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34章:这一波打脸实在是打的完美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395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为什么要去正堂暖和?“林成话一落,厉景渊就犀利的问道:“要说暖和的话,按理说爱妃的闺房更要暖和吧?”

  “这……“林成欲言又止的找着借口:“是这样的,王妃的房间有点乱,等我一会让人收拾下,您再去,行吗王爷?”

  厉景渊皱眉:“为何要收拾一下?”

  “爱妃的闺房这是怎么了?还要收拾一下?”

  “林相这是在说爱妃邋遢,还是说您家里人邋遢偷懒不打扫么?”

  “……”

  “我……”林成刚想开口,厉王爷又不咸不淡的道:“本王还想着,日后爱妃若是想家了,可以回来小住,本王也可以来陪着。”

  “不想爱妃刚刚嫁出去,林相就把我们的退路给封了。林相这是觉得没我们这些穷亲戚比较好?!”

  “……不不不,王爷您误会了。”林成吓的两腿发软,差点没又跪下来了:“只是繁星嫁出去了,家里没及时给她打扫屋内的灰尘,是怕熏到您了!”

  “没事,本王在黄沙征战都不怕。”

  “若是只因为一点灰尘而嫌弃的话,本王属实是配不上爱妃。”

  “王爷说的是,那爱妃我这就推王爷去看看我那闺房。”

  林繁星很好的接下厉景渊的话,她冷笑的看眼林成,随后将厉景渊朝她闺房的方向推去。

  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的,别提有多默契。

  林城见拦不住了,只能黑着脸跟着二人朝着林繁星闺房的方向去。

  被无视半天的历寒辰见人都走了,他连忙站了起来。

  身后的夏无双走过来朝他行了个礼,没等厉寒辰说一句话,他直接朝厉景渊方向跑去。

  心想着王爷跟王妃这一波打脸实在是打的完美。

  夏无双心里想着,同时走到厉寒辰看不到他的人影时他突然又拐了个方向。

  呸,一个狗奴才也敢无视他,算什么东西。

  看不到夏无双的人影了,厉寒辰对着空气骂了几句。

  他气的脸色都成了猪肝色。

  他觉得今天的气不能就这样白受了,于是便也跟了上去。

  林繁星看眼身后跟来的人,大嗓门的道:

  “咦?太子起来了呀?刚刚我家王爷还让我去把你叫起来来着,没想到你不但起来了,还这么快的跟过来了哈。“

  厉墨辰真想上去打林繁星,他忍着气道:“皇叔来了,作为侄子陪陪皇叔也是应当的。”

  “哦,这样呀,那你可真孝顺哈!比隔壁老王的的儿子都要孝顺呢!”

  “……”

  厉景渊薄唇一直勾着,这女人的一张嘴还真是够伶牙俐齿的。

  他看眼气的头顶上都要冒烟的厉墨辰,面无表情道:“不是有事要和林相探讨的么?你们二人无需跟着我们,只管去聊。”

  “也没什么大事,”厉寒辰憋着一口气回应:“我也很想看看七婶闺房被安排成什么样子了。”

  历寒辰说着便跟着不再说话,因为他怕再说他会被气死。

  林繁星本还想怼厉寒辰来着,却被厉王爷的眼神制止。

  适可而止。

  狗逼急了会跳墙。

  慢慢来,虐人渣不急一时。

  好叭,反正来日方长。

  很快来到了别院门口,只不过林繁星却突然笑了声。

  “呀,这种东西怎么还留着?!”

  只见那间院子周围依然挂着当初的黄符,没有任何改变。

  甚至这院子里看起来堆满了破破烂烂的箩筐,像是个废旧的仓房。

  “那是什么?”

  历景渊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黄符中间的门板上贴着一张丑巴巴的画像。

  看着那很是丑陋的画法和脸上的胎记,林繁星一眼就看出来了那画的是原主。

  只可惜,此时的林繁星已经今非昔比,这些人还真是好费力气去给她画像啊。

  “那个想必是家里画的门神。”

  林城额头上满是汗水,他只得编瞎话。

  都怪他这些日子为了让太子舒心,把林千柔给惯坏了。

  那个臭丫头竟然画了林繁星的画像来诅咒,这要是让历景渊看出来了,怕是得出事。

  他着急地前去要将画像撕下来,不想一道黑影飞过,那张画像被人捷足先登。

  “林相家里的门神当真有意思,穿得竟然这么破烂。”

  “林相确定这是门神,而不是小鬼?”

  夏无双的身手很是漂亮,速度也快,当场打了林城的脸。

  看着他手里那张画像,林繁星当真是觉得憋笑太痛苦了。

  夏无双认真胡诌的模样,当真是有些可爱。

  “本王看爱妃笑得这么开心,你这是认识这个门神?”厉景渊宠溺的看着林繁星问道。

  “认识啊,难道王爷不认识吗?这可是臣妾呐!”

  林繁星大方地承认那张画像上是自己,她狡黠的双眸看向林城:“林相也知道这是你女儿我吧!不知道您这是从哪里请来的画师画的呢?!”

  “这……这……”林成紧张的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好半天才磕磕巴巴的胡乱道:“这也是随意找了个法师画的。”

  “哦,是么?“林繁星嗤笑一声:“原来您的女儿在您眼里,就长成这个牛鬼蛇神的模样啊!”

  “娘亲在天若是有灵,她可是会很伤心的!”

  林繁星的话一落,脸色一变,狠狠将那张画像拍在了林城脸上。

  “林相,原来本宫在你眼里就是这般不堪模样!这是在诅咒本宫,还是在诅咒王爷啊!”

  “若是本宫没看错,这可是诅咒符纸!”

  林繁星气势十足,眼神冰冷,惊得林城又马上跪下了。

  “王妃,王爷,冤枉啊!老臣并无咒诅之意啊!“

  “这房子之前出了人命,这是家里请来的法师画的驱邪用的!“

  “驱邪用您亲生女儿,还是林家的嫡女画像?!”林繁星冷嗤道:“爹,您这是嫌弃女儿活的太久了,还是打算让女儿暴毙在王府么?”

  “您当真是好狠的心,好深的算计啊!”

  林繁星今天是一口咬定林城看自己不顺眼,要害历景渊。

  被她这么一说,一旁的历寒辰都看不下去了。

  “王妃这是作何?本宫之前怎么没听说你这屋子还死了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