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96章:我还等着你回来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53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刺客惊诧地抬头,显然没想到这个少年还有身手。

  林落冷冷勾起嘴角。

  那布满寒芒的双眼无温,让对方看着有些不寒而栗。

  他狠狠踹在刺客膝盖处,对方惯性往下跪,他直截了当地用指尖已染血的刀片划过了他的喉咙。

  他喉咙发出赫赫的破风音,最终还是瞪着眼睛不甘地倒了下去。

  紧接着又来一个,林落直接夺过对方手中的匕首,朝他的胸口狠狠的刺了进去。

  那人当即倒了下去。

  抱着林繁星的夏双双小脸全是恐慌与担心,毕竟是个女孩子,又从未见过真正杀人,自然是害怕的。

  不过她没想到林落的身手竟然这么好,而且杀人还这么利索不眨眼。

  林落接近杀死了十几个刺客,而外面的两批黑衣人几乎也全倒了下去。

  他用手擦了擦溅到眼角的血滴,夏双双见状,用她的手帕给林落细细擦拭着他眼角的血迹。

  “林落,你有没有事?”

  林落一顿,刚刚杀红眼的双眸此刻温和了起来:“我没事!”

  “没事就好。”

  夏双双仔仔细细又温柔的给他擦拭着,林落黑眸深邃的望着她一张关切的脸蛋,心里灼热。

  大大咧咧又不失善良细腻的夏双双,让他无法抗拒,让他沉沦溺毙,万劫不复。

  两个人却不知身后那个胸口插着匕首还未完全死透的刺客动了动,一只手伸向了掉在不远处的匕首。

  林落的注意力全在夏双双身上,那刺客见机行事,猛然爬了起来,匕首朝在昏迷的林繁星刺去。

  “王妃大人——”

  夏双双瞳孔微缩,本来的整个人挡在林繁星身前。

  但身上一点痛感都未有,因为林落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对方的匕首直直的刺进了他的肩膀上。

  林落闷哼一声,转身一手掐住对方的脖子,把对方逼到车窗边,另外一只手硬生生的将肩膀上的匕首给拔了下来,直直的刺向了对方喉咙。

  刺客瞬间没了气息,林落将他从车窗推了下去。

  夏双双几乎被吓傻般,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跑到林落身边扶住他,“林落!“

  林落整个人趴在车窗边,看着外面的人全部的倒下,他似乎松了口气,整个人靠在夏双双身上。

  心头的不详感愈发严重。

  “林落,怎么办,你留这么多血!”夏双双手足无措,咬着唇想要让自己冷静。

  林落似乎想说什么,但他只觉胸肺一阵翻滚,猛得喷出几口鲜血。

  夏双双见状将他揽在自己的怀里,侧目想去仔细查看伤口,发现流出来的血既然泛黑。

  她虽然不是大夫,但毕竟跟在林繁星身边有一段时日,所以她知道,那匕首有毒。

  怎么办?

  我该怎么做?

  身边没有药箱,望着对方不断涌出来的黑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落狠狠闭了闭眼,尽量维持自己神智的清醒,但嘴角又流出了鲜血。

  且带深紫色。

  显然毒素已经在体内逐渐蔓延。

  夏双双用手帕轻柔地为他擦拭着他嘴角不断渗出的鲜血。

  “双双!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林落的视线已经模糊,夏双双听到这声音,迷茫地抬头,只看见他眉眼温柔,神情坚定,让人不自觉相信他说的话。

  明明比还小两岁的少年,却这么勇敢的保护着她们。

  夏双双只感觉心脏犹如被针扎一般,密密麻麻的痛。

  从来不哭的她终于掉下了眼泪,砸在了林落的脸上。

  这滴眼泪砸的林落稍稍清醒了些,恍惚之中,他看到了对方为他流眼泪的脸。

  双双,不哭!

  我会心疼的……

  你知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笔一划,都勾勒成我心底那个模样,深深牵动我的心……

  意识终是陷入一片黑暗,这时,抱着林落的夏双双眼中慌乱的情绪愈加浓烈。

  “林落!”

