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55章:成了这两个大人物的夹心饼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80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毕竟林千柔晕倒了,是以,刘大人便让官差把她带到府衙的休息房间。

  很快,大夫过来了。

  “大夫,她这突然晕倒是怎么了?”

  见大夫号完脉后,刘大人有些紧张的问着。

  这林千柔若是出了个什么事,太后那边肯定会找他麻烦。

  他觉得他这个府衙大人当的实在是心累。

  一边是王爷,一边是太后,两边都不能得罪。

  可偏偏他还就成了这两个大人物的夹心饼。

  大夫以为林千柔是刘大人的什么人,便毫不避讳的道:“这姑娘是有身孕了,已经快三个月了。”

  什么?

  有身孕了?

  还都三个月了?!

  刘大人一脸的震惊。

  回想一下,林千柔在这里正好三个多月一点,也就是说她进来这里之前就怀孕了?!

  那这个孩子是……

  林千柔与历寒辰的关系,只要知道她的人,都知道她与历寒辰有着暧昧不清,是以,刘大人也不另外。

  怕这事被宣扬出去,刘大人当即让官差给他了许些银两,便将大人送了出去。

  他又让其他官差去太后与历寒辰那,将这事告知他们。

  毕竟一个是林千柔的人,一个是林千柔肚子孩子的爹。

  ——

  林繁星与历景渊从历墨尘的酒楼回来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太阳渐渐的落下帷幕,暖黄色带着柔和的色彩,在天空中晕染出一副美丽的画卷。

  现在正是秋末冬初,十月底,风里也夹杂着一股寒流,窗外院子里挂着几盏灯,那几棵桂花树上稀稀落落地开着几朵花,这喜暖的桂花自然是不喜这凌冽寒风的。

  林繁星趴在窗户上望着外面快要入冬的景色,有些出神。、

  “爱妃。”

  听到声音,林繁星下意识的回头,便对上一张她熟悉又毫无抵抗力的俊颜。

  冲击力太大,林繁星小心脏瞬间漏了半拍,她脑袋不自在的往后仰了扬,声音尽量保持这平静:

  “王爷.....你叫臣妾做什么?”

  然而历景渊却突然上前一步把她困在落地窗之间,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住那艳红的唇瓣。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吻,林繁星表示很无语。

  老是这样,给她一个猝不及防。

  林繁星双手抵上他的胸膛想要推拒,但未有,直到胸腔里的氧气越来越少,以至于她不得不抓着男人的肩膀才能站立。

  历景渊轻笑一声,不再掠夺她口中的氧气。

  林繁星抓着男人的肩膀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只听到耳边又传来一阵轻笑,接着传来轻飘飘的三个字:“晚安吻。”

  “......”

  这现学现卖他学的倒是挺快。

  林繁星摸了摸自己碰一下都疼的唇瓣,有些不爽。

  然而男人这个时候突然抬手朝窗外指去,同时故作扭头,似乎无意般堪堪擦过林繁星的唇。

  林繁星:“......”

  “爱妃是不是刚刚在看那些桂花?”

  林繁星没有立即回答,也没有顺着他的长指去看,而是心里在呐喊:自家老公又腹黑又闷骚肿么破?

  “王爷,王妃大人,那郭云华真的被刘大人带去府衙了。”

  两个人和谐又带着一丝旖旎的气氛,被夏无双人还没到声音就到的给打破了。

  历景渊很是不悦的蹙起长眉。

  身边的林繁星见状,心情倒是爽了。

  连忙让夏无双进来:“无双小哥你快进来说详细点。”

  门外的夏无双闻言,便推门而入。

  但一进来就感觉一道森然而冰冷的气势,让他不由的心里一阵紧张。

  他下意识的朝某个醋桶的王爷看去,触碰到对方眉目仍旧寡淡,但他莫名觉得对方不悦了。

  他当即诚惶诚恐了起来,有点想溜走。

  但林繁星却开口了:“你的意思是说,上一次那个唯唯诺诺的府衙大人这一次竟然这么勇敢的把云华公主扣下了?”

  闻言夏无双所说的,林繁星着实有点不信刘大人还能有这样大胆的一面。

  夏暗暗吞了一口口水,也不敢再去看历景渊,回答林繁星的话:

  “是的,属下在暗处亲眼看到刘大人将郭云华关押大牢,郭云华一直在恳求着,但刘大人仍旧禀公行事。”

  “是的,不仅如此,二皇子也去了府衙,刘大人也没听,不过二皇子在看到那些证据之后,殿下也就没有再为郭云华说话,而是自保的离开了。”

  夏无双语气很是愉悦,这口气可总算是出了。

  林繁星也有些幸灾乐祸,她勾了勾唇:“看样子这一次皇上要扣下云华公主的事情,肯定吓坏了这位二皇子殿下,说不定他今天晚上就要连夜回老家了。”

  可能心情好,话语间林繁星边说着,边顽皮的手上在做着影子照在眼前的墙壁上,那手影是一只小白兔。

  望着自家爱妃这么调皮,历景渊身上的那股森然气息也敛去,他薄唇微勾:

  “爱妃貌似很理解历宇的心态,连他要回老家这件事情都知道?”

  “王爷肯定没明白臣妾说的意思,臣妾说的这个老家可不是乡下老家,而是皇宫老家。”

  “哦?”历景渊疑眉。

  林繁星解释道:“毕竟夜长梦多这个道理王爷也知道,二皇子筹谋了这么久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既然事情已经有变故,他肯定是打算早解决早安心。”

  夏无双听着忍不住问道:“王妃大人您这什么意思啊?”

  林繁星停下手中的动作,漫不经心的道:”意思就是皇帝肯定是因为云华公主行刺的这件事情而心有余悸,所以就战战兢兢的。”

  “而这时候二皇子若是可以抓紧机会做点什么的话,肯定会给予他重重一击,说不定这位皇帝会提早下岗呢!”

  历景渊却不这样认为,皇宫的事情他可是很了解的。

  他神色肃穆而严苛的开腔:“爱妃难道觉得皇宫里的那些士卫都是吃闲饭的么?他们会让这样急险的事情发生在皇宫?”

  夏无双也连连赞同历景渊的话:“对对,今天这事可是在皇上眼皮底子发生的,虽然害得人不是他,但皇上心里必定也被吓到了,所以肯定会加强戒备,不会允许有任何意外在他自己身上发生的。”

  夏无双的这句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林繁星也都知道。

  但是有些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一个世人都知道的道理。

  另外她的第三感告诉她,今天晚上必定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你们也不要这么急躁下定论,我也没有说今天晚上一定会准时发生什么事,让我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事情说完了,夏无双怕某个醋桶,他连忙就走了。

  林繁星也意要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虽然不是很晚,但她要为自己养精蓄锐,好准备第二日的比赛。

  然而才抬脚,人就被俊美的男人给搂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中。

  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幽深的望着小女人白皙的侧颜,微微垂首,薄唇在她耳边蛊惑的嗓音缓缓道:

  “爱妃,虽然神医大赛还未结束,但爱妃可否先住过来?本王保证,只是纯睡觉。”

  男人眉目远山,五官深邃,身形长身玉立,高大挺拔。、

  这么一个气宇非凡的美男子她哪里抵抗的住,再者也已经睡过很多次了。

  林繁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嗯。”娇羞羞的吐出一个字。

  见状,男人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林繁星下意识的惊呼了声,一双美眸有些微愣的望着男人。

  可能是还不习惯男人的腿好了,所以神色微愣。

  直到男人将她放在床榻上她才反应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