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49章:对着厉景渊抛了个媚眼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97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因为等林繁星,所以马车内的历景渊并没有拉下车帘,王府大门口在忙碌的丫鬟时不时瞄眼马车内的男人。

  个个被厉景渊的颜看的面色绯红,心跳加速。

  厉景渊等了半天也没见人来,他便打算闭目养神,这时有道“战车“的声音响起。

  他睁开黑眸抬眼看去。

  只见林繁星一袭艳丽的红色衣衫,将她本白皙的肌肤衬托的愈加白皙,腰间系了根蓝色带,将她纤细的腰肢很明显的勾勒出来,不盈一握。

  男人看着岑薄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

  只是眼神移到她脸上还依然戴着面纱时,神情微诧。

  “王爷,臣妾来了!”

  林繁星语气里面是遮挡不住的喜悦,到挑起了历景渊的兴趣。

  他移眸朝车外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刚刚他明明听到好似……马车的声音?!

  再看眼戴着面纱的林繁星,疑眉:“爱妃这是?”

  “毕竟丑女哪里有勇气出去抛头露面,臣妾有自知之明的。”说着还对着厉景渊抛了个媚眼。

  厉景渊有些无语:“……丑女?”

  “不然呢?王爷之前不说臣妾是个丑女么?”

  一句话直接问在了历景渊的心坎上,男人沉默了。

  之前是,可现在不是啊。

  抬眸看眼女人那双灵动的美眸,男人淡然黑眸掺杂着一抹幽深的情绪:“本王刚刚见爱妃的时候,明明脸上有一块大胎记,为何那日去侯府爱妃脸上的胎记没有了?”

  林繁星闻言豪爽的哈哈了几声,笑着去拉开帘子看了眼外面,道:“王爷,臣妾可是学医的,扮丑什么的自然是很擅长了。”顿了顿:“不过开始脸上的胎记确实是有的,只不过我自己用药物弄没了。”

  “原来如此,“厉景渊倒是有些佩服她的医术了,他看着林繁星深邃的眉眼微动,“那爱妃为什么要戴珠帘?”

  林繁星眉眼弯弯:“王爷到时候就知道了。”

  她这般说男人也没再多问,只是又朝她白皙脸蛋看了眼,“爱妃现在的面容是真实的吗?”

  “那当然了!”

  林繁星特意拉开了自己的珠帘扯了扯脸,可能是担心历景渊不相信,还拉着对方的手一起扯。

  “王爷可是瞧好了,这皮囊可是真真切切的。”

  厉王渊不是第一次触碰她脸蛋,因此此刻再次触碰女人滑腻的脸蛋,有些爱不释手了。

  摸了摸又捏了捏。

  林繁星也没在意,只是傲娇的看着他道:“怎么样,手感不错吧?”

  厉王渊很是诚实的点头,“确实不错。”

  “那是,我除了脸上一块胎记长得可是很好看的。”林繁星啪的影响,把脸蛋上的大爪子给啪开了,随后又把脸蛋遮住:

  “王爷怎么说也是玉树临,潇洒不凡,我这个王妃别的不会,脸肯定得长得好点啊。”

  “再说了,林城那个老头长得也是不错的,还有我外婆虽老也有美人相,我娘亲长得就更不差了。”

  “以此推算,我这个亲生的若长得丑,简直对不住爹娘好基因呀。”

  林繁星大方地说着,一双美眸不断地朝着帘子外面看着。

  “哇,原来古时候也有堵车这种事情,我今天算是有了见识。”

  “嗯?堵车?”厉景渊表示自家爱妃用的词他经常听不懂。

  “对,堵车,王爷你看那。”

  历景渊顺着林繁星的手看过去,就看到了前面停下来的马车轿子,排了长长的一排。

  “这就是堵车?”

  “对啊,难道这些马车堵在一起不算是堵车吗?”

