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74章:他竟然给她卖委屈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974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见林繁星一副不想再与自己交谈的模样,历景渊俊脸凝聚着一层阴霾。

  他没有想到他这般俊美无俦,英俊潇洒的王爷,有朝一日竟然会落到一个被自家爱妃不想搭理的结果。

  他现在是完全不受自家王妃的待见,他这日子过得也真是有些难了。

  自家爱妃不搭理他,他本来就不喜言辞,所以他只能顺着林繁星的目光一起向外面看去,不想街道的两边都是最近京城里面新开的店铺。

  每个牌面看起来都十分的新颖,让人收不回目光来。

  难道他家这位小财迷王妃也想开店?!

  历景渊想到上次在历墨尘的酒楼里,他就有答应过林繁星开店。

  只不过后面林繁星没有提及,他还以为她又改变主意了。

  于是他也没提起。

  林繁星没有提及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店面。

  再者开店不是说开就能开的,开店还得准备很多东西。

  这次在夏双双的帮助下,她才有了开店的方向。

  不然店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的了呢!

  见林繁星一直盯着那些店铺看,历景渊如泼墨般的眸子微闪,若能让这位神医高兴,他不介意现在就满足她的心愿。

  “本王看爱妃一直在看着外面这些店铺,是不是对这些店铺也有兴趣?要不要本王给你开一个?”

  如果是以前,林繁星听到这话估计眉眼都得笑开了花,但现在除了觉得对方虚伪,那就是试探她了。

  于是林繁星直接拒绝了,“王爷这话是怎么说的?臣妾是那种追名逐利的人么?对于这些臣妾可是相当淡漠的!”

  林繁星少有的,在钱财面前向历景渊表达了自己不爱钱财的心声。

  看那样子是很坚定自己的想法,并不打算开店铺铺张浪费。

  历景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家小王妃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是发烧了?

  脑子不正常了?

  面对钱财竟然一点不为所动,甚至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还是说她今天早上没睡醒,被昨天晚上的事情闹的脑子不对劲?

  反正今天这事情发展的方向和他想象中的有点偏差。

  一向爱财的林繁星突然不爱财了,历景渊表示怀疑,于是他带着试探性的道:“是不是王妃觉得店铺的数目比较少?若是这样的话,本王给你开两个或者三个!”

  财大气粗的历王爷可是下血本了。

  不过他也只是试探性的问,毕竟林繁星刚刚没答应。

  却不料小女人的脑回路他压根没猜到。

  只见小女人一双如一汪清水般的眸子看向他,然后他便听到小女人悦耳的嗓音说道:“那店铺和地契的名字是不是要写臣妾的呀?“

  “……”

  怎么突然有种被小女人套路的感觉?!

  见历景渊不说话,林繁星“呵”了声:“王爷,你做不到的事麻烦以后就不要随随便便的……”

  知道她后面的话,历景渊直截了当的问:“为何要写爱妃的名?”

  林繁星笑的灿烂:“因为这样才能看得出来是王爷给臣妾开的呀!”

  果然,他这次确确实实的被小女人给套路了。

  贪财的小女人一向是很会算计的,店铺的名字在她的名头之下,那么赚的所有的银两全是她名下的。

  话已经说出口了,再者历景渊也不想小女人一直跟他闹情绪,他便答应她了:“好!依爱妃。”

  见他答应,林繁星便立马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想着以后赚的钱,存多少,然后拿多少养外婆与林落。

  而车子继续正常行驶,走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前面一阵喧闹,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繁星正好也盘算完了,她知道历景渊是个不喜欢多言之人,她便掀开车帘询问道:“前面是怎么回事?何为马车停了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话语间林繁星听到喧闹的声音,怎么这么吵闹?

  那要不要换一条路走呢?这般想着,就听到外面的车夫就回禀道:

  “回禀王妃大人,是北面的代表队已经进到京城来了,前面正在进行猎道欢迎,看起来很热闹。”

  “有的人还在议论着里面坐着的那位没出嫁的云华公主,大家都想一睹她的风采。”

  云华公主的确算是声名远扬,毕竟不仅长得漂亮,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还是北面少有的医者,所以很多人都对她感兴趣。

  今日前来的估计有很多是慕名前来的,也有是想看热闹的。

  所以才会把路上堵得满满当当的,当真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林繁星闻言朝历景渊看眼,想看看他听到郭云华有多激动。

  却不料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得,她忘记男人是个不行于色之人。

  哪怕内心激动澎湃,表面却能做到毫无波澜。

  其实历景渊听到车夫刚刚说的,内心真的是毫无波澜。

  他甚至还吩咐车夫换道而行。

  他本就不喜欢这种热闹,更是不会下去看。

  况且,他和云华公主之间本就没有太多的关系,也不想因此而给自己弄上什么麻烦,主要还是又怕林繁星不高兴。

  然而林繁星貌似确实不高兴了,她又阴阳怪气了起来:“我们这就换道走了?臣妾还以为王爷会上前去看一看热闹,和大家澄清一下,你和这位云华公主没什么关系呢!”

  历景渊真心觉得女人心,海底针,更是个不讲理的生物。

  想看她生气的时候她偏偏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不想她生气的时候她又偏偏阴阳怪气的。

  他怎么说,怎么哄,她还是分分钟能不高兴起来。

  历景渊神色淡淡的,只不过一双阒黑的眸子盈盈荡出几分浅淡的委屈来。

  让林繁星看的诧异的不得了。

  卧槽,他竟然给她卖委屈?!

  他有个青梅竹马她都没委屈他倒委屈上了?!

  林繁星觉得历景渊不仅演技好,还特会装,她似笑非笑道:“王爷怎么了?怎么不回答臣妾刚刚的问题呢?”

  见小女人非要一个答案,男人墨黑的眸子里一片深沉:“本王以为爱妃知道。”

  林繁星凑近他,笑意盈盈的吐出一句话:“王爷向来都是深藏若虚,臣妾又怎么知道呢。”

  小女人靠的近,话语间张开的唇瓣有淡淡的清香浅浅地呼出来,男人眸底划过一抹暗涌。

  下一秒大掌一抬,林繁星下颌微疼。

  不等她发毛,男人低霭的声音略带冷然的在她面前响起:“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难道爱妃觉得本王需要去解释一下么?”

  话落松开了她的下颌。

  很显然刚刚是故意惩罚她的。

  林繁星很是恼火的摸了摸有丝发疼的下颌,心里暗骂老狐狸。

  因为“老狐狸”又将问题抛回给了她,丫的还顺带“虐待”了一把她精致的下巴。

  她刚刚就不应该靠过来的。

  每次靠近他就没好事。

  怕对方又随时“出击”她,林繁星稍稍离他远了点。

  男人倒是没什么表情,只不过一双漆黑的眸紧紧擭着她,貌似在等待她的一个解释。

  他想要解释,她林繁星便不立马回答他。

  她故作不缓不慢的捋了下发丝,随后又摸向她的下颌,紧接着又摸了摸耳畔.......

  倒骚了半天,男人仍旧看着她,反倒看的她没了耐心了。

  狗男人果然定力好,她林繁星服。

  服了的林繁星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就要看王爷想不想去解释呢!”

  哼

  想在她林繁星眼皮子低下把话题再迂回过来,没可能。

  看着小女人一脸得意的模样,历景渊眼眸闪过一抹促狭:

  “听爱妃的意思,貌似想见见那位云华公主,若是这样的话,本王不介意原路返回过去好好解释一番,说不定还能引得云华公主下车来和爱妃见一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