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89章:王爷就快快从了臣妾吧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656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听到声音,历景渊抬眸看去,冰冷的黑眸闪过一抹诧异。

  林繁星盯着他的俊脸,不放过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神情。

  不错,有诧异,说明这男人对她的冷淡是演出来的。

  “这大半夜好冷啊,臣妾还是陪王爷睡了~”

  男人眼中神色明明灭灭,辨不清楚,只不过喉间很细微的咽了下:“爱妃今日为何这般执着要与本王睡?”

  很好,他倒是先发制人了。

  她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对啊,臣妾今日特别想睡王爷,王爷就快快从了臣妾吧。”

  “......”

  暗处的叶清都不好意思听下去。

  历景渊神色淡冷:“爱妃就不怕腰酸背痛的下不了床,走不了路?甚至连茅房都上不了。”

  “......”

  林繁星嘴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狗男人恐吓她。

  哼

  她才不上当。

  林繁星委屈屈奶唧唧的撒娇语调道:“那王爷就轻点嘛。”

  历景渊一本正经回:“爱妃,本王做不到。”

  “……”

  这台词让林繁星莫名想到那句: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历景渊你够了啊!”林繁星奶凶奶凶的威胁他:“你若是今日不从了本王妃,本王妃就……就把这王府的墙壁抠的全是窟窿洞洞!”

  “……”

  只可惜男人不为所动,他语调无奈:“爱妃若是想就抠吧!”

  “……”

  “历景渊,不带你这么双标的,你明明想睡我想的发狂,却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她声线哑又颤,将委屈无奈不甘演绎得淋漓尽致:“可惜我一个弱女子打不过你,不然我绝对当场办了你!”

  历景渊:“.…..”

  戏精的林繁星以为历景渊会说几句哄她的话,却不料对话冷冷的吐出五个字:“爱妃,戏过了。”

  “.…..”

  "…..我没戏,这是真情流露!”

  “嗯,浮夸的演技流露。”

  “.…..”

  林繁星被怼的快要自闭了!

  “历景渊!”

  “.…..嗯.....唔!”

  女人香软的身子突然靠了过来,他很想推开,但对方软香的唇不容他推辞拒绝。

  调戏不成,那就只能用行动了。

  她就不信还真搞不定这男人。

  想罢,林繁星手指抵上历景渊的唇,一手搭在他肩,微踮脚尖,咬耳呢喃:

  "王爷,再问一次,你真的不睡臣妾吗?”

  历景渊喉结滚动,修长冷白的手指颤了颤,心跳失控,呼吸间全是小女人身上的幽香。

  只要她一靠近他,就足以让他妥协。

  可......

  “竟然爱妃一心想跟本王睡,那爱妃就做好心里准备吧。”

  听着历景渊暗哑的嗓音,明明情动,却说出这么淡定的话。

  林繁星暗自翻了个白眼,这狗男人还真是“渣”得离谱。

  拔-屌无情渣男人设稳得一批。

  林繁星娇哼,本想调侃,想到这么晚了历景渊还饿着肚子,就重重在他嘴角咬了下,听到他呼吸粗沉,才放开。

  “行,臣妾做好了准备,王爷先把那碗面吃了,臣妾等着王爷!”

  话落,林繁星直接走进卧房,她就不信等下在床笫之间的时候,这狗王爷还忍得住。

  望着小女人纤细的身影,男人黑眸宛如深潭。

  片刻之后,他才抬起长腿走了进去。

  发现小女人真的真的躺在床榻上。

  冷冰冰的他,瞬间灼火了起来。

  “王爷,把面吃了。”小女人背对着他,却传来她的声音。

  历景渊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听言的把面吃了。

  动作极其优雅矜贵,过程一点声音都未发出来。

  林繁星是背对着男人,所以她都有点怀疑男人到底有没有在吃面。

  想着,欲要翻身之际,身上的蚕丝薄褥被掀开,男人将温香软玉抱个满怀。

  “爱妃?”

