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310章:见到他的爱妃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85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看着他们离开了之后,见林婉容脸色不太好,林繁星想了想还是宽慰了她一句:

  “大师姐,你不用生气,明天就让他们知道我们饭堂的饭菜是他们想吃都吃不到的。”

  听了这话,大师姐心情好了点,眼神不太敢看林繁星,只是娇羞羞的说了句“谢谢”。

  林繁星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不用客气,对了,从明天开始咱们饭堂的饭菜就得要按饭票进去,并且要收钱。”

  “收钱?这样好吗?“

  本来五毒门的饭菜就已经受到了外界的质疑和鄙视,这再收钱,大师姐觉得有些为难。

  “你们信我,我保证到时候他们会心甘情愿的掏钱吃饭。”

  看着眼前明明长的白白净净的,身板又纤小,可对于她的话,他们却这样说,他们还是觉得有些一些为难。

  其他几个师兄弟还想提出疑问,但是大师姐决定相信林繁星。

  她给了众人一个不要说话的眼神之后,就点头应下了:“那好,就听小文的。”

  “好,那我们就先回房休息了,记得明天你得帮忙啊。”

  弄这么多人的饭菜,只靠她与夏双双两个人,那她们还不得累死!

  “嗯。”那大师姐走两步就回头,正好被夏双双侧目的夏双双看到了。

  她有些黑线,低声在林繁星耳边开口:“王妃大人,那大师姐一直回头在看你呢!”

  “……”

  林繁星连忙快步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身后的夏双双:“……”

  --

  “哎呦。”

  一送饭的暗卫突然捂着肚子卷着身子痛苦的喊了声。

  刚从外面寻找林繁星的叶清见状,走过去询问:“你怎么了?”

  “肚子疼,”那暗卫疼的手中的饭菜都端不住了:“叶清,我去上个茅房,这饭菜你能不能帮我送去?”

  这饭菜是送给郭云华的,王府不比府衙,有专门看管的衙差,再者郭云华又是关在地下室,四肢也被锁链锁住,只是吃饭的时候将双手的锁链打开,所以并不需要安排人专门盯着她。

  叶清冷淡的将饭菜接过:“好。”

  “这是钥匙,谢谢了。”话落暗卫连忙朝茅房跑去。

  叶清将钥匙握着手中,另外一只手手端着饭菜朝地下室走去。

  不远处的桑葚看着叶清纤细冷漠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点狠辣的笑容,她的笑容像是淬了毒的鞭子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

  木桩上,无数泛着金属光泽的金链锁着的四肢的郭云华,她低垂着头,听到开锁的声音,她缓慢的将头抬起来,同时秀眉紧蹙。

  通过她蹙眉的表情,微微颤抖的四肢和缓慢的速度,足矣看出她正承受着极致的痛苦。

  她的手微微颤抖着触上了金色的锁链,手腕上的金色锁链也随着她的动作发出声响。

  手腕上的束缚让她极其的想狂叫。

  她看向她的脚踝,两条长长的锁链。

  一共四条金链,从她四肢淌下,顺着木桩蜿蜒而下,在潮湿的顶部处汇集。

  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锁链,太过用力而导致能清晰的看到她那双白皙的手上突起的黛青色血管。

  郭云华现在极度愤怒,可她无能为力的挣脱开。

  叶清端着饭菜面无表情的走进来。

  一眼就望进郭云华那双本极为傲慢的双眼,此刻却是一片死寂的空洞,眼角也透着绝望,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气,宛如老年迟暮。

  叶清却不为所动,她走到郭云华身边,将自己端着的托盘放在了一边,随之将手中的钥匙打开她手腕处的锁链。

  郭云华枯寂一片的眼瞳微微动了动,扭头看向她,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换了一个人。

  还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着年纪不是很大,年纪小就比较单纯,好忽悠。

  那她可怜的求她,她应该会起恻隐之心的吧。

  以前那个送饭的暗卫,历景渊叮嘱过他,无论郭云华说什么,都将耳朵闭起。

  那暗卫怕自己会心软,便每次进来都将耳朵塞住,郭云华每次求他救救她,暗卫从未吭声。

  以至于郭云华死心了。

  现在换了一个人,她那绝望的眼神瞬间亮了。

  这般想着,神色激动却带着些卑微的祈求,还有些微不可查的孤注一掷的绝望。

  “救救我……好不好……求……求你……”

  不知是因为太久没说话,还是因为声带撕裂的严重,她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一双好看的眼眸紧紧地一瞬不眨的盯着叶清,又滚落几滴泪珠。

  被解开的一只手紧紧抓着叶清的手背,青筋暴起,背弯出一个脆弱到极致的弧度。

  叶清只是稍稍顿了一下,她感觉到郭云华的绝望,仿佛只要自己拒绝了她的请求,这个人就会在下一刻迅速衰亡。

  并不是她心软,而是这样的郭云华仿佛让她看到了语气那个卑微无助的自己。

  郭云华一手手紧紧捏着她的手背,指尖泛白。

  看到叶清有丝怜悯的表情,郭云华利用人心贪婪的心理祈求对方:

  “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我知道,如果你应下来我的请求,那么你的安危甚至性命都会受到威胁。

  所以你放我走,你就跟着我,我是北朝的公主,日后我必定让你荣华富贵,安富尊荣。”

  她以为她这样说叶清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然而叶清直接将她的手拉下,将她另外一只手的锁打开,把饭菜端在她手中。

  这明显是拒绝放她。

  郭云华并未接叶清手中的饭菜,她眼眶又开始泛红,满脸无助与绝望,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响起:

  “姑娘,我们都是女子,你看在我们都是女子的份上放了我好吗?要不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你只需要给我一把锋利一点匕首好不好?”

  郭云华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她仿佛无力的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再次吐出几句话:

  “就给我一把匕首,我只要一把匕首,好不好,求求你了姑娘。”

  --

  男人和往常一样站在窗边凝视着空中又圆又亮的明月,月亮的银光撒到他修长而孤寂的身上。

  风声吹着外外头里栽种着的树木,树影婆娑,更显孤寂。

  空中隐隐有鸟声传来,飘飘渺渺,若有若无,却让人听来心生愉悦,仿佛幸闻仙乐。

  “王爷。”

  门外是叶清的声音。

  男人才蓦然回神,敛去眼底的灼热思念,收回视线,冷淡的出声:“何事?”

  这里是历景渊的卧房,叶清知道王爷是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去的,她便在门口禀告道:

  “属下已经找到王妃的下落了。”

  这一句话让历景渊眼中一瞬间爆发出巨大的惊喜,那一瞬间的璀璨光芒,和之前的死寂空洞形成巨大对比。

  他当即走过去将门打开,仿若生怕自己听错一般:“你再说一遍?”

  叶清依言的重复了一遍,只不过这次说的更明确:“王妃现在在一个名叫无毒派的帮派里,离京城的路程只需要一天就能到达。”

  闻言,历景渊心脏骤然狠颤了下,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但转瞬即逝。

  也就是说,他如果过去的话,明日就能见到他的爱妃。

  想着,不禁勾唇失笑,冰冷内敛的眼神,竟一时染上几分喜悦。

  男眼中一向冰冷,任何人都看不出一丁点的情绪破绽。

  可此刻叶清轻而易举的看到历景渊眼中的喜悦。

  “你下去吧。”

  “是。”

  叶清顿了顿,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不喜言辞的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历将渊将门关上,从腰身掏出画像。

  狭长深邃的凤眸紧锁住画像之人,心尖灼软,就这样看着画像之人入了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