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76章:一个孩子醋都吃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29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小男孩闻言乖巧点头,这个小姐姐虽然带了珠帘,但那双眼睛亮晶晶的,里头就好似呈了万千星辉般夺目耀眼,他很喜欢。

  小男孩此刻是彻底放下警惕,笑着说道:“小姐姐,谢谢你。”

  真是个礼貌的孩子。

  “这外面冷,我们进屋好不好!”

  小男孩抬眼看眼前的庭院,这庭院外边看起来不是很壮观,但里面还是蛮壮大的:“小姐姐,这是你的房子吗?”

  “不是,是……”林繁星想了想,“是我一个朋友的,我是来这里玩的,正好我那朋友跟他夫人去遛弯了,我就先打算等着,没想到看到那养母在打你。”

  知道这话题让小男孩难受,便牵着小男孩朝屋内走去:“我们先进屋。”

  小男孩乖巧的点头:“嗯!”

  厉景渊又被自家的媳妇给“抛弃”了。

  夏无双很明显感觉自家主子心情不佳,连忙开口:“王爷,那只是个孩子。”

  言下之意一个孩子醋都吃,太小鸡肚肠了。

  厉景渊凉嗖嗖的扫眼他,随后按下轮椅,自个进屋了。

  身后的夏无双摸了摸脑门,又看眼躺在地上睡的跟猪一样的妇人。

  很是嫌弃的踢了对方一脚,对方仍然没醒。

  他翻了个白眼也进屋了。

  这边历景渊进来后,小男孩有些警惕地望着眼前的人。

  刚刚这个男人他只是看了眼。

  如今这么近距离的面对这个男人,他有些害怕。

  因为对方那与生俱来的生人勿近,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小姐姐,他是谁,官老爷吗?”

  林繁星摸了摸他脑袋,笑道:“对,他就是官老爷。”

  “是可以制服养母的官老爷吗?”

  小男孩貌似看得出来历景渊的挂饰,眼睛一亮。

  这下管不了怕厉景渊了,他有些激动走到历景渊眼前,渴望对方给出一个答案。

  厉景渊淡漠的给了他一个眼神,语气也是淡漠的很:“本王是官,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可是她不是我家里人,我就是送到她这里寄养的。”小男孩委屈巴巴的诉说道:“我本来在其他地方长大,可是郭子云把我送去的。”

  提到郭子云的名字,小男孩一张稚嫩的脸蛋露出一抹厌恶。

  他黑着脸,狠狠地啐了一口。

  “你也是被郭子云送去的?”

  林繁星真没想到这事竟然跟郭子云有关联。

  也对,那个胖女人本来就是郭子云身边的,所以这事跟郭子云没关系那反而奇了怪了。

  闻言林繁星的问题,小男孩如实答:“是啊,是被她送去的,一个小妾翻身做了夫人,还企图杀人灭口。”

  小男孩说着突然间就哭了起来。

  看着他这般,林繁星也想到了自己的命运。

  “你是姨娘生的?”

  “我……”

  小男孩看起来有些难以言喻,所以也就闭了口。

  见小男孩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林繁星便出声安抚道:“你别怕,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姐姐,姐姐也不妨告诉你,我也是被郭子云送去乡下的。”

  “不对,我应该是被亲爹送去乡下的,因为长得丑。”

  提起这事,林繁星觉得原主的记忆又被翻出来了。

  她隐隐觉得话题有些沉闷,胸口也闷闷的。

  “亲爹。“

  小男孩是知道郭子云嫁的人是林成,听了林繁星的话,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那姐姐是林成的女儿,是被林城送去的?”