  他彻底的昏阙了过去。

  怎么办?

  中毒?

  夏双双突然想到什么,直接低头,粉唇落在林落的伤口处,将毒血一点点的吸出来。

  这样林落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她一口一口的吸,直到见到吸出来的是红色的血,她便连忙将她袖口撕了下来,为林落包扎。

  虽然没有药,但这起码可以暂时的制止伤口继续流血。

  夏双双一张小脸煞白,本粉唇也泛紫。

  她全身无力的瘫坐在那,她知道,毒素可能感染了她。

  她望着昏阙的林落,如果她死了,她并不后悔。

  若不是林落,那死的就是她。

  意识逐渐涣散,她仿若看到一高挺的男子一点点的靠近她。

  那张俊逸的脸在她瞳孔逐渐矿大,随后她听到一道音色极其温柔的嗓音对她说:

  “双双,你不要睡,我还等着你回来。”

  是谁?

  是他吗?

  “夏双双?”

  叶清艰难的爬上了马车,她脸色极其的白,额头满是细汗。

  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袱。

  看了眼林繁星,在她身上检查了遍,确保她没事,便当即来到夏双双身边。

  “夏双双?醒醒,别睡。”

  可是夏双双已经坚持不住,最终还是昏睡了过去。

  叶清将她扶起,手指探了下她的脉搏。

  不好,这毒.......

  她看了眼林落的伤口,手指又探了下他的脉搏。

  眉心当即蹙的更深。

  她知道,林落伤的更是严重。

  她只能救夏双双。

  但是她如今也中了毒,压根带不走他们。

  先封住了夏双双穴口,从腰间掏出唯一的两粒药丸,给夏双双与林落服用。

  下一秒她猛然骇出一口鲜血。

  毒素已经让她没了多少力气。

  但哪怕是死,也要保王妃彻底安全。

  她费力的爬起来。

  将包袱打开,里面是两件男装。

  她艰难是将衣衫给林繁星与夏双双穿上。

  随后又骇出了一口鲜血,视线模糊,她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

  马车无人驾驶,她得去将马车停下来。

  可是当她从马车内艰难的出来的时候,眼前猛然一黑,下一秒整个人从马车上倒了下去。

  她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越来越远。

  想要起来,可是她已经彻底的没了力气。

  耳边好似有人一个劲的在喊着:毒蛇,叶清,快跑!

  王府!

  “王爷,我们的暗卫大部分都被毒蛇咬伤了,我们又没有解药,这可怎么办啊?。”

  暗卫的首领满身的血迹,额头还有伤口。

  但他此刻一点也没顾及自己。

  历景渊眉眼含霜,浑身充满了冷戾。

  扫了眼呆呆的站在那的夏无双,瞳孔没什么焦距。

  他身上没什么伤,只是俊逸的脸上有许些干涸的血迹。

  “叶清怎么样?”

  历景渊这一句话一问出口,夏无双转身朝门外走去。

  “无双,你去哪?”

  “我要去找郭云华,让她把解药交出来!”

  叶清是因为他而被蛇咬伤的,如今她生死垂危,不拿到解药,他这一辈子活的都不会安宁。

  “回来!”

  历景渊的声音只让夏无双顿了下,但下一秒仍旧要离开。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听历景渊的话。

  “夏无双!”

  男人让人噤若寒蝉的声音还是让夏无双顿了足。

  空气瞬间仿佛凝固结冰般。

  良久,历景渊冷开腔:“你陪着叶清,解药,本王去拿!”

  “王爷不可!”

  暗卫连连出声劝:“王爷,您不能去啊,那郭云华的人虽然都死了,但保不准她还有毒蛇毒蝎什么的,万一你........”

  “无需多说,你们在这等,解药,本王定会拿来!”

  “王爷!”

  夏无双喊住了他,他眼眶微红:“您若是出了事,我这辈子活的更不会安宁,还是属下去拿解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