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57章:洞房花烛夜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843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准去三个字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喙的冷鸷。

  面对浑身寒气的历景渊,林繁星有种如临大敌感,但想到对方心里压根没她,她火气也来了:“凭什么不准啊,别忘了,我们只是假夫妻,所以你没权利管我。”

  落下一句话,林繁星气呼呼的跑了。

  见她跑的背影,历景渊难得的自我反省了起来。

  因为他刚刚看到林繁星的眼眶里好似凝聚着泪水。

  他揉了揉眉心。

  明明是来哄人的,这下倒好,反而把人给气跑了。

  媳妇跑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去追。

  好在这轮椅小女人改良的相当好,轮椅运动起来不比跑的慢。

  所以林繁星跑到一个花园,就被男人追到了。

  历景渊挡在林繁星的面前,一向不喜言辞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哄,他看眼漫天的繁星,似乎有什么想法,但下一秒想法就一闪而逝。

  应该不会没有。

  男人薄唇微微抿了抿,突然说道:“此时夜景正盛,该是它们出来的日子…....”

  林繁星:“?......”

  还以为他追过来是哄她的,他倒好,在这里胡扯话题。

  “然后呢?”林繁星凉凉的笑道:“谁出来的日子?”

  话音刚落,林繁星看着四周蓦然瞪大了双眼。

  她目光微怔,两眼里弥漫着好奇的光泽。

  卧槽,原来古代还有这玩意啊。

  这个时候专属于历景渊那好听又极度魅惑的声线适宜的响起:“爱妃,觉得它们好看吗?”

  林繁星有些神色茫然道:“好看啊,真没想到你们这里还有萤火虫呢。”

  萤火虫?

  不是姬红萤么?

  还有“你们这里?”

  她这是指的是王府?

  不管她说的是何意,但起码小女人此时的心情似乎不那么生气了。

  这姬红萤出来的还真是时候。

  历景渊刚刚想到这夏日的漫天繁星的夜晚,姬红萤会不会出来。

  他不确定,所以刚刚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

  不料他前一秒想提出来,下一刻就出现了。

  这也算得上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哇,真漂亮。”

  林繁星眉眼弯弯,她伸出芊芊玉手,纤细的身姿站在那一动不动,好让萤火虫飞落到她手中。

  男人见状,有些忍俊不禁,她当姬红萤是蝴蝶呢。

  不过见她自个玩的不亦乐乎,他也不会蠢的去打扰她的兴致。

  姬红萤落在小女人眼中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却殊不知,她落在男人的眼里,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微风沙沙作响,月光的余晖直射下来,花园里好象在开着一场派对,撤落着无数的“星星”,奇丽无比。

  大多数人都知道,在夏夜微凉时,或是山涧草丛灌木林间,又或是家宅府邸里有花园的人家,常见有姬红萤出没。

  当然,对此情此景,历景渊并无稀奇之状,只是显然这炭送得很是及时罢了。

  默然半晌,历景渊接回林繁星的话,不答反问道:“爱妃为何喊它萤火虫?不过听起来倒是挺有韵调。”

  闻言,林繁星将视线落在历景渊身上,她后知后觉她刚刚又说了现代词了。

  不过她也不虚,因为她还记着她在生气了,于是冷冷淡淡的回了句:“.…..我这样喊的......”

  林繁星没说为何这样喊,也没刻意回避,只单一的说,自己一直这样认知的罢了。

  见林繁星语气淡淡,便就知道小女人气还没消。

  他有些无奈,他试探性的哄道:“爱妃喜欢这些......萤火虫的话,本王让人来抓几只给你玩?”

  “不用了,萤火虫是属于大自然的,再者被抓起来的话就展示不出它的美了。”

  林繁星说的是心里话,她觉得这萤火虫是属于大自然的,不应该被抓起来。

  不过她心里由衷的好奇古代也会有萤火虫,于是问道:“这里经常会有萤火虫吗?”