  不错,这个小男孩很聪明啊。

  一下子就能想到她与林成的关系。

  “是啊,我从小就在那个胖女人身边长大。”林繁星说着一双美眸含着冷光:“从懂事就开始挨打,要是恨,我比你更恨她。”

  望着外面睡得如同死猪的胖女人,林繁星呵了一声。

  身边的历景渊看着她那双含着冷光的美眸,黑眸深冷寒的眯了眯。

  一开始他还以为林繁星是匡扶正义,原来是有仇报仇。

  看来外面那个胖女人不能只是“吓唬“,而是彻彻底底的要给自家的爱妃出气。

  他眼神扫了眼默默站在角落的夏无双。

  夏无双跟了厉景渊多年,多少是有些默契的,所以接触到厉景渊投过来的眼神,他秒懂。

  他朝厉景渊点了个头,随后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还有林家那几个人……

  敢欺负他家爱妃,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所以小姐姐,你是进城去当王妃的小姐姐吗?”

  小个男孩问了一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林繁星:“就是那个运气极好当了王妃的丑女吗?”

  “可是,娘亲说小姐姐很漂亮,不丑啊。”

  小男孩瞪大着一双清澈的眼眸望着眼前的人,企图可以透过珠帘看到眼前人的美艳。

  “你娘亲,你娘亲见过我?”林繁星有些疑惑了。

  “见过啊,她说她看着那些人把你送走的。”

  小男孩说的认真,却让林繁星愈发疑惑了。

  “我当初被送到乡下去的时候,才几岁而已,你娘亲哪里看到我?”

  “难道你娘亲是夫人一起嫁进林家的姨娘?”

  “姨娘?“小男孩皱眉,显然很不喜林繁星这句话:“我娘亲不是姨娘,她是夫人。”

  说着就把自己怀里的一个香囊拿来给了林繁星:“小姐姐,这个是我娘亲给我的。”

  林繁星接过来,一股熟悉的兰花味道,让林繁星脑子里迸射出很多过去的事情。

  她貌似也有个兰花香囊。

  将自己腰上的那个也拿了下来,林繁星发现这两个香囊长得很是相似。

  “你多大了?”

  “十七了。”

  十七?

  林繁星有些难以相信。

  小男孩看起来很小,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却说自己十七了。

  林繁星仔仔细细看向小男孩的脸,怎么看也不像十七的样子。

  “真的十七了?”

  “嗯,十七了。”

  林繁星看着小男孩许久,又看看手中的两个香囊,有什么从脑海中呼之欲出。

  “你叫什么名字?”

  “林落。”

  林落?!

  天,这个小男孩竟然是……

  我弟弟?!

  “王爷,他是……我弟弟……”

  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激动,林繁星得知这个小男孩是她弟弟的时候,她立马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历景渊,希望对方给她一点安抚。

  她之前成为了爹不亲娘没了的孩子也就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弟弟。

  那孩子闻言,惊诧到了。

  这就是他的姐姐?

  林繁星的话到让厉景渊想起曾经林成无意中提前过,林繁星还有个弟弟。

  但是后来从未提前,本来就对事物淡漠的厉景渊也就淡忘了。

  他首次的看了眼林落:“长得的确是很相似,眉眼几乎一模一样。”

  历景渊淡然地进行了观察,然后给了林繁星一个答复。

  她盯着眼前的人看着,心里百感交集。

  “你是什么时候被送去乡下的?”

  “最近两个月,郭子云说养母那里缺少助手,就让我去了。”林落回忆着道:“我之前还在书院读书。”

  林落身上有股文艺感,但皮肤黝黑而干燥,个子瘦小,一看就是做了很多苦力的。

  加上他身上的伤疤多半是现在弄成的,所以林繁星确定他没说谎。

  “娘亲当初为何送你走?”林繁星不解的问。

  “因为娘亲那时候面对着很多危险,她必须让我走。”

  林落说着叹了口气,然后将手里的荷包打开了。

  那个香囊里面是半张图纸,而林繁星的那个摸起来也有东西。

  但林繁星却并没有将她手中香囊里的东西给拿出来,而是收了起来,一双美眸迸发出渗人的寒芒。

  “既然这样,你我都是被养母坑害的人,那本宫就先处理了养母再说其他。”

  大概是看出了林繁星眼眸中的杀气,林落有些害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