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06章:霸道王爷跟霸道总裁一个等级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22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毕竟东西要一起吃才香嘛。”

  看着历墨尘和林落明显一副“有冤不敢伸“的模样,林繁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给他说好话了。”

  “既然饿了,那就快点开饭。”

  “对了,那些菜呢?”

  厉墨尘连忙举起爪子禀告:“全部撤到后厨去了。”

  闻言,林繁星淡淡地挑了挑眉,随后她含笑盈盈的看向厉景渊:“王爷!”

  她只喊了他一声,就没再说下去了。

  男人深深盯了她一会儿,片刻清贵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无双,你去让他们把饭菜热一下。”

  这冷若冰霜的王爷总算发话了,厉墨尘让夏无双赶紧去后厨把菜端来。

  夏无双颔首去办了。

  林繁星总觉得她家帅气老公不高兴。

  她好像没惹到他吧?!

  难不成……

  是她没陪他吃饭就跑去府衙,他就生气了?

  果然霸道王爷跟霸道总裁一个等级。

  林繁星表示嫁了个这么个霸道王爷,她很无奈。

  她想着等下给他剥虾,哄哄他,让他高兴高兴。

  很快,菜端上来了。

  虽然饭菜已经热了一次,但是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从历景渊脸上这个表情,林繁星可以得出这个结果。

  “大侄子,你七婶的手艺如何?”林繁星边给厉景渊剥虾,边问厉墨尘。

  “好吃,七婶的这双手可真是绝了,尤其是这大龙虾,我的味蕾吃的幸福死了。”

  厉墨尘剥虾剥的一手的油腻,第一次吃这玩意,他觉的麻烦死了,但无奈好吃啊。

  “七婶琴棋书画,医术厨艺,真是一个都不差,太完美了。”

  被夸的林繁星满意极了,“喜欢吃的话以后我就经常给你……唔……”

  话还没说完,嘴里塞了快了大闸蟹肉。

  “这个是本王剥的,好吃么?”

  男人嘴角噙着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的温和的笑,眼神也是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林繁星心神微微动了动,但因为嘴里的美肉而让她忽略了这种感觉,下一秒咀嚼了起来:“好吃……”

  她做的能不好吃嘛?!

  “想不到王爷也会剥这个呀!”

  一个大闸蟹肉完完全全的让林繁星忘记了她刚刚对厉墨尘说的话题。

  她拿起一个大闸蟹,“王爷,臣妾只想给你剥,你想吃哪个你说一声,臣妾剥虾的技术可厉害了。”

  林繁星特意哄男人高兴,果然,男人闻言唇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那就辛苦爱妃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觉得厉景渊刚刚那句话的一瞬间格外的柔和,仿佛积雪消融般的温柔。

  林繁星甩了甩脑袋里的思绪,嘴角微微笑道:“哎呀,我们夫妻俩这么客气干嘛了。”

  她虽然只是浅浅的一个笑,但她的笑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感,柔和而甜美。

  果真是微微一笑很倾城。

  望向林繁星的男人黑眸里氤氲着一团流光,嗓音低沉又魅惑:“嗯,夫妻不用客气。”

  林繁星顿了下,她将剥好的虾放入厉景渊碗中,随后拿手帕擦了擦手,给厉景渊到了杯茶水:“王爷喝点茶水。”又给厉景渊夹了快鱼肉,还专门给他挑刺,“王爷,这酸菜鱼可好吃了,鱼刺被我挑干净了,你尝尝。”

  这下厉景渊一肚子的闷气在林繁星的筷下全部的烟消云散。

  唇角总勾着一抹浅淡的若有似无的弧度。

  就连空气貌似都暖和了起来。

  “嗯,爱妃也吃。”

  话落修长的手拿起筷子也给林繁星夹鱼肉并且挑鱼刺。

  这还是厉景渊第一次给林繁星挑鱼刺,以往只是给她夹菜。

  林繁星抬起脑袋,挑鱼刺的男人正好也抬眸,男人那张禁欲而俊美如斯的脸,直直的撞入她的眼帘。

  对方的脸轮廓分明,剑眉如墨,高挺的鼻梁,岑薄的唇,全身上下贯穿矜贵的气息。

  俊美绝伦,矜贵而高雅。

  太帅了,给这么一大帅哥投喂一辈子她也愿意啊。

  于是他俩开始了互相投喂,夫妻之间旁若无人秀起了恩爱。

  默默吃着狗粮的厉墨尘,林落:“……”

  厉墨尘:本以为他家七叔是个不会开花的铁树,却没想到是个撩妹高手。

  林落:本以为厉王爷是个冷漠无情的大冰山,没想到是个大闷骚。

  “我听无双说,七婶的手上有奇功,可以让我七叔……”

  历墨尘实在受不了俩人的狗粮了,他朝林繁星挤眉弄眼,暗示林繁星旁边还有人呢!

  林繁星这才反应过来她真的把旁边的厉墨尘与林落给忽略了。

  真是美色误人啊。

  她抿了抿唇,有些尴尬的接话:“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

  得,还真的把他们俩给忘记了。

  “我听无双说,七婶的手上有奇功,可以让我七叔……”

  奇功?

  林繁星疑眉,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会功夫,自己这是被神话了么?

  “功夫?我对王爷那是相当恭敬,大气都不敢出,哪里敢对他动手啊,这是谣传,谣传!”

  “可是我听无双说,你之前对七叔伸出手,七叔他就……”

  “那是你七婶给本王贴膏药。”

  看着林繁星蹙着好看的眉心思索着,厉景渊解除了林繁星与厉墨尘之间的疑问。

  闻言,林繁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奇功原来不是武功。

  难怪她想不到。

  “贴膏药?”这个次厉墨尘没有听过,俊朗的脸愈加疑惑:“贴膏药是什么?”

  厉景渊自然是懒的回答他。

  所以林繁星给他解释:“贴膏药就是一种膏药,贴在你的皮肤上,慢慢的治愈你内部的伤!”

  “哦,这个膏药这么神奇的吗?”厉墨尘没见过,他表示怀疑。

  “它的效果很大的。”

  林繁星话一出口,瞬间想到赚钱的法子了。

  “大侄子,今天这顿饭,你觉得七婶的厨艺可以和你的主厨媲美吗?”

  “这个,当然是可以的了。”厉墨尘实事求是的道:“毕竟七婶做的这些菜肴,很多我们都没有听过见过,更没有吃过。”

  “比如这个肥而不腻。”

  “还有这个酸甜味美。”

  “最主要的是七婶的刀工也是一绝,看看这些小动物简直栩栩如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