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20章:追妻之路漫漫长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695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是好像,是真的啊。”

  两兄妹交头接耳的,桑葚突然凑过来跟他们低声说了句:“我刚刚好像听到王妃跟王爷谈及到了云华公主的事情。”

  二人一听,很是默契的朝厉王爷伸出手否认:“王爷,云华公主的事不是我们说出去的……您可是别误会……”

  厉景渊语气冰凉:“我有说什么么?”

  “……”

  “您没说什么。”

  二人配合默契,说什么也不能把那种事情牵扯到自己身上去。

  这位王爷有青梅竹马前任,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整个王朝的大街小巷,只要是提起景王,就会想起他和他红颜知己的故事。

  所以,这等小事就算是没人和林繁星说,她若是想调查清楚也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厉景渊将微凉的目光从身后的三人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了林繁星,语气微沉:

  “看样子,有人在爱妃身边提起那些不足挂齿的小事?”

  “是小事么?“林繁星按了下轮椅,接着推,语气听上去有些酸溜溜的:“云华可是公主诶,而王爷又是战王,王爷和公主可都是大人物,大事件呢,王爷,你说是波?!”

  她这语气,厉景渊以为她吃醋了,心情便不是刚刚那般沉闷,他想看看他这位爱妃为他能吃多少醋,便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嗯,那就按照爱妃说的算,这事算是大事。”

  “那大人物之间是不是发生了很多大事呢?”

  林繁星顿下脚步,两手搭在厉景渊双肩上,伸长自己的脑袋瓜凑在厉渊渊眼前,企图打听一点小八卦。

  看着她如此动作,不远处的夏无双和夏双双这对兄妹眼睛都直了,随后又看向彼此。

  之前也有人和厉景渊做过这样的动作,但是那些人大多是脖子断了,或者是更惨的结局。

  遥想当年,第一个这么大胆的,那是下一刻就开始哭天抢地了。

  历景渊的功夫绝对不是吹嘘的,他能成为战王,真才实学那定不是一般。

  只是一下,就让那人脖子换了位置,而且全程没有任何一点血腥,手段干净利落。

  今日,林繁星也这样大胆敢去打听历景渊的八卦,也真是勇气可嘉。

  虽然王爷平时很宠这位王妃大人,但谁知道王爷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所以兄妹两个无声打赌,看看这位王妃大人在王爷这里身价如何。

  亦或是这两个人当真是真爱,而导致厉王爷景渊会手下留情,跟以往一样宠着她。

  光是这样想着,夏双双就用自己的手指头和夏无双打赌下注。

  “我押王爷会继续宠着王妃大人,一百两!”

  作为时时刻刻跟在厉景渊身边的夏无双,还是觉得厉景渊是真心喜欢林繁星的。

  夏双双却押厉景渊会发飙。

  “带我一个,带我一个呗。”

  “民女虽然别的擅长,但是看人看事绝对不会眼拙,我出这个数,和夏公子押注相反的。”

  桑葚也一样凑上来一起商讨押注的事情。

  她认为厉景渊那么一个冷冰冰的人,是不可能把一个女人宠的无法无天的。

  正好要去看胡夫人的胡大人经过此处正好听到俩人的下注,也想来凑个热闹,但想到他要看他家夫人,便作罢。

  想着要不等下带着夫人一起过来押注。

  押注的三人都把目光都集中在了林繁星和厉景渊身上,等待着下一刻结果的到来。

  厉景渊望着近在迟尺的容颜,小女人那双灵动的美眸是满满的好奇,半点醋味都没有。

  看来这个小女人现在对他只是有点好感,还没有达到喜欢。

  他追妻之路看来是漫漫长。

  “嗯,我和那位云华公主当时虽然年纪不大,却发生了很多大事。”

  “比如练剑的时候砍了北郭陛下的梧桐树。”

  “再比如,晚上去剃了老公公的辫子。”

  “还有……”

  “停停停,王爷,你这都算是少时轶事,没有什么劲爆的感觉,有没有稍微带点花边的那种往事啊?!”

  林繁星一脸八卦的模样的望着他,完全忘记了俩人此刻的寸许距离。

  小女人白皙的脸蛋在月光下时而泛起光泽,乌黑的发丝光鲜而柔亮,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

  望着小女人那张艳红的唇,想到以往的吻,那唇瓣的柔软之感,厉景渊眼眸微暗。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吐出两个字:“花边?”

  看着厉景渊有些走神的模样,林繁星以为他是不懂她用的词汇,于是开始努力斟酌用词。

  “就是……你们以前有没有什么光荣事迹?”

  一直“走神”的男人摇摇头。

  见他摇头,林繁星有些抓狂。

  她真心是很努力用自己可以理解的简单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想法。

  奈何,古人真心是不懂得她一个现代人的快乐。

  “罢了罢了,就是你和那位云华公主有没有什么难忘的回忆?”

  “或者作为青梅竹马,你们二位是不是一起度过了很多难忘的时光?”

  “王爷可以说一说嘛?为了让我们二人的关系更加亲密,臣妾得做到知己知彼。”

  “方可百战不殆?”厉景渊本来深邃的眼眸,此刻凉飕飕的,就连冰冷的俊颜上也渐渐都是阴沉之色。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爱妃确定这是要让我们关系亲密么?而不是你要摆脱本王?”

  “王爷,您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了。”很是聪明的林繁星察觉她用错词,连忙给厉景渊捶肩满口的殷勤:

  “臣妾自打嫁给您之后,那是倍感幸福又幸运。”

  “臣妾给您治腿的同时,多年腰酸背疼的老毛病都好了,一口气都可以进产房接生了呢。”

  说着林繁星还直起身展示了一下自个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又伸手摸了摸自个的小蛮腰。

  摸完小蛮腰后又来到了她干瘪瘪的小肚子上。

  果真吃瓜是人类共同的话题,不分场合不分地点。

  她分明是出来吃饭的,结果却因为八卦而忘了自己的目的。

  最主要的是,她在吃瓜过程中腰不酸背不痛,还不饿,仿佛饱了。

  可现在八卦一点也没有挖掘出来,她的肚子这才感觉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看着小女人美丽精致的锁骨,肩若削成,贴身的衣衫将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小女人身形很纤细,但该有的她却不小。

  男人仿若想到了某种福利,本来脸色有些阴恻恻的此刻岑薄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

  林繁星见他勾唇,以为她殷勤的话起到效果了,于是试探道:“王爷,您饿不饿呀?”

  小女人完完全全的忘记人家王爷开始跟她说的想与爱妃一起用晚膳。

  厉景渊的眼神又变得凉嗖嗖的了,他的话在小女人这压根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但也知道她饿了,到底还是心疼她的,“嗯,要不现在去用膳?”

  林繁星求之不得,“好好,臣妾推王爷过去。”

  在那边押注赢钱了的胡大人见他们要去用膳,便连忙走过来:“王爷,王妃大人,你们的晚膳老臣已经早早备好了,要不老臣带你们过去?”

  虽然厉景渊让夏无双准备好了晚膳,但这毕竟是胡大人的家,自然得让人家尽地主之谊。

  便淡淡“嗯”了声。

  林繁星才不管吃哪里的,只要有好吃的就行。

  那端夏无双见厉景渊答应了有些不解。

  王爷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晚膳的吗?

  而且还特意在五皇子酒楼准备的,怎么这会又跟着胡大人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