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00章:要媳妇陪你吃饭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152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他们其实离的本来就不远,林繁星还叫他过去摆明了是要与他“咬耳朵”。

  店小二还记得厉王爷刚刚跟他说话那冷若冰霜的面容,此时也不敢靠近林繁星。

  “王妃大人还是别为难小的了,您有什么回去和王爷说吧!”

  “这边的事情就交给小的吧,小的来解决。”

  话语间店小二还往后退了几步,与林繁星保持了好几米的距离。

  他们可是都听过当初夏无双因为这位王妃大人被王爷冷待的事情。

  现在夏无双这个英勇无敌的大将军,和五皇子抱紧取暖。

  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那是完全没身份,不敢和皇子凑合。

  所以,他为了保证自己是安全的,可是不能轻易靠近这位王妃大人。

  刚刚那些人是害怕鹤顶红,但是战王的手段可是比鹤顶红还要惊人。

  别人不知道,历墨尘可是绝对知道的。

  所以他的下属也都清楚。

  王妃大人看着越是人畜无害,她就越是危险。

  所以,不管林繁星怎么挥手,让人过来,那人都是不肯靠近。

  “成,你有种,我靠近你不就好了!”

  林繁星似笑非笑的说了句,便抬起腿主动向着小二眼靠近。

  见她过来,小二心脏一颤,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仿佛面前向他走来的人是厉景渊。

  他害怕的拔腿就想跑路,可是胳膊被林繁星一把给揪住,让他动弹不得。

  他吓的半死,万万没想到这看起来如此纤细的王妃,竟然力气这么大。

  “王妃大人,你还是赶紧松开小的,不然被人看到小的就完蛋了。”

  林繁星的嘴角翘起抹揶揄的幅度:“现在这里人多,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小,谁能看到咱们!”揪着小二不但不放,还带着他朝府衙的方向走去:

  “况且,要是王爷找你麻烦,你就全部都推到本宫身上来,本宫保你安全!”话落还拍了拍胸膛给对方作保。

  她声音甜美娇柔,可偏偏就透着桀骜不驯的猖狂,让小二莫名的信了她。

  为此,小二便没再一个劲的要求林繁星回去了,而是跟着林繁星一起来到府衙。

  而林繁星却想着这个店小二明明是厉墨尘的人,可为什么那么怕她?!

  难道这店小二远离自己原因是因为历景渊?!

  因为她是厉王妃的原因?!

  若被厉景渊看到别的男人靠近自己,那那个男人就得倒霉了。

  所以这店小二跟自己保持距离,可能就是因为地位悬殊,所以懂得规矩。

  她家王爷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禁欲模样,其实是个醋坛子。

  想到厉景渊外面冷欲,其实内心是个大闷骚,她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要不是厉景渊那家伙是出了名的战王,我真以为他是醋罐子发家!”

  被揪着不放的小二可是被她这话吓到不轻,连忙撇开干系:“二妃大人,这话可是您说的,和小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林繁星有些嫌弃的看眼他:“没有,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行了吧!”

  “行,行行,那小的就放心了。”

  “对了,我问你个事。”

  有了林繁星的保证,店小二胆子大了:“王妃大人您要问何事?”

  “我问你,王爷生气了?”

  林繁星压低自己的身子,尽量低声地和店小二交谈,但脚步也没停下来。

  想到厉景渊当时的脸色,小二都忍不住打冷颤:“王爷脸色极其难看,那是相当的黑……黑的跟那墨一般。”

  “……酱紫……那你家五皇子……”

  “五皇子……小的就说句实话吧,“店小二说着,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他们,才敢继续说下去:“小的觉得我五皇子一点也不像王爷的侄子。”

  林繁星立马来了兴致:“那像什么?”

  不等小二回答,林繁星脑补的说了句:“难道你家五皇子还能翻身做叔叔,就他那个样子,我觉得还没我们无双小哥勇猛!”

