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58章:狗男人的床竟然是这样的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83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林繁星看着看着,心中便起了强大的好奇心,在好奇心的促使下,她不由自主的收缩着与姬红萤之间的距离。

  像是想解惑,又像是被这奇幻之处吸引去了。

  微风将她身上长长的衣衫轻轻的吹起,吹起的衣衫很好的勾勒出小女人高挑纤美的身段,在这撩人的夜色为之一亮。

  上方柔和的月光洒在她白皙的脸上,熠熠生辉。

  身旁的男人望着绛唇映日的林繁星,竟有些失了神,迷了眼。

  他想,若此刻是初见,他定会有些目定魂摄,不能自语。

  捉玩姬红萤的林繁星好奇的问道:“咦……好奇怪啊,它怎么闪一下便消失一下的。”

  闻言,历景渊很好的收回思绪,他正色道:“别被这小东西骗了,爱妃快远些它。”

  林繁星毫不在意道:“没事没事!”

  她一面说着没事,一面把这只姬红萤越拉越近,满脸期待着与之相迎,忽然,一声厉喝降至!

  “他不是你的雌鹰,滚开!”

  林繁星:“.......”

  男人这一声厉喝,把她身边的姬红萤都给吓跑了。

  这下没得玩了。

  为此小女人好不容易消下的气又曾曾的上来了,林繁星美眸瞪了他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见状,男人当即拉住她的去路,愕然道:“爱妃去哪?”

  历景渊目光中一片寒冷,身上也散发出一股寒气。

  他这么吓人做什么?

  还一身的寒气,难道是因为高处不胜寒么?

  见此情景,林繁星嘴角有意似无意勾起一抹嗤笑,轻启红唇,曼声道:“臣妾困了,想要去休息难道都不行么?”

  闻言,历景渊这才惊觉他刚刚有些过激了。

  只要一看到林繁星在他面前转身,他满脑子皆是她离开的画面。

  这样的自己很让他嗤之以鼻,他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患得患失。

  可他又甘之如饴。

  历景渊抿了抿唇,低沉的嗓音轻声道:“爱妃随本王去个地方之后再去休息,可否?”

  林繁星下意识的问:“什么地方?”

  历景渊答:“好地方。”

  大半夜的带她去什么好地方?

  林繁星表示怀疑。

  该不会是半夜带她去应该寥无人烟的地方,然后把她给灭了,好跟他的那位公主双宿双飞?

  想此及,林繁星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男人的神色,可是对方淡漠的表情无懈可击。

  凭这狗男人那小金人的演技,她能看出他脸色的破绽才怪。

  林繁星故作打了个哈欠:“还是不去了,臣妾真的困了,如果王爷睡不着的话,你可以去找你那位陪你。”

  闻言,历景渊脸色瞬时不尽人意了起来,寒意凛凛,带着告诫的意味道:“爱妃何必开口闭口谈及郭云华?”

  林繁星一顿,面色也不悦了起来,那本一直累积在胸腔的火气瞬间爆发:“我什么时候提郭云华了?是王爷开口出口提及她吧,竟然王爷这么忘不掉她,那你就去找她啊,我林繁星保证双手欢送!”

  话音刚落,空中就弥漫上了一股紧张的气氛,好似有两股无形的气势在互相争搏,一个似冰,寒气逼人,另一个似炎,煞气骇人。

  半晌,历景渊唇角噙着一抹弧度,却没有一丝笑意地望着林繁星:“看来本王刚刚与姬红萤为话题,还是没能让爱妃信任。”

  林繁星面上冷冷淡淡,不苟言笑,“好听的话谁都会说!”

  林繁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地,用力地刺在他的心脏处。

  痛的他心如刀绞,无以复加。

  此刻男人身上除了一丝骇然的气息之外,还夹杂着一丝讽刺。

  只可惜林繁星的心思并未放在他的身上。

  一时之间二人谁都未再开口。

  最终还是林繁星开了口,可能是冷静了许多,再次开口的语气不似刚才那般唇枪舌剑:“王爷,臣妾真的困了,我先去休息了。”

  她以为高高在上的战王不会再开口,却不料对方不但开了口,却依旧还是那句话:“爱妃随本王去个地方之后再去休息,可否?”

  “......”

  虽然对方是问句,但里面却透着一抹不可反对的意味。

  但林繁星面色始终如一,淡淡的看不出太多情绪,而此刻,却添了些许坚决的模样,唇瓣紧抿,目光如炬,不依之意显然。

  但男人也没再开腔,静静的坐在那,似乎他一点也不急着她的回答。

  比起耐心,林繁星自然是比不过男人的。

  她也知道,她若不答应,那今天晚上她就别想睡了。

  她现在羽翼未丰满,还需要仰仗这个狗男人,所以她只能答应。

  “行叭,那劳烦王爷带路。”

  见小女人一脸的不情愿,历景渊菲薄的唇紧紧的抿着。

  他此刻望着小女人的双眸,似水般的透彻,仿佛能看透一切,只可惜,神采不在,却带着淡淡的冰冷气息。

  他也未开腔,只是沉默的转动了轮椅。

  身后的林繁星望着男人的背影,对方长长的墨发在月光下泛出金色的光,煞是好看。

  可是对方挺拔的背影,却莫名透出一抹落寞。

  她咬着唇瓣跟在男人身后。

  不多时,跟在历景渊身后的林繁星看到眼前的景象。

  她脚步一顿,这不是他的卧房吗?

  他带她来他的卧房做什么?

  虽然心里有些打鼓,但见男人进去了,她便只能再次的抬腿跟上。

  她倒要看看他一个坐轮椅的男人,能把她这个四肢健全之人能怎样。

  虽然知道这是历景渊的卧房,但她也是第一次进来。

  她饶有兴致的环视了一圈这间古色古香的卧房,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好房间。

  但是用“好房间”这三个字来形容还不全然,需得加上“金碧辉煌”这四个大字才能显现出其中的雍容华贵。

  看着四周,林繁星非常吃惊,又略感好奇。

  顺着目光望去,整个房间像是用金花点缀的浅棕色织锦围成的,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隔着帐幔,中间是一座盘格着浮雕的金丝锦被,再往下看,竟是一张直接躺在地上的床,只不过,那处略高些,应是为了区分布局特地设计出来的。

  卧槽,这狗男人的床竟然是这样的?

  随后想到他的双腿不便,便又冷然。

  见小女人脸上明显的稀奇,男人本黑沉的视线带着一丝浅薄的笑意。

  他突然想到一句话:若不为之激动,就不配做有为之事。

  只不过他还未开腔,就听到让他不悦的话。

  “王爷带臣妾来的地方臣妾已经来了,臣妾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么?”

  闻言历景渊眼眸浮现出小小的火苗,但很快敛了下去。

  他抿了抿唇,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的传到林繁星耳里:

  “本王的卧房除了本王一个,就从未有第二个人进来,你林繁星是二个,日后,也不会有第三个,当然,除了我们的孩子以外。”

  闻言,林繁星长长的睫毛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相信他是一回事,可听到这话她还是忍不住动容。

  女人还是避免不了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

  她抿了抿唇,“王爷,真的很晚了,臣妾真的要去休息了。”

  她其实没有骗他,这大半夜的,她是真的困了。

  眼眸下都有淡淡的乌青。

  望着带着倦意的小女人,男人深不可测的潭眸里有某种情愫在萦绕着,他喉间滚动了下,片刻他很好说话的应许了。

  “那爱妃去休息吧。”

  林繁星的表情倒是顿了一下,她其实刚刚说去休息也带着一丝试探的意味在里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