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65章:他一向很宠她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564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她趔趄的连忙扶住了身边的椅子,抬手揉了揉眉心。

  或许是因为这一晚上折腾的时间太久了,这两天比赛又消耗了她不少精气神,林繁星便以为自己只是瞌睡虫上头,想要休息。

  但此刻不是休息的时候,所以,为了保持清醒,她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了配置的清凉油涂在了太阳穴上。

  薄荷的凉意袭上脑袋的时候,瞌睡虫瞬时的就散了,她也就没有那么困了。

  之后便继续观察起四周,可是没一会脑海里的意识又开始犯晕,甚至眼前还出现了一些很怪异的影像。

  她这才惊觉应该就不是想睡觉的原因。

  美眸朝房间敏锐的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龙榻边上的熏香上。

  她走过去拇指捻了点熏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味,但仔细闻的话,有股很难以察觉到的另外一种味道。

  如果她不是医生的话,那很有可能就闻不出来。

  这下她很确定,她的睡意以及那些怪异的影像是来自这熏香。

  她是被这熏香的味道给熏到了。

  只能再次用清凉油让自己清醒,可很快大脑又开始罢工昏昏欲睡的。

  同时那些怪异的影像越来越多,让她很想抬手去打掉。

  她甩了甩脑袋,再次抹上清凉油。

  每次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又被清凉油唤醒,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林繁星不仅觉得自己的眼皮特别重,还觉得她很暴躁,想要打人。

  现在不知道是满眼黑眼圈还是满眼红血丝,反正哪一样都很狼狈。

  若是被历景渊看到了,肯定日后不会再让她一个人独自行动了。

  说不定连上个街他都不允许她独自逛呢。

  林繁星只希望今天她能顺顺利利的而归,千万不要铩羽而归啊。

  等待她全身而退之后再与历景渊好好说说今天这事。

  历景渊也应该就不会说什么了。

  虽然他一向很宠她,但她知道,对于威胁到她的安全,他是不会退让的。

  林繁星抬手揉了揉双眸,想了想四处寻找铜镜看看她现在的脸色是什么样子的。

  好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面铜镜,应该是皇帝平日里用来梳头更衣使用的。

  这镜子的能见度还是很高的。

  林繁星借着淡淡的灯火看到了里面的自己,随后就发现她眼圈底下竟然真的有一片青紫。

  好似熊猫!

  “……”

  她此时的状况可以说是和皇帝如出一辙了,对方刚刚看起来有多狼狈,她现在就和对方差不多的样子。

  “我中毒了?!”

  她真心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中毒,况且她刚刚什么都没有接触,这些东西是怎么深入到她的体内来的?!

  还是说这寝宫里面就有毒?

  那凡是进来守着的人应该都会中招。

  刚刚那几个太监和宫女,一个个的都跟着那老嬷嬷进来讨赏,岂不是他们也会中毒了?

  她还想着打算出去瞧一瞧他们的状况如何。

  而现在换班的时辰也正好差不多到了。

  不过在出去之前,林繁星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胭脂,简单整理了一下脸,把那青紫遮住了之后便推门出去。

  看到她出来之后,那群人一个个都很不情愿,知道自己该换班进去了,但是他们谁都不想进去。

  尤其是刚刚那个被打被呵斥的太监,更是躲在人群后面不敢上前。

  “你们谁过来跟我换下班,我想去上个茅厕,实在是有一些憋不住了。”

  见他们很显然不想进养心殿的太监与宫女,林繁星便捂着自己的肚子,装出一副自己实在是要憋不住的样子。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决定猜拳,谁输了谁靠前。

  这个法子他们也同意了。

  没想到输的竟然是那个被嬷嬷打的小太监。

  那个小太监也真够倒霉的,刚刚明明已经碰壁了,如今猜拳出来的结果竟然也是他过来守着。

  他手里捏着那个荷包踌躇半天的才向前走去,在经过林繁星身边的时候,林繁星特意朝他的眼睛看了眼。

  这个小太监刚刚进去的时间最久,而且找东西也最卖力,可是他的表情和脸上的颜色看起来都很正常,除了有点黑眼圈之外,其他什么状况都没有。

  林繁星在向下走,经过了那几个宫女的时候,也发现他们的状况都很正常,脸色并没有出现青紫的样子。

  事实证明中毒的人只有她和皇帝,而她刚刚唯一接触的就是杯子里的东西与熏香。

  喝了杯子里的东西,再去闻那熏香,这两者混合在一起就会起到一种让人产生了中毒出现幻觉的现象。

  这也就能理解当时皇帝突然发狂的原因。

  而这些人只接触了熏香并未接触酒杯,所以他们才没有事。

  林繁星大口呼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发现此刻的她没有再产生头晕与暴怒的感觉,而且本来还火辣辣的太阳穴在清凉油下也并未有再次产生其他的作用。

  所以她这下确定了,皇帝的那酒杯与酒水真的是被人下了毒。

  能够在皇帝的酒水之中动手脚的,除了伺候的宫人之外,也就是那位宠妃了。

  而伺候这个皇帝的就是这几个太监与宫女,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异常。

  再者他们应该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再加上刚刚那老嬷嬷特意把酒壶带走了,也就是说最有嫌疑的自始至终都是那个老妖婆?!

  她是怕皇帝因宠爱那个妃子,而什么都听她的,所以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对皇帝下了毒手。

  当时只有那妃子在皇帝身边,皇帝突然发疯,也只能证明是那妃子所为,这既能能让皇帝中毒,还能将这罪名扣到那妃子身上。

  这也就证明了为什么从头到尾不见那妃子的踪影。

  不过这一切都是林繁星的推理,没有任何的证据,她只能继续暗中找证据好来证明她的推理是不是正确的。

  这时听到那边的几个宫女与太监八卦了起来,林繁星便过去,好听的更清楚。

  他们都以为林繁星是宫女,见到她过来,也毫无避讳继续他们的八卦:

  “话说昨天晚上不是有位娘娘在这边陪着皇帝吗?怎么到了现在一直没看到她让呢?难道是因为害怕而躲在自己的寝宫不肯出来吗?”

  另外一宫女闻言,当即就摇头:“不是这样的,那位娘娘那可是皇帝最最喜欢的宠妃怎么可能躲起来,我听说是因为昨天夜里皇上突然发狂把她的脸给毁了,我都看到了,那么大的一条血淋淋的疤痕!”

  “疤痕?!”

  闻言,林繁星蹙起秀眉。

  就算皇帝当时因为发疯而误伤了那位妃子,但当时门外应该是有人的,所以为什么没有人前去拦着?

  即便是害怕被皇帝误伤,但对方终归也是贵妃,所以不可能没人前去拦着的。

  这般想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觉得不对劲的林繁星便故作不解的说了句:“那位宠妃可是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她若是被人这样对待,肯定会大喊大叫请求帮助。可为什么没有呢?”

  几个宫女与太监听着也纷纷不解,其中一宫女猜测:

  “说不定也不是皇上毁容的,毕竟皇帝那么宠爱她,即使没了理智发疯我觉得应该也不会。”

  那宫女说着抬眸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其他人朝这边来,再次低声说道:

  “而且据说那时候太后娘娘也来了,太后娘娘对这位宠妃是相当看不顺眼的,早早就想撤了她的妃位,但是皇上一直在极力维护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