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0章:真滴给她搞死了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785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那口水看的厉王爷嫌弃的要死。

  有股想一脚把女人给踹下去的冲动。

  某女嘴里还在嘟囔着结果什么的。

  什么结果?

  这是……说梦话?!

  “林繁星,醒醒……”

  叫了好几次也推了好几次她都没反应。

  这要是把她抱走估计她都还以为还在做梦。

  厉景渊心情不是很美丽的微微起身,他朝外面喊了一声无双。

  一直守在外面的夏无双闻声推门而入。

  “主上。”

  “嗯,五皇子那边怎么样?”

  “五皇子知道昨晚的事情很是担忧,让属下多安排些人保护您。”

  “而且昨晚要不是那个随嫁多事,我们或许能给对方重创,您也不会受伤。”

  “该来的总会来,是福是祸都躲不过。”

  “不过,“厉景渊说着垂眸看眼睡的很是香甜的林繁星,他冷嗤一声:“林城倒是狠心,既然忍心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动手。“

  夏无双:“主上,他们这么早就动手,应该是他们那边等不及了。”

  “而且昨晚太子来了后立马就有了刺客,这件事和他……”

  夏无双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这件事跟太子有关系。

  厉景渊冷讽的勾唇:“他本来就是个愚蠢之人,要不然也不会与林家接触!”

  历景渊说着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身边躺着的小女人身上,眸中含着一丝他都没有察觉的温柔,而且语气也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情:

  “林繁星!她貌似接触到了林家之后聪明了,而且离开后更聪明了!”

  睡着的小女人貌似听到了有人自己的夸奖,脸上突然有了些笑意。

  “帅哥……白捡的老公是个帅哥……”

  小女人笑得灿烂,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夏无双没有注意到厉景渊刚刚的语气略有丝温柔,他道:

  “主上,她虽然懂些医术,但是不确定是不是误打误撞。”

  “还有她会不会是这背后人安排的,万一她给您治腿是别有用心呢?”

  “背后人?“厉景渊淡漠的看眼夏无双,此刻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你是说我的那个太后婶娘,还是皇帝堂哥?!”

  “是他们两个会去乡下见她,还是梦里给乡下放猪的她托梦?”

  “这……”夏无双揉了揉脑袋:“我只是担心她……”

  “不必担心,本王自有分寸。”

  “昨晚的事情就说是本王喝酒喝多了,洞房险些没起来。”说着从腰间掏出一块带血的手帕:“这个给太后送去,就说是我们洞房的证据。”

  “至于那个随嫁,先留着,给王妃大人一个面子。”

  “是!”

  夏无双领命准备出去,又顿住了脚步,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主上,那个随嫁的丫鬟说她的母亲是……王妃大人杀的。”

  嗯?

  厉景渊眼眸闪过一抹诧异,他还真没看出来林繁星会杀人。

  “嗯!你退下吧!”

  “是!“

  夏无双出去之后,床上的小女人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嘤咛着翻了一个身,在确定自己貌似压到什么后马上睁开了了眼睛。

  “卧槽,卧槽!王爷,你还好吗?!”

  林繁星超级担心自己睡姿不恰当把这位帅哥夫君压得半死不活。

  她起身去检查对方的状况,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在对方身上摸了一个遍。

  “腹肌还在!胸肌是好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的!”

  林繁星一颗心归回原位了。

  这么超级帅的老公若被她给压死了,那她就罪过了。

  看着女人在他身上揩了把油后就在那嘀嘀咕咕的,厉景渊似笑非笑:

  “爱妃这是想着本王死了,你好勾搭夏无双么!”

  他还记得昨晚林繁星说的那些话,此时悉数奉还给了她。

  见他如此记仇,林繁星打了一个哈欠大笑一声:

  “原来那个小郎君叫夏无双啊,多好的名字、公子世无双啊!”

  “我喜欢!”

  “可是本王不喜欢!”

  “我管你喜不喜欢!“

  “你!”话没说到三句,厉景渊又要怒气攻心了。

  可某女毫无自觉性,并坐起身来,无视历景渊吃人的脸,还朝厉景渊伸出她白皙的手:“昨天晚上我给你看病你得给钱。”

  “?……”

  林景渊嘴角抽了抽:“你跟本王要钱?”

  林繁星扬起脑袋:“当然!我不能白白给你治病。”

  “人家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咱们不亲的夫妻更得算账了!”

  林繁星的财迷模样,让历景渊当真是看不明白了。

  这女人睡一觉把脑子给睡蠢了?!

  跟他算账?!

  “你别这样一副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该给的钱一毛都不能少!”

  “你说本王可怜?”这下男人脸色愈加难看了。

  “很可怜啊,就像是那个可怜的金毛!”

  金毛?

  他正要问金毛是什么,某女又道:“话说,那个随嫁,你真滴给她搞死了?”

  说着对着自己的脖子抹了一把,林繁星心慌地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她其实不想欺负这个可怜王爷的,毕竟对方还救了她,虽然来的刺客也不知道是奔着谁来的。

  历景渊昨天虽然说这些人是奔着她来的,但是她不是傻子,不可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毕竟林城是她的亲生父亲。

  加上她想早点全身而退,也就特意装出没感情的贪财样,让历景渊早点看透她的本质。

  这样子,他们以后分手分家的时候就了无挂念了。

  厉景渊看着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黑眸闪过一抹精光:“那个随嫁……”

  却不料话被对方打断:“虽然她行刺王爷和王妃罪不可恕,但是我们可以抓住她套话啊!”

  “哦?“男人挑眉:“套话?”

  “对啊,她就是一个下人,哪里有本事来刺杀皇族,她身后肯定有人啊!”

  “哦,有人?”

  “是啊,肯定有人!”

  林繁星说着哼了哼:“虽然她看我不顺眼,但我毕竟跟她无冤无仇啊,而且她如果要杀我也不可能在你家杀我啊,所以她可能是和你有仇!”

  林繁星几句话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历景渊身上,伶牙俐齿的能力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看着她循循善诱的模样,历景渊眸光深邃的紧紧盯着她。

  随后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捏住了小女人的下巴。

  “喂,你捏我下巴做什么?!赶紧松开。“

  厉景渊没有说话,只是深邃的眼睛敏锐的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丁点的表情。

  见男人不说话也不松开她小小的下巴,林繁星炸毛了:“你还不赶紧松开,你丫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林繁星说着用力扒拉着下巴上的大手,尽力把自己可怜的下巴解救出来,不料历景渊就算是受伤力气也不小。

  “你丫的是不是要掐死我,然后好逍遥自在?”

  “还是说,你其实喜欢夏无双小哥!“林繁星说着大叫一声:“卧槽,我知道了什么?!”

  “对对,你掐死我了好跟那无双小哥私奔?!”

  厉景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