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35章:特意给爱妃暖床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975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她觉得事情还是摊开来说比较好。

  他不是说试试吗,不是说钱给她用吗,竟然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做事总是不告诉她。

  这叫她怎么相信他。

  再者她林繁星最不喜欢藏着掖着之人了。

  厉景渊没想到她是这样想的,难怪总是不信他。

  但有些事情不告诉她,也是为了她不多想。

  毕竟事情知道的多,人就会胡思乱想。

  尤其是女人。

  男人抿了抿唇,语气略带一丝无奈的道:“有些事情不告诉爱妃,并不是要隐瞒爱妃,只是不想爱妃多想。”

  作为21世纪的林繁星来说,像这样理由她以前听了不知道多少。

  而且都是来自于渣男口中的。

  什么不想你多想,才不告诉你。

  不想你那么累,才不告诉你……

  不想你分心,才会不告诉你……

  得,这王爷都对她留一手,看来这狗王爷也不是很喜欢她。

  林繁星不在意的“哦”了声。

  看她这不在意的表情,厉景渊心里头又浮出一丝挫败感。

  两个人一时之间没有再交流,静静的站在夜色之中,二人的身影被周围的摊位灯笼照耀着,身影也被拉的老长。

  历景渊脸上的几颗痣此刻都移了位置,还有他被林繁星化的两根胡须也都花了,看起来十分滑稽。

  林繁星一直只顾着做其他的事情,完全忘记了打量历景渊的脸。

  现在触及到他的脸,一时之间忍不住笑了出声。

  “王爷,你这妆容真的好丑啊!”

  她突然跟以往一样活泼了起来,历景渊自然也不再沉默,同样调侃她:“爱妃的妆容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估计这世间也就只有本王可以受得了你!”

  “既然王爷这么说了,那就多忍受一段时间呗,先别卸磨杀驴啊!”

  “万一王爷的身体不舒服了,哪里不自在了,臣妾都可以帮你解决问题的呢!”

  厉景渊怎能不知道她的意思。

  说来说去就是不信任他。

  聪明的历景渊此刻没有想到,自从林繁星知道有郭云华这么一个人物,她就不太信任历景渊对她的感情了。

  主要是他从来就没有把郭云华放在心中,自然也就想不到林繁星会因为这么一个无份量的人而影响到她们之间的信任。

  “爱妃从刚刚开始就开始说胡话了,难道是太忙了,所以身体不舒服而导致开始说胡话了?”

  历景渊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去探林繁星的额头,可还没碰到她,就被林繁星避开了。

  “王爷不必探究,我身体没有不舒服。”

  都自称我,而不是臣妾。

  历景渊无奈极了,他将手收了回去,随后从腰间掏出一帖子。

  林繁星看到,疑眉:“这个是……”

  “这是报名成功的参赛帖子。”

  林繁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王爷也要去参加大赛?”

  不等他回答,林繁星又道:“王爷既然会医术,为何不自己治疗一下腿?难道是要试探一下臣妾是不是好人?”

  林繁星不知道是今天被药水熏得脑子不好使了,还是其他原因而导致她此刻说话莫名其妙的就怒了起来。

  但历景渊很清楚她突然的不悦。

  显然是又误会他在利用她。

  历景渊眼眸微暗,他没有解释,只是将手中的帖子递到她手中,语气淡淡道:“这是爱妃参赛的帖子,难道爱妃不想去?”

  林繁星一愣:“这帖子……是我的?“

  “嗯!”

  林繁星猛地想到刚刚历景渊在跟她没有看到的人说:事情办好了,下去领赏。

  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总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王爷这是老早就找人给臣妾报名去了?”

  历景渊深邃的眼眸幽幽看她:“在爱妃眼里,你觉得本王要做什么?”

  林繁星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脸瞬间堆起笑脸:“没什么,王爷您辛苦了,臣妾送您回去吧!”话落将帖子收了起来。

  历景渊见状心神微动,他抿了抿薄唇,淡淡“嗯”了声。

  二人一路无话,一向话痨的林繁星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

  于是她推着历景渊快速的走了起来,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直到到了胡家他才开口:“从侧门进去。”

  林繁星脚步一顿,“哦!”

  夏无双看到二人回来,连忙上前,林繁星一句话也未说重新进了产房去查看小千金的状况。

  夏无双莫名觉得俩人怪怪的:“王爷,王妃大人她……怎么了?”

  而历景渊只是给了他一个凉嗖嗖的眼神,便自个回了房。

  看着历景渊的背影,再看看产房关闭的大门,夏无双摸了摸后脑勺。

  怎么王爷跟王妃大人出去一趟就怪怪的呢?!

  进了房间的历景渊坐在床上回想着刚刚林繁星的一举一动。

  那个小女人是把那个名帖放到了怀里?!

  看在这个小女人对自己送的东西还算在意,历景渊心情稍稍好了点。

  他坐在床边,重新试了试自己的腿脚。

  他的小腿的确是恢复了力气,并且在经历了一番行走后变得有些酸痛。

  这是他很久没有过的真切感受了,现在可以感受到只觉得心情愉悦。

  他扶着床走了几步,泡了药浴,然后独自穿好衣衫。

  再次来到床边,不知道想到什么,男人黑眸划过一抹细碎的流光。

  林繁星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大半夜,小女人伸了一个懒腰,昨天晚上本来就没怎么睡,还与厉景渊在外面逛了一圈,所以她直接上床就睡。

  她抱着比王府不知道厚了多少倍的被子,有些感慨。

  “历景渊可是个王爷啊,家里也算是家财万贯,不算穷。可是,作为一个王爷,他是怎么做到被褥的厚度和人家相差这么多的?!”

  “看看人家的被褥,简直是又温暖又有重量,让人爱不释手呢。”

  林繁星嘴上夸奖着,躺下后便伸手去拉被褥,发现被褥仿佛被定了当场。

  她拉了半天,还是没能拿到一点点盖在身上。

  “这是?”

  小女人有些迷惑地去把被褥展开,就摸到了一片温热。

  “卧槽!是谁?”

  “小心姑奶奶扎死你!”

  林繁星惊的立马掏出她随身携带的银针,就要朝被褥里的人扎去。

  下一秒被褥被里面的人给掀开,露出他一张俊美无俦的俊颜。

  男人目光毫不掩饰地盯着惊讶的林繁星,薄唇微勾:“爱妃真是把卸磨杀驴发挥的淋漓尽致!”

  “本王怕爱妃冷,特意给爱妃暖床,可爱妃却要杀了本王,着实让本王心酸。”

  “……”

  林繁星的眼神从男人的俊颜落到那微敞开的里衣。

  不知道男人是有意还是无意,里衣的带子竟然松垮垮的绕在腰上。

  男人胸前露出大片的肌肤,肌理分明,一身完美的线条堪称绝品。

  这是任何人都没有眼福见识到的一面。

  然而林繁星却有这个眼福了。

  望着眼前的美色,林繁星的心颤了颤,呼吸微微有些凌乱。

  我去,身材不仅杠杠的,连那白皙的皮肤她看着都觉得透着一种迷人的优雅与尊贵。

  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啊。

  小女人睁着大眼睛直直的看着男人那白皙而健硕有型的腹肌。

  仔细看,她漂亮的眸子里隐隐跳跃着几分欲火。

  林繁星咽了咽口水,盯着男人的腹肌有些机械的问:“王爷,您怎么在这里的?”

  望着小女人咽口水以及小女人眸子里的神色,他微不可察的勾唇,低醇的声音缓缓吐出话语:“这里是胡大人给本王安排的房间,本王不在这里,爱妃说本王应该在哪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