  小女人竟然主动找话题了,男人目光又甚为柔和了起来:“夏日的时候大部分会有。”顿了顿,“爱妃以前在哪看过?”

  林繁星一顿,她总不能说在她那个时代看过吧。

  不对,她正生着呢,干嘛要认真回答他的问题啊。

  于是她随意答:“没看过,只是听过。”

  言下之意是第一次见。

  说第一次见,历景渊自然是不相信的,因为这是夏季最为普遍的景象之一。

  大概是她生气,她不愿理他。

  望着小女人白皙的脸蛋在月光下已经白皙,历景眼眸深邃了起来:“如果爱妃愿意,这世间繁景昌丽,本王日后一一带爱妃去看个遍。”

  这句话若在之前听到,林繁星肯定是感动且高兴。

  但此刻她已经给历景渊贴上了渣男的标签,男人说的再动听,在她这里那都是哄人的鬼话。

  “以后再说吧。”林繁星随意的应付了句后又问道:“对了,你刚刚说听起来挺有韵调,那萤火虫你是喊它什么名?”

  因小女人没有答应,而导致男人黑眸微暗,不过他还是很有耐心的回答她:“姬红萤!”

  林繁星“啊”了一声,等反应过来后,又“哦”了一声,道:“原来也有一个萤字。”

  历景渊看着最近的几只姬红萤道:“爱妃这话,听得总让人觉得姬红萤好似还有一个兄妹。”

  林繁星下意识点头,又猛的摇头,最后索性啥也不说了。

  貌似再说下去她会说错什么。

  毕竟这男人聪明的很。

  历景渊似乎看出她刻意的回避,他唇角噙着一抹弧度,却不带一丝笑意。

  小女人总是对他不能敞开心扉。

  这让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男人视线看着面前盈盈飞舞的夜火,他突然意味不明的道:“爱妃,你知道这姬红萤在民间有何许含义么!”

  林繁星本有些心虚,闻言,便很老实的道:“我不知道....."

  历景渊好似早就知道答案般,低沉的嗓音淡然道:“传闻这姬红萤喜爱两两一组结伴飞行,又喜欢在这半水生的地方栖息,尤其是在夜里。由此,后人就给了一个这样的称谓,红烛。”

  林繁星内心十分清奇的道:“红烛?”

  “便是那洞房花烛夜的烛。”

  历景渊的话一点一点的充盈起林繁星的心房。

  他这么说,一是想告诉她,他们是夫妻,希望以后的道路他们能结伴同行,二是想她能明白他的一片诚心相待。

  此刻,纵是再生气的林繁星也听明白了其中的寓意。

  果不其然,过了半晌,林繁星背地里小声道:“像是与繁星争露,又像是对对情侣提灯夜游,又或者如你和我.….”

  历景渊所说的红烛便是萤火,萤火便是姬红萤,而姬红萤是他们成结之后最完美的见证者没有之一。

  如此回味,林繁星便忍不住抬手去捉住了一只姬红萤。

  说是捉,也不全然,只见那只闪着红光的萤火还不待林繁星靠近,便主动的附了上来,六只触角像是吸盘一样斜斜的定在了林繁星的骨节处,一对翅膀上下晃动了几下就收了起来。

  想来是已经站稳了。

  林繁星低头打量着这只姬红萤,头略狭小,须眉上有灵触两根,倒是像极了她那个时代见过的萤火虫,只不过,内里却极为相反。

  不!

  应该是与大多数的虫类都不一样,或者说姬红萤并不属于此类。

  初见时,它遍体散着红芒,林繁星只以为是身体上的某一处有其独到之处,天赋如此。

  就如同她在她的时代所知道的萤火虫,只有尾端会闪着青白色的荧光,而非现在这般奇幻,散光的原处没有固定的位置就算了,还没有固定的原形,甚是糟迷,惹人好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