  对于她的用词,厉景渊表示很贴切:“算。爱妃很有文采,说出来的词句,很多本王都不清楚。”

  “哈哈哈,这都是臣妾在乡下胡编乱造的。”林繁星倒是难得的谦虚了一次:“毕竟每次到耕种秋收的时候,我们的马车牛车驴车就堵的那条小道满满当当,连个缝隙都没有。”

  “我因为长得较小,不占地方,经常被收养的人家赶下去蹚着泥水田里等着。”

  脑海中满是属于原主的记忆,辛苦且心酸,让人想起来都想舒口气。

  林繁星说着眼里是掩藏不住的灰暗,历景渊只看了一眼就看了一个清楚明白。

  这位王妃大人看起来很有故事,而且那些故事都让人不欢喜。

  他语气不自觉的腻宠的安慰她道:“都是过去的事了,爱妃看开点。”

  “若是爱妃想看种田,那本王就把那个养母家的田地买下来,并且要求必须是那一家人亲自去耕种秋收。”

  “到时候,本王带着爱妃一起去看看乡下堵车是什么模样!”

  “啊?好,好啊。”

  这位霸总王爷竟然主动提出买下庄园看种田?

  林繁星觉得自己到时候怕是得给历景渊端茶送水加撑伞。

  那乡下的阳光毒辣的不行,晒得人浑身发烫。

  想到这里,她挽起自己的袖子看向了上面的一块疤痕。

  厉景渊看到眉心一皱:“烫伤?”

  “嗯,当时送饭晚了,养母把稀粥洒在了我身上。”

  “后来又下田做事,晒得爆皮,都坏了……”

  那块疤痕在林繁星本就细白的皮肤上显得有些突兀。

  看着这个小女人受了不少苦,历景渊对她刮目相看又心疼。

  他抬手温柔的将她额头的发丝别到耳根:“以后有本王在,爱妃的那些苦日子不会再有。”

  男人的嗓音磁性而醇厚,完完全全没了往常的淡漠。

  林繁星看着眼前的俊美如斯的男人,对方五官深邃而精致,最主要的是那身上扑面而来的气息,无论哪一种,都散发着极致的魅力。

  林繁星看的神色恍惚了一下。

  “爱妃?”

  “啊?”林繁星被对方的颜给看入神了,傻傻的回应了个字才反应过来她刚刚又花痴了。

  连忙收回视线,看向外面好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去,这男人的颜真不是一般的帅啊,简直是长到她心坎里去了。

  厉景渊看着她这般不好意思的举动,薄唇微勾。

  看来这小女人很喜欢他这张脸。

  以前他从来不在意自己有张好看的脸,但现在却庆幸他有张好看的脸。

  自己长的好看,自己媳妇才不会给他带绿帽子。

  马车内很是静谧,林繁星尴尬的看着外面长长的马车,突然开口道:“这么多马车啊,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通啊。”

  厉景渊长指在车窗点了几下,随后道:“这些车马堵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他们不能进到里面去,所以……我们要在这里开始步行。“

  “这里开始步行?”

  林繁星闻言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朝前方望去。

  虽然皇宫就在面前,可这么大的皇宫若步行进去,那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她满脸的不情愿:“王爷,我这几天为你研制治腿的药都没好好睡一觉,这又让我步行去皇宫内,我……我怕我腿会断。”

  “……”

  厉景渊黑眸看着后方的马车,别一番深意的说道:“从这里走过去,那是朝臣的事情。”

  “而我们是皇族,那就不需要步行。”

  嗯?

  啥意思?

  见她一脸迷糊,男人用眼神示意她看马车后面。

  林繁星连忙趴到窗前,看到的就是林城带着打扮精致的郭子云与林千柔黑脸下车,突然觉得爽爆了。

  也明白了厉景渊刚刚说的话。

  “几位,慢走哈!”

  林繁星很是欠揍地对着马车后面的人挥了挥手,小脸蛋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哼!你且笑着,一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林千柔原地跺脚喊着,俏丽的脸上满是愤怒。

  郭子云几次去拉她让她闭嘴,但是林千柔却不听。

  另外有很多下轿的臣子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