  小女人不理他。

  反正已经上了床榻,慢慢来。

  “生气了,嗯?”

  一个“嗯”字的尾音微挑,林繁星觉得像是陈年的酒,让她有一种被微醺感。

  这男人是故意的么?

  反撩她?

  没得到林繁星的回应,她始终背对着他,似乎是在闹脾气,历景渊细细亲吻她柔顺的发丝,嗓音温柔:

  “面很好吃,爱妃好香。”

  “爱妃,你理理本王,别让本王难受,好不好?”

  “.…..”

  冷漠内敛,寡言又清冷得不沾染丝毫人间烟火的历景渊,此时,竟然骚断腿?!

  林繁星不知道历景渊有多爱她。

  爱到每天逼着自己把炽热的爱意藏起来。

  只有在床第间,他才能不理智,不清醒,才敢表露出丝缕柔情。

  这点柔情,会被归于性驱使,很渣,不露一丝心动破绽。

  这种行为落在林繁星这里是闷骚。

  她勾唇,攥住腰间的大手。

  “王爷哪难受啊?”

  她心知肚明,故意问。

  历景渊薄唇微勾,温热气息吹拂在小女人耳畔处:“哪都难受。”

  林繁星娇笑,小手已经被历景渊反扣,他稍微使力一拉,她配合的翻身,两人视线相对,空气火-热浓-稠。

  "爱妃确定做好准备了吗?”

  他声线温柔,又问一遍。

  这次,话落之际,他吻了下她细嫩的手指。

  林繁星心尖颤栗,到底还是怂的,但为了套出男人的话,再怂也得挺住。

  “臣妾却之不恭呢,只不过王爷一直在问,难道是王爷害怕了?”

  历景渊目光似火,说话间喉咙滚动,紧盯着小女人白皙明艳的小脸:“嗯,本王是怕。”

  哼,这狗男人,还跟她演。

  林繁星挑眉,芊芊玉手缓缓抚上男人的胸膛处:“王爷,不如你把你瞒着臣妾的事告诉臣妾,臣妾就主动消了你的难受。”

  小女人这一系列行为原因,他知道,她的目的。

  历景渊一把握住在他胸膛处的小爪子,他面色冷白,嗓音却极其的低哑:

  “爱妃,你记住一句话,任何一个人都永远无法踏足本王的禁区,独独只有爱妃你林繁星。”

  话落,林繁星被男人给劈晕了。

  下一秒,只见历景渊胸口溢出了一片鲜血。

  敷衍至极的拿手帕擦了下,随后穿上外衫,将林繁星抱了起来,步出卧房。

  “叶清。”

  暗处的叶清现身,她知道历景渊的意思,“王爷放心,属下会安全将王妃送到侯府。”

  历景渊下颌微动,眼睑低垂,他眸光不舍的看着小女人许久,才将林繁星让叶清带回了侯府。

  --

  竖日。

  林繁星醒来发现她果真睡在了林府。

  男人最后一句话她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

  历景渊再次的劈晕她,她真的生气了。

  她都已经这么不要脸的贴上去了,最后还是被男人给送回来了。

  她不要脸的吗?!

  林繁星心头简直快要气炸了!

  行,历景渊,我都这么不要脸的主动,你竟然还送我回来,那日后我就不回去了。

  想罢,果断起身去了林城的房间。

  林城也早早起来了,他正好要去派人去王府那边传达消息。

  传递消息的说林繁星这两天回家探亲正在家里住着,他会好好的照顾林繁星,让历景渊不要担心。

  然而一打开门就见林繁星浑身火气的走来,他一顿:“繁星,你这一大早的谁惹你了,怎么看着好像很生气?”

  侯府应该没人敢惹她吧?!

  林繁星面色冷寒一片:“爹,你派人去王府,说若王爷不来求我林繁星回去,那我林繁星从此就再也不回王府了!”

  啊?

  这是怎么了?

  繁星怎么好端端要这样做啊?

  而且还这么生气?

  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是发丝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