  “……”

  “其实王妃大人说的没错,所以小的都不好开口啊。”

  “你放心大胆的说,有什么问题,本王妃给你担着。”

  “再说,今儿个这一遭之后,我还得和你家皇子讨论赚钱大计,我帮你讨好他。”

  林繁星特别仗义地说着,店小二也就放心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没有架子的主子,所以他也就放心的开口了。

  “其实我家皇子刚刚在王爷面前不像侄子,像……孙子!”

  “噗嗤!啊哈哈哈!”

  林繁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险些背过气去。

  这边林繁星倒是聊的开心,而厉墨尘那边就不好了。

  因为厉墨尘误会了厉景渊的意思。

  厉景渊的原意是在这里让林繁星出头,去府衙让厉墨尘去。

  他这个皇子去比她一女子去多少要好些。

  可是厉墨尘以为厉景渊将这件事全程都让林繁星管下去。

  以至于此刻厉墨尘坐在厉景渊左侧,耷拉着脑袋。

  厉墨尘的底子极好,即便是一身随意的锦衣,也能将他宛若青松般直挺的脊背衬得刚劲有力,韧性十足。

  然而这会他耷拉着脑袋坐在那,看上去略显滑稽。

  一边的林城默默的看着,手里抱着水杯一口口的喝着。

  坐在轮椅上的厉景渊一手正撑着头,侧头看着厉墨尘。

  那张脸虽然有些不悦,但依旧俊美的动人心魄,带着一种矜贵之姿。

  沉默了几秒后,厉景渊嫌弃道:“一个大男人要一个女人出头,出息。”

  “......”

  厉墨尘刚刚一直在鞭斥着自己,这会闻言自家七叔的话,也没脸怼了。

  本来向来也不敢怼啊。

  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内涵。

  你生气还不是因为要媳妇陪你吃饭,哼,大闷骚。

  林繁星这边在闲聊期间,二人都没有怎么注意路程,不多时就来到了府衙门口。

  抬头看着府衙的大门,林繁星感叹,今天刚刚从这地方离开,现在又来了。

  本来牵扯上了林家的事情,那个府衙刘大人已经头疼的不行。

  此时,他还没来得及下工回家去,就又来了麻烦。

  这一次牵扯的是五皇子,是皇亲国戚,还是个命案。

  官差刚刚把为首的当事人带进府衙,那刘大人就懵了。

  进来的这个就是在酒楼那个文质彬彬说话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刘大人的同僚,还同姓,两个刘大人最近刚刚会过面。

  见他进来,刘大人心里有些慌啊。

  “刘大人,您怎么来了啊?!”

  “我也不想在这种场合见你,但是五皇子的饭馆出了点意外。”

  刘谦说着,指了指身后跟着的一众人:“出了命案了,有人在五皇子的酒楼下毒害命,被抓了一个正着。“

  “作为当事人,还是证人,我肯定得来帮你把事情捋顺啊!”

  刘谦说着,主动来到了桌案前,开始写口供。

  看他这般,刘大人是躲也躲不开,便询问道:“证人多吗?”

  “多,都是你我认识的,大家都是同朝做官,肯定不会欺骗你就是了。”

  话落,刘谦抬手一挥,就有几个同僚一起进来了。

  “你们过来写一下证书。”

  闻言,大家便很有序地开始书写彼此的证书。

  刘大人简直是焦头烂额:“那我去先审问一下犯人吧!”

  刘谦点头致意,便继续写口供。

  刘伟是本地的一个泼皮无赖,之前刘大人见过几次。

  但是刘伟仗着自家有人撑腰,一直在违法犯罪的边缘试探。

  不曾想,他聪明了那么多次,这一次倒是直接把自己给送进来了。

  见到刘大人过来,那人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拍起了马屁:“呀!是刘大人啊?没曾想到,这里是您在管着啊!”

  刘大人不悦的看眼他:“听说你下毒害人命?”

  那人一听立马喊冤:“冤枉啊大人,我没有下毒害人命啊,都是那个疯女人冤枉我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