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29章:在这秀恩爱呢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024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他要求的?让你打他?“

  林繁星侧目看眼历景渊,突然揶揄的笑了出来:“真的是太好了,原来不是我脑子有问题,而是王爷的脑子有问题啊!”

  历景渊:“……”

  男人面色平静,但出口的话却带着一丝咬牙切齿:“哦?爱妃竟然觉得本王的脑子有问题是一件好事?”

  林繁星可不怕恼怒他,反倒还对他挑了挑眉:“不然呢,难不成臣妾的脑子有问题才是好事?这无缘无故打架的人可不是臣妾,再者臣妾还要拿金豆子呢,王爷就先自己傻一会儿吧,臣妾还要聪明着呢。”

  顿了顿,林繁星视线扫了眼历景渊的大长腿,鼻腔里“哼”了声:

  “腿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打架,也不怕闪着老腰。”

  历景渊:“……”

  他不过二十六岁,就叫老腰了?

  历墨尘与夏无双嘘声静默着。

  两个人想着也只有王妃大人敢这样对王爷说话了。

  而话说完了的林繁星看都没再看历景渊一眼,心情貌似不错的哼着小曲回去睡觉去了,完全没把在场的三个人当回事。

  结果只剩下了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三人无奈地坐到了凉亭里面去。

  全程历景渊一张俊脸有些黑,仔细看,那轮廓鲜明线条都有些紧绷。

  薄凉的唇紧抿着,潭黑的眸带着一丝不悦。

  历墨尘与夏无双见状对视了一眼,历墨尘顿了顿说道:

  “皇叔,你就不要像个怨……”

  接触到对方噙着一丝冷意的眼神,历墨尘连忙改词:“七叔不要生气了嘛,其实我觉得婶婶这脾气秉性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我还觉得她赚钱也是一把好手。”

  历景渊长指起点着木桌,略微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是怒是悦:“你说这些是指你羡慕本王?”

  历墨尘毫不犹豫的承认:“羡慕啊,怎么会不羡慕呢,其实我说这些,也是想告诉皇叔,你娶了婶婶可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哟。”

  身边的夏无双也连连点头,即使刚刚夏无双被林繁星拍了一扫把,还被林繁星污蔑他是坏人,包括历墨尘也亦是如此,但俩人还是朝林繁星那边倒戈。

  言下之意历景渊捡了个大宝贝。

  闻言两个人的话,历景渊敛眉,朝眼前的房门扫了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本来有些微沉的眉目逐渐舒展开。

  连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微勾:

  “或许真是本王捡了个大宝贝,若没有爱妃,本王这个腿可能这辈子都站立不起来。”

  “对啊,别说站立了,估计行走都不行,更别说还能打架了。”

  历墨尘这话虽然听着不太顺耳,但说的是事实。

  再者关于林繁星的,历景渊也不会不悦。

  是以历墨尘才敢毫无顾虑的说了出来。

  见历景渊脸上没有不悦之色,夏无双也开了口:“而且王爷这脚好了之后心情也貌似格外的好,看谁都不再跟以前那样冷漠了,尤其是看着王妃大人,王爷脸上都会露出笑意来。”

  夏无双话一落,历墨尘也连连赞同的点头:“对对,七叔自从娶了七婶以后,脾气都温和了。而且以前在七叔脸上都看不到人笑意,可现在不仅时常的能看到七叔脸上有笑意,还特别有人情味。”

  这些话历景渊没作反驳,自从娶了林繁星之后,他确确实实变了很多。

  心情也确确实实开心了很多。

  只要一想到与林繁星相处的点点滴滴,历景渊就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

  一双本带着寒气的眸子隐隐闪着些许光亮。

  见历景渊嘴角都扬起来了,两个人不用想就知道某人是在想他家的小娇妻了。

  见此,夏无双忍不住说道:“我总觉得王爷此时很符合王妃大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历景渊一顿,眉宇间瞬时冷萧了起来,谭黑的眸沉沉的盯着他:“嗯?爱妃之前和你说过悄悄话?”

  历景渊的醋缸子属性一开启之后,那可是相当恐怖的。

  夏无双是深有体会。

  为此,他连忙拉起了历墨尘的手,表达自己的忠心。

  “王爷,您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属下可是和五皇子关系好,和王妃没什么关系的。”

  “你先说说王妃之前与你说过什么话,让你如今记忆犹新?!”

  “……”

  看着历景渊眉头冷蹙,明显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话。

  夏无双有点想打自己的嘴了。

  真是哪壶不提哪壶。

  看着他如此严肃的样子,一旁的历墨尘连忙为夏无双解围:

  “婶婶每天说的金句不是很多吗?上一次她还说到单身狗吃狗粮的事情,今天我们两个就妥妥的吃饱了一顿,看见某人在这秀恩爱呢!”

  “所以,吃饱喝足了的我们两个决定出去逛一逛,七叔您自己一个人在这休息哈!”

  话落,历墨尘拉着夏无双想逃跑。

  却被历景渊叫住了。

  下一秒,听到某位王爷不容置疑的吐出一句话:“无双,把衣服脱了。”

  “啊?”

  夏无双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历景渊不悦地神色一凛,墨色的瞳孔都闪着幽幽的寒光,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脱!”

  二人:“......”

  夏无双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懂历景渊为什么好端端的要他脱衣服?

  难不成是因为刚刚他说的话?

  他看向历墨尘,后者对着他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

  好吧,果真是因为他刚刚说的话。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尤其是跟王妃大人有关的话。

  不敢违抗历王爷的话,夏无双非常麻利地脱下了自己的锦衣。

  跟刚刚一样,剩下了一件里衣。

  他却没想到自己主上还要他脱。

  “继续脱!全部脱光!”

  “......”

  变故突生,夏无双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天,这还是他们那个英明神武,运筹帷幄的王爷吗?

  为什么跟王妃大人一样,有那种奇怪的嗜好啊啊啊啊!!!

  对于历景渊这一波操作,历墨尘却没被惊到。

  现在王妃大人不在这里,七叔是毫无压力的让无双脱啊。

  无双也是蠢,明知道七叔醋劲不是一般的大,还说那种话。

  这妥妥的主动往火坑里跳啊。

  这边夏无双苦兮兮的朝着历墨尘看来,后者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他若是帮他说话,保不住他也得脱呢。

  见对方爱莫能助,夏无双便只能将视线转向历景渊,却发现对方此刻那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正泛着寒冽的冷意对着他。

  在他那冷冽的目光注视下,夏无双不得不继续脱。

  “呃……是,王爷。”

  夏无双慢吞吞的将身上的里衣脱了下来,凄凉的顶着条裤衩两手抱胸哆哆嗦嗦地站站在那。

  心里咆哮:毁形象!太毁形象了!

  他将军的一世英名啊啊啊啊!!!

  “噗……”

  望着盯着一条裤衩冷的瑟瑟发抖的夏无双,历墨尘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心里庆幸,还好他刚刚没有说错话。

  看到历墨尘竟然还笑,夏无双瞪了他一眼,随后逼兮兮地瞅向历景渊:“王爷,属下不能再脱了。”

  再脱他这将军的一世英名就真的毁了。

  历景渊轻飘飘的扫了一眼他,发号施令道:“你们可以滚了。”

  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他一个人。

  历墨尘巴不得:“好勒,七叔,我们这就滚。”

  话落,直接拉着顶着裤衩的夏无双跑了。

  “等等,我的衣服。”

  还想捡衣服的夏无双被历墨尘拉的瞬间就没了身影,只剩下历景渊一个人坐在凉亭里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