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23章:爱妃中了药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365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历宇辰闻言倒是挑了挑眉,他拍了拍黄宗师的肩笑道:“云华公主就是这样的脾气,宗师就不要往心里去了。”

  黄宗师面上笑着点了点头,眸底却有着一闪而过的气愤的火焰。

  “我怎么可能会生公主的气,只不过公主这脾气,只怕日后会有人对她怀怒于心,那可就不好了。”

  这个时候历宇辰神色忽暗忽明,诡异莫测,他意有所指的道:“云华公主可是北朝的公主,谁敢对她怀怒于心,那不是找死么?!”

  “宗师你说是吧?”

  黄宗师微微低着头,让人一时看不出他的情绪波动:“二皇子说的是。”

  历宇辰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宗师,我们先谈正事。”

  黄宗师淡淡颔首:“好。”

  --

  林繁星来到了历景渊的身边之后,她几乎是扶着夏双双和林落的手坐上了马车。

  在马车里面的林繁星脸色很难看,就连唇瓣都是无血色的。

  男人见状,颀长的身形一下子将她彻底的笼罩,遒劲的手臂揽上她的细腰,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

  林繁星被男人一下子搂的整个人贴着他的胸膛处,严丝合缝。

  只不过她此刻没什么力气,整个人软趴趴的任由男人搂着。

  即便是搂着小女人软香的身体,但历景渊一张俊美无斯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寒气的阴霾,他声音犯冷的道:“爱妃中了药?”

  林繁星仿佛没力气说话般,她只是摇了摇头,抬手就去抓历景渊的手臂,开始在他的手串里面寻找自己可以用到的药丸。

  下一秒男人主动将手串里面的药给她,神色微沉:“爱妃的脸色这么差,若不是没中药,那是刚刚那些药材熏到了爱妃?”

  林繁星接过男人手中的手串,立即将里面的药粉打开便有气无力的开口:

  “当时臣妾给王爷配药的时候,也没觉得药材的味道有多难闻,所以不是药材的味道熏到了我,而是别人特意弄了些东西来恶心我!”

  还好林繁星对于这种雕虫小技自有自己解决的方法,她将药粉与她随身带的药丸配合在一起咽了下去。

  看着她一副乱投医的样子,历景渊其实是想阻止她的,但又看着她那么自信也就没有做什么。

  他黑眸深沉的微眯了眯:“是不是皇帝给你的那些器具还有衣服上面有问题,回去之后本王让人再给你做一套新的,这套就别穿了!”

  林繁星摇了摇头,秀眉也微蹙着:“衣服倒是没什么问题,器具也没有问题,之前我们检查过,后来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难处。”

  “皇帝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意为难我的,他只会搞点小动作,比如说熏香!”

  “熏香!”

  历景渊对于这两个字很敏感,重复了一遍之后就眉头紧促,一言不发了。

  只不过脸上的表情以及身上散发的气息比刚刚更加阴沉可怕了些。

  看他那样子貌似是有什么大事藏在心里,林繁星脑子一转,估计就猜到了这其中的一些秘密。

  “是不是当年他们也用同样的招数对待了你的母亲?”

  “嗯,“历景渊眉宇间透露着一丝阴鸷的寒气,但面对的是林繁星,是以,他出口的语气极力的保持温脉:

  “当年我母亲因为皇帝的事情而身体不适,所以找了一些人开了一些安神的方子,其中就有一种是熏香,这东西还是你母亲给我母亲开的!”

  “本王向来知道母亲与人为善,你母亲也是一个好人,他们两个相识已久,自然不会陷害彼此,而其中做了手脚的肯定就是那母子两个。”

  提起这事儿,仿佛是突然间掀开了历景渊尘封多年的秘密,并且把他的伤疤重新划开,掏出一颗真心给众人来看。

  因为男人靠的她极近,是以,林繁星每一根神经都被男性霸道气息给充斥着。

  导致她很想推开他,但闻言男人刚刚的话,她还是乖乖的窝在专属于历景渊的领地里。

  而对于历景渊刚刚所说的,她其实并不想去议论别人过去的事情,她也只是猜测,却不料事情竟然是真的。

  这些人还真是不厌其烦的运用着老招数,还以为不会被别人看出来。

  “他们这是欺负我年轻没有参加过神医大赛,所以弄了这只熏香来糊弄我!”

  林繁星冷讽的笑了一声:“当年王爷与我的母亲在我这个年轻的年纪的时候,也未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所以也就被糊弄了过去!”

  历景渊抿了抿唇,虽没有开腔,但足以代表林繁星说的是对的。

  林繁星正打算在心里好好的骂一下这一对母子,马车却突然的一停,前面貌似有人在拦着。

  虽然男人的怀抱很暖,但被这样一直搂着她浑身不自在,而此刻马车突然的停了下来,林繁星便趁机说道:

  “王爷,臣妾去看看外面怎么回事。”

  下一秒,她的唇瓣被男人猛地堵住了,带着对方独属于他的清冽气息。

  虽然被吻了好几次,但猝不及防的被吻住,林繁星还是有些微愣。

  反应过来便是不知所措。

  毕竟这里是马车内。

  而外面夏无双他们都在,再者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在这个吻男人的薄唇只是靠在她的唇瓣上,一动未动,好似将他的温柔都诉诸在了这个吻里。

  对方温热的气息却悉数的喷洒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林繁星一动都不敢动。

  她不知道男人什么意思。

  最终,历景渊在她的唇瓣也只是浅尝辄止,但英俊的额头抵在她光洁的额头处,哑声道:“爱妃,等这次神医大赛结束后,你便住进我的卧房,好不好?”

  林繁星:“......”

  这个时候谈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妥?

  而且他怎么就突然谈这个事情了?

  她不知道男人天天在想着这个事情呢。

  林繁星俩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投,只能伸手推他的肩膀,咬着唇说道:“那个王爷,臣妾先看看外面.......”

  “先回答。”

  话语间男人那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把她扣的更紧。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