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43章: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23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想,她这边还没能跑出去,就被一群老婆子和凶神恶煞的家丁拦住了。

  绿穗吓的连连求饶:“看在我们都是下人的份上,我求求你们就放过我吧!”

  郭子云闻言她的话,嗤笑了声:“这个小贱人吃家里的用家里的,结果还给家里添麻烦。”

  “她可是要杀害王爷和王妃的人,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这种罪人离开林家。”

  “抓住她,维护林家的颜面,我重重有赏。”

  郭子云提前开口,给出了奖励,那些人也都一窝蜂地涌了上来。

  绿穗看着各人眼中贪婪的神态,清楚自己今天是没有救了。

  一个法子涌上心头,喊道:“王爷,绿穗今天死了也值得了,您得给绿穗报仇啊!”

  绿穗倒是咬牙喊着,仿佛自己真和历景渊达成了什么协议。

  见她这般自信地喊着,林城心里有所忌讳:“你是说,你和景王合作了?”

  “是!“绿穗昂着头,很是认真的说道,其实心里一阵唏嘘:“景王可是战王,他从来不做没准备的战役。”

  她当日也是趁虚作乱,完全不知道林家究竟是什么意思。

  反正,这些人是打算弃了她这颗棋子倒是真的,所以她得自救。

  “这样吗?看来,是我们抬举历景渊了。”林成嗤笑了声:“他竟然会愿意和你一个无用的下人合作。”

  林城虽然这样说,但也没去阻拦那些人的动作,任由着他们将绿穗围绕了起来。

  原因是历景渊刚刚态度明确,对绿穗嗤之以鼻,所以绿穗的话他没信。

  绿穗见状,心里慌了。

  她没想到她都搬出了里景渊,林成还敢对她下手。

  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那她死也要为自己出口气:“老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您对大小姐是什么态度,您自己心里最清楚。”

  “这种事情自己不说,别人还以为你是个好父亲,可是好父亲想杀亲女儿,您也是够狠心的。”

  林成一听,心惊了下,他可以让别人知道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爹,但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个六亲不认的爹。

  “你胡说什么?我对繁星那可是爱惜都来不及,哪里会杀她!”

  绿穗心里嗤笑,都到这个时候还假惺惺:“可是大小姐今天的态度很明显,就是你要杀她!”

  “否则,大小姐那样的性子早早就承欢膝下了,何必和您翻脸。”

  绿穗怎么说也是郭子云培养出来的,行事风格和她颇为相似。

  她这么一开口,林城犹豫了。

  反倒是郭子云完全不在意,直接挥手让人动作起来了。

  “她可是不明身份的奸细,是要害人命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家法处置她!”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林家的功臣,你不可以!”绿穗惊恐的喊着,下人已经把刀架在她脖子上了。

  “啊!郭子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她在惊恐中被抹了脖子断了气,那双眼瞪着郭子云倒了下去。

  见绿穗的血腥的惨状,林成皱着眉收回目光,“夫人你这是作甚?怎么真杀死了?”

  “老爷,这种人看起来心机颇重,各种算计主子,可不能久留。”

  林城迟疑了会开口:“若景王那边问起来……”

  郭子云不在意的道:“就算景王那边真要给个说法,我们只管说她畏罪自杀,和我们有何相干。”

  “而且,是王爷亲自把人交给我们的,说她是个奸细,那就只有我们来亲自审问了。”

  郭子云说得十分淡定,身边的一众家丁婆子都跟着点头。

  这些年,她可是把林家内部经营的很好的,这些人都是她的人。

  无非是处置一个丫头,她之前做了多少次了,还会害怕这一次?!

  想到这里,她坚定自己的说法。

  林城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

  大致也是认为一个丫鬟而已,厉景渊不可能真的为了一个丫鬟而兴师动众。

  “算了,既然夫人已经有所定夺,我多说无益。”林成顿了顿,便又道:“太子殿下今日心情不佳,我去备着礼物前去看看吧。”

  “爹,我也要去。”

  林千柔闻言,连忙主动提出跟着要去,林城自然没有阻止。

  这位宝贝女儿有些时候在太子身边说的话,可是比他好使多了,他自然不介意有人给自己说好话了。

  “好吧,那就一起去吧。”

  “到时候见了太子,你多宽慰他一下,我这老人家实在是不会说好话。”

  林亲千柔连忙点头:“女儿知道的爹。”

  父女俩个整理妥当,就打算出门了。

  林千柔今个可是看着林繁星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各种威风。

  就那样丑八怪竟然变身成为美女王妃了,她可是受不了这种落差。

  如今景王的婚事算是尘埃落定,林千柔得极早为自己筹谋了。

  她得赶紧暗示太子娶她过门,她要做太子妃,压林繁星一头。

  心里想着,林千柔各种焦急。

  而那边林繁星和历景渊回去时,因为老太太和他们一起坐着,二人格外安静。

  老太太与林繁星坐一起,而厉景渊坐在两人对面。、

  自上马车后,厉景渊一双潭黑的眸就一直擭着林繁星,那墨眸带着意味的笑。

  林繁星被看的莫名其妙,就好像她是块美肉,面前的男人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把她这块美肉一口吃进肚子里去。

  她不自在的错开对方那具有侵略性的眼神,想着要不要开口缓和下目前“诡异”的气氛。

  然而老太太坐在里面也是浑身不自在,犹豫了半天才开口:“你们新婚燕尔,有什么要说的,就放声说……你们当我不存在。”

  “实在不行,我跟着一起下车走也成。”

  “在这马车里面,我浑身不自在,没有这个金贵的命。”

  老太太说着看眼外面的侍从,打算跟着一起下去走,不想在车里坐着。

  倒是林繁星紧紧握着她的手,没有让她下去的想法。

  “外婆,你这么大的年纪,繁星怎么可能让你下去走。”话落看眼眼前的男人。

  历景渊见状,神情微顿了下,道:“爱妃说的对,您可是王妃的亲外婆,以后就是王府里面的老人家,您要是下去走,我们也得跟着。”

  厉景渊的语气可谓是有史以来的温和,甚至还夹着一丝尊敬。

  可老太太却连忙拒绝了他难得的好意:“不不不,王爷,您和王妃是金枝玉叶,怎么可以跟着我一个民妇下去。”

  “就是我福薄命薄,还从来没有坐过这样豪华的马车。”

  “还有这里面的垫子和毯子,都太暖和了,我不太适应。”

  老太太的手还是冰凉,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却一直要求下车去。

  林繁星大概是看出来了,这个老太太是在忌讳自己的身份,和他们避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