不过好奇怪,皇上这个时候虽然醒了,但他到处找淑妃,太后却不管,而说要见您。不知道她又打的什么注意。”

  历景渊寒冰的双眸微微眯了眯,他没说话,只是抱着林繁星上了马车。

  身后的夏无双不知道历景渊是什么意思,只能无声的跟在其后。

  历景渊将林繁星轻放了下来,指腹轻轻抚上小女人白皙的脸颊,望着小女人的绝美的容颜,男人俊美脸上噙着一抹温柔宠溺的笑,仿佛能让人一眼溺毙在这温柔的笑容中。

  许久,薄唇温柔的在林繁星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爱妃,等我。”

  吐出话语的嗓音有些沉哑,又沉又哑的声线连着微长的尾音,给人一种压抑感。

  因为历景渊没有说走,所以外面的夏无双等的有些急,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继续在这里。

  好在这里没人来,不然看到也不太好。

  他正要出声问时,只见历景渊掀开了车帘下来,并且手中还拿着轮椅。

  这一看就便知道,王爷是要去见太后。

  “把王妃安全的送回府。”

  “是。”

  夏无双坐上马车,意要架马车离开,却被历景渊喊住:“等下去老字号那家店买碗馄饨与小笼包回去,若是王妃一直未醒,明天一早再去买过。”

  夏无双一顿,突然感觉冷冰冰的王爷正在往痴汉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且目测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那种。

  “是。”

  “对了王爷。”

  夏无双突然想到一件事,虽然这件事与他们无关,但他还是觉得得告诉王爷:

  “属下刚刚在宫内听到一些太监与宫女议论林千柔怀孕了,说是是太子的,但太子死活说那孩子不是他的,说死都不会认那孩子。”

  夏无双说着又说起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也能理解太子死都不认那孩子是他的,如果他认了,那就证明他的做派不检点,这样一来的话,就会危及到他太子的位置。”

  “而且我还听到那些那些小太监说,太后貌似也好像拿那孩子压太子,好让太子听命于她。”

  历景渊眼眸沉沉浮浮,令人看不透。

  片刻他低沉的吩咐道:“把王妃送回去之后,你去查查太子之前有没有带过什么女子来他的寝宫。”顿了顿:“多查查朝廷官员的女儿。”

  “查到之后将这事告诉你妹妹,让你妹妹明天一早去王府找王妃,将这事告诉王妃,切记,这事让夏双双假装是在外听到的而不是我让你去查出来的,懂了吗?”

  夏无双听的一脸懵逼的看着历景渊,下意识的问:“为什么不让王妃知道这事是王爷让我查到的啊?又为什么要去查太子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啊?这事查到了之后王爷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告诉王妃啊?”

  这好似十万个为什么让历景渊长眉微蹙了下,他如神祗般俊美的脸微微侧过扫了他一眼:“再问为什么,下个月的俸禄就没了。”

  “.....”

  话落,历景渊一把揭开脸上的人皮,随后坐上了轮椅离开。

  他哪怕是坐在轮椅上也难掩他满身风华绝代的英姿。

  夏无双望着离开的历景渊有些出神。

  也只有在王妃大人面前王爷才会沉淀那一身威严,明明是那么尊贵的一个人,却甘愿在王妃面前服软甚至听于王妃。

  不仅如此,很有可能王爷都想与王妃大人过着最简朴无华的乡间田园生活。

  不得不说,夏无双真相了。

  --

  “太后娘娘,王爷来了。”

  太监的话一落,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已经进来了。

  见到历景渊,太后也没恼他不等禀报他就擅自进来的行为,抬手对着太监摆了摆:“去把哀家专门为渊儿准备的补品拿来。”

  “喳。”

  补品?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呵

  历景渊眸底萦着一团寒气,但很快敛了下去,他也没问补品的事情:“不知道太后找本王有何事?”

  他的语气略带一丝敬意,但带着浓重的疏离。

  望着对方一张举世无双的完美俊脸,太后眼眸划过一抹异样的森冷,但抬眸看向历景渊之时,便是慈爱的笑意:

  “哀家是看渊儿脸色不太好,正好有一些比较好的补品,就想着给渊儿补补。”

  话落太监正好将补品拿了进来。

  “渊儿,这补品你每日服用,说不定还能让你的腿渐渐康复。”

  历景渊扫了眼那些所谓的补品,并未拒绝:“那就谢过太后。”

  “跟哀家就不比这么客气。”

  “太后娘娘.......”

  一婢女进来,见到历景渊,她顿了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太后不悦的扫了她一眼:“何事?”

  婢女踌躇着开口:“林......家的二小姐来了。”

  这时历景渊锋利的薄唇冷勾了下。

  看来她是真想用林千柔肚子里的孩子而来压制历寒辰。

  “太后,若无事本王就先行离开。”

  “好,”太后也没挽留,抬手指了指太监手中的补品:“把这个送去王府。”

  “不必了,本王自己拿回去既可。”

  太后笑意满满的道:“好,那渊儿日后可得经常来看望母后啊。”

  历景渊微微点头:“好。”

  太监连忙将补品放在历景渊手中,历景渊按动轮椅转身离开。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太后嘴角挑起了一抹阴测测的笑,目光也变的森冷了起来。

  历景渊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进来的林千柔。

  林千柔看到他,一双眼睛立马痴迷了起来。

  男人高挺的鼻梁,长眉乌目,英俊的容颜在傍晚的夕阳的照耀下愈显俊美,看上去冷贵逼人。

  一袭白色衣衫完美的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

  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也不难看出隔着衣衫他那健硕的胸膛。

  力量与美的结合,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诠释了何为“完美”。

  这样的一个男人,即使是个瘸子,也是女人的向往。

  “王爷,许久不见。”

  林千柔走到历景渊身边,一双眼睛直直的落在历景渊的俊脸上,甚至打量了起来。

  历景渊却并未给她一个眼神,他浑身透露出一种至高无上的尊贵和不可侵犯感的离开。

  见历景渊压根都没看眼她,林千柔忍住额角凸起青筋,低低地吼了一声。

  但想到这里是皇宫,便连忙忍住。

  不过就是个瘸子,拽什么拽。

  林千柔愤怒的朝太后的寝宫走去。

  历景渊意要来到皇宫的大门,便远远听到皇帝大喊的声音:“淑妃,你不要走,你去哪啊,你快回来......”

  他侧目看过去,便看到淑妃朝他这边看了眼。

  那人是他的安排的人,此时的她脸上多了一道极深的疤痕,她对着历景渊点了点头,随后朝太后的寝宫走去。

  边走边叫道:“皇上,您就别追了,臣妾现在的样子很吓人,臣妾怕吓到皇上......”

  身后的皇帝边追便说:“你是朕的宠妃,怎会吓人......”

  望着两人都朝太后寝宫那跑去,历景渊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