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3章:熬十全大补汤生猴子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3919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林繁星摸了会礼品便起身绕着桌子走了两圈后,看眼淡然坐在那里的历景渊。

  “王爷,咱们都是明白人,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闻言,厉景渊有丝不耐烦的看向她:“哦?难道爱妃之前和本王说得都是暗话?”

  男人黑眸闪过一抹暗光:“本王以为你我夫妻一场,还经历了昨晚浩劫,不该有所阴谋,可是……”

  “直说吧,你没看上我吧!”林繁星不想跟他打官腔,简单明了的打断他:“当然,我也没看上你!我不是说王爷你不够优秀,而是我们之间这种只靠物质的婚姻就是一盘散沙!”

  林繁星说了一句自认为有点内涵的话来,随后便坐在了历景渊身边,她认真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厉景渊玩味的看她,“物质的爱情?”

  “对啊,就是靠着地位名誉强扭在一起的婚姻,这没什么意义啊!”

  “你志不在我,我也不在你,要不咱俩合作一下,争取好聚好散?”

  林繁星主动提出早点分开,而且根本不拖泥带水,看起来真对王妃这个位置不感兴趣。

  厉景渊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说这样的话,以及她这一副巴不得早点离开的模样,他一丝不爽。

  “爱妃这是新婚第一日就厌倦本王了?你这是因为本王没和你……”

  “没有,我没嫌弃你肾虚……”

  “……呸呸呸,我不敢嫌弃王爷,我是嫌弃我命短福薄,实在是不敢赖着王妃的位置不撒手。”

  “想当初,王爷也是有三任王妃的好儿郎,想必和王妃们的感情肯定是我一个后来的无法比拟的。”

  厉景渊有前三任这事,是原身在乡下的时候听到那些下人议论的。

  林景渊倒没想到她竟然还知道这事。

  但转念一想,这件事几乎人人都知道,所以她知道也不足为奇。

  不过这其中具体的她应该不知道。

  那索性告诉她也无妨。

  思及此,厉景渊靠在床榻上说道:“第一任王妃在嫁去边疆的路上跑了,被野兽吃了。”

  “第二任王妃是外籍的公主,中途叛逃,被绳之以法了。”

  “第三任王妃大婚之日寻仇,被侍卫正法了。”

  话落勾唇看向她:“这三任居心叵测,图谋不轨,都和本王无缘。”

  “倒是爱妃不仅和我共度患难,还救了本王,本王甚是心动,所以本王发誓要对王妃百倍好。”

  “……噗……百倍好?“林繁星嘴角抽了抽:“那我们是没法和离了?还得继续过日子?”

  “那还得熬十全大补汤,生猴子?”

  厉景渊:“……”

  虽然林繁星满嘴胡言,但是说得大致内容,历景渊还是听得出来。

  他面带微笑地点点头,然后示意她看向桌的补品。

  这些补品每一样单看都是好东西,但是合起来看就有点不是那个味了。

  “这些补品本王吃了后,相信很快我们就会有孩子了。”

  林繁星:“……”

  她才不要跟他生孩子,生了孩子还怎么跑路?

  难不成带着球跑?

  林繁星脑补她顶着个大肚子跑路,然后后面被一大堆的人追赶着。

  画面一转,孩子出世了,那孩子长的……让人难以直视。

  这画面让她浑身一抖,连忙说:“王爷,您就别和我开这个玩笑了?”

  “您确定看着我这张脸,还想生个小丑丑?”

  “没事,“厉王爷挑眉道:“反正吹了蜡烛也看不清。”

  “……”

  林繁星垂死挣扎:“王爷,我这要是承担起给您生丑崽子的重担,您的腿谁来治啊?!”

  “孕妇可是不能熬药配药摸药罐子的,您这是要牺牲孩子要腿,还是要孩子不要腿?!”

  把一个巨大的选择扔给了他。

  她清楚这男人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而她无非是顺杆爬和对方装傻。

  据她看了多年小说宫斗剧的经验所得,古代人喜欢傻白甜。

  太过于强势的女人,在家里斗斗后妈继妹还有些用途,在聪明人面前可是很容易自掘坟墓的。

  所以,现代人的林繁星决定来一次傻白甜逆袭。

  她满脸懵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等着对方做决定。

  而厉景渊没有立马回答她,只是一双黑眸敏锐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图谋。

  结里却完全看不穿对方。

  这女人不是太聪明了就是真的傻。

  而他此时更相信前者的存在,现在看来,林城那个老狐狸养出来的可绝对不是小绵羊。

  “那爱妃就先辛苦辛苦,把本王需要的药材配出来,然后我们快马加鞭生崽子?”

  “……”

  “王爷,臣妾年纪尚小,生孩子一事得看缘分和感觉,强求不来的。”

  “而且昨日臣妾发现您中毒了,是慢性轻微毒药。”

  “不知道对于此事,您有什么想法呢?!”

  看着历景渊突然紧皱的眉头,林繁星确定自己成功将话题转移走了。

  “中毒?“厉景渊疑眉:“本王还真是不知道,本王只知道近来乏力,其他的也无从得知。”

  “你肯定不知道了,“林繁星说着起身走去桌边倒了杯水喝,接着说道:“这个毒有些水平,它不会要了王爷的命,但会让王爷你没力气。”

  “此话怎讲?”

  “臣妾听闻王爷之前在一场大战后被突袭,所以伤了腿脚?”

  说起这事厉景渊脸色就不太好了,但还是微微点了下头:“嗯,虽然军医和太医奋力抢救,但只保住了命失去了腿。”

  闻言,林繁星连忙问道:“那王爷你回到京城后,想必应该一直在静养,但还是浑身乏力,日渐消沉。”

  “不知道臣妾说得可否正确?”

  厉景渊刚想应答,一道玩世不恭的男音插了进来:“的确正确,不过这都是外界盛传的,是皇室和王爷的一面之词,王妃大人凭传言看病?”

  “我还没说完,你插什么嘴?!”

  林繁星正想训斥没礼貌连门都不敲就直接推门而入的人,

  不想,她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仪表堂堂年轻又活泼的小帅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