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67章:她有危险干本宫何事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47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而林成一看,竟然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这太子看样子是去花天酒地了,而且还坐了一辆不太符合自己身份的小马车。

  林城本来对这太子给予了很大的信心,觉得辅佐他,自己肯定能够成就一番霸业。

  但是现在看来,这也是个无用的酒肉之徒。

  自己当初押宝还押的那么大,恨不得把自家的二小姐都打算送给这位太子殿下。

  现在林千柔进了大牢,太子殿下竟然出去花天洒地,当真是让人失望至极。

  林成刚刚本来就在大牢那边碰了壁,还摔了一跤,所以心情是格外的不好。

  但是他听到是太子的声音之后,不好的心情也只能压下去。

  “原来是太子殿下啊,老臣可是终于等到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可要给老臣做主啊!”

  比起马上展示自己的气愤,表达出自己生气的样子,林城还是更有自己的策略的。

  他走到历寒辰的马车跟前,一副无措又急切的模样求对方为自己做主。

  历寒辰刚刚喊了一嗓子之后就又坐进了马车内,他喝的醉醺醺的,但听到林成的声音让他稍稍有一点清醒,对于林城的声音他还是有一定的判断。

  不过他又不完完全全的确定,所以也没有贸然的出来,而是在马车内问道:“外面的是何人?是林丞相?”

  林成连忙应道:“太子殿下是我呀,真的是老臣!”

  这下确定是林成,历寒辰松了口气。

  他刚刚还以为自己是路遇歹徒或者是什么别有居心之人。

  现在听到外面是自己认识的人之后,也就将车帘稍稍的掀开一点笑道:“原来是右相大人啊!”

  “您怎么这时候突然出现在街道上了,本宫险些以为你是刺客都要纵观法办了,还好你开口叫了本宫,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林成只想说他自己的事,他当即就跪倒在地上无措的道:“太子殿下,老臣也着实是无奈啊,老臣在这街上已经走了好几圈了,心里当真是担忧,还好遇到你了,否则心里真是没有主心骨啊!”

  见他这般,历寒辰连忙下马车上前将他扶了起来:“林向先起来,有话慢慢说。“

  “谢太子殿下。”

  历寒辰拍了拍他手背,语气倒是格外的友好:“这个时辰很晚来了,林大人怎么不在自己家里好生歇息,跑到大街上来,到底发生了何事?”

  “林大人只管说出来,本宫可以帮你办到,肯定会帮你办的。”

  林城说了这么多,演了这么久,要听的当然就只有这一句话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他心里马上有了主意,连忙诚恳的请求对方帮忙。

  “太子殿下,老臣也是无奈呀,老臣并不想在这地方打扰到你啊!”

  “只是家里的小女千柔出门之后至今未归,老臣已经带着人找了好长一段时间,却一直杳无音讯!”

  林成本来是放弃他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生的女儿,但此刻竟然碰到了历寒辰,这样的好机会他不用白不用。

  还落一个心疼女儿的慈爱父亲的形象,何乐不为。

  再者,他说的只是林千柔失踪。

  京城这么大,要找到一个人那犹如海底捞针。

  林城虽然心底这般想着,但面色可是极其的急切与担心。

  看林成满眼的急切与担心,太子都不敢相信自己今天刚刚见过的人,怎么会就突然不见了?

  难不成有人敢在京城里绑走他的人?!

  还是说自己今天随便应付了一下林千柔之后,那个女人就生气了,所以现在正在胡闹,她主动躲起来让人找不到她?!

  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林千柔最近一事无成,还给他来个争风吃醋给自己添麻烦,太子的心情可就没有刚刚那般愉悦了。

  所以在听到林城说到这个女人不见了之后,他的情绪便进行了一短暂时间的挣扎。

  最终他还是选择对这件事置之不理。

  “二小姐人竟然不见了,林相应该早些去官府报官的,怎么倒是在这边一直纠结这些没用的事?!”

  闻言,林城一愣,太子这话显然是不管这件事了。

  看样子这历寒辰对林千柔也没多少感情。

  这下林城愈加要放弃林千柔了。

  但嘴上却急切的说道:“殿下,您应该知道的,这个时间官府也已经开始休息了,我不想麻烦别人,只能自己一个人找着!”

  历寒辰面色有丝不耐的打断他:“既然二小姐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你就应该提前去找的。”

  “现在这大半夜的,凭借你我的微薄之力,怎么可能找到人呢?“

  “而且本宫今日还喝了酒,现在是头昏脑涨的,要不这样吧,今日先回去休息,明日再找吧!”

  太子说完这话就故装作头脑不舒服,转身打算离开。

  看着他要走,林城很是鄙夷,但他面色有些慌的喊住他:“太子你不能走呀,小女这多耽搁时辰,小女就多分危险啊。“

  太子有些不悦了,脱口而出:“她有危险干本宫何事。”

  “……”

  虽然历寒辰找不找林千柔他无所谓,但历寒辰这样直接的不给他面子,让他很是恼火。

  这历寒辰果真是最近翅膀硬了,已经开始学会自作主张了。

  当初帮他争夺这些权力的时候,其中可是有他林城的一份功劳。

  现在这人翻脸不认人,他怎么可能咽得下去这口气。

  林城语气也有丝冷硬了,“殿下,若是老臣没有猜错的话,千柔那个孩子今天应该是去找您了吧?!”

  不等历寒辰开口,林城又道:“怎么说她也是在找您的路上出事的,现在人找不回来了,您不为别的,只看在千柔一直在惦念您的份上,也应该帮忙找一下吧?!”

  历寒辰也察觉到他刚刚的话太过于直接了,他虽然是个太子,但没有太多的权力,很多事情他自己不能做主。

  而这么多年因有林成的帮助,他这个太子倒也做的顺风顺水。

  这般想着,历寒辰语气便有些软化了下来:“林相,不是本宫不帮你,而是本宫现在头很疼。”

  说着历寒辰揉着自己的头,仿佛真的很难受一般,看他那样子是打算以此为借口推脱了。

  林城本来就打算用这事儿来试探他一下,不想竟然得到了这么个结果。

  不过这样的结果倒是让他看清了历寒辰的为人。

  他不仅对林千柔薄情寡义,对他也亦是如此,这种薄情寡义之人,那以后他也没必要再帮他了。

  两个人都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各自玩的都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所以此刻也就是真正考验彼此演技的时候了。

  “既然太子殿下身体不舒服的话,那老臣就自己一个人再寻找一会儿吧。”

  “说不定千柔那个孩子就是贪玩,在外面多走了一段时间。”

  “若是我遇到了肯定会好好训斥她,让她以后在家里老实待着,不要出去弄那些没用的事情,让我这个做父亲的担忧了。”

  林城说着叹了一口气:“这天底下哪有哪个孩子的父亲不希望孩子好的,我也希望啊!”

  他无奈的感慨后便向着一旁的方向去了,他身边的两个家丁连忙上前来扶着他,然后转身慢慢悠悠地向着远处走去。

  历寒辰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成离开的方向,冷眉冷目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太子殿下,您这是在思考什么呢?人家跟了你好久了,你都不让人家说句话,当真是好委屈啊!”

  在人刚刚离开了之后,马车里面就出来了一位娇滴滴的女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