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52章:她觉得她自己贼厉害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702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她屏气凝神的看着历景渊的神色,想从他那张“人模狗样“的脸上看出开玩笑的成份。

  可惜男人的脸色一如既往的淡漠。

  这位王爷的神情向来都是不形于色,对待任何事也都是毫无波澜,这样的人是最难对付,更是最难让人捉摸不透。

  看着男人一张淡漠的脸,林繁星是半分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林繁星只能试探道:“王爷,其实臣妾刚刚是跟您开玩笑的,所以王爷也应该是开玩笑的吧?!”

  历景渊醇厚的嗓音淡然道:“爱妃不知道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么。”

  说完将手中的钱袋子挂回了他的腰间。

  林繁星:“……”

  男人一脸的认真,半点开玩笑的成份都没有,林繁星看的寡欢又怅然:“可是王爷刚刚也说了,这钱袋子是送给我的。”

  历景渊一顿,思索了一下她的话,随后又抽出腰间的钱袋子,“嗯,那这个钱袋子爱妃拿去吧!”

  莫名有种她是讨饭者,这位大爷是个施舍者。

  不过本着不拿白不拿,再不拿以后就一个铜板都拿不到的林繁星一把将男人手中的钱袋子给拿了回来,很得了便宜卖乖的说了句:

  “臣妾刚刚没要钱,既然王爷给了,那臣妾就收着了!”

  林繁星本来是打算和眼前人要一张手帕,擦擦自己刚刚蹭到了很多猪肉上的油的手而已。

  不想对方竟然给钱了。

  反正她是个爱财的小女人,在历景渊面前一直都是以这个形象示人。

  既然有人主动给钱了,她怎么能有不收下的道理呢。

  再者历景渊的钱现在都不给她了,她更是要收了。

  只要一想到就因为她一句开玩笑的话,而失去了一座金山,着实肉疼。

  “对了,”肉疼的林繁星似乎想到什么,美眸里氤氲着一团流光,她大声的说道:“王爷可是说过您的钱财臣妾可以随时花随意花的。”

  历景渊淡淡看眼她,语气颇为戏谑:“可是爱妃并未同意。”

  言下之意未同意,所以也就不作数。

  林繁星:“……”

  见林繁星一副肉疼的模样,男人破天荒的心情好了些,他薄唇微不可察的勾了勾:“不过我们毕竟是夫妻,所以爱妃以后若是想要银子,跟本王说一声就可。”

  男人一副温文尔雅的神态,尤其是那勾起的嘴角让人看着觉他很是无害,但林繁星心里却啧啧。

  这狗男人真会演戏。

  “哦!”

  林繁星心里很是不爽,也不想搭理历景渊了,坐在那一手撑着下巴,两眼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望着某一处。

  男人见状,眉宇间露出一丝无奈。

  其实他也知道林繁星只是跟他开玩笑的,但他也确确实实担心她会带着他的钱财跑路。

  毕竟他总感觉小女人并未完完全全的信任他。

  小女人又是个极其贪财的小财迷。

  所以他不得不防。

  本来他还想着林繁星即使水中的那一轮他抓不到的明月,可他却能时时刻刻的看到。

  但林繁星的一句随意的话着实的提醒了他。

  她若离开了,那他连看都看不到。

  他可以接受林繁星的心房不全是他,因为他愿意等,愿意把这一世的长情,都留给她一个人。

  所以也愿意把他的所有给她。

  但他却忽略了一点,这个小财迷哪天一不高兴就真的带着他的钱财离开。

  他可能无法接受。

  没人知道林繁星在他心中的份量有多重,她犹如冬日的暖阳突然照射进了他黑暗深渊里一般的生命里,成为了他生命中的第一缕微光。

  现在他的“暖阳”这般生气,那大不了以后她要银子的话,他就给她鼓鼓的钱袋子。

  “不知道爱妃问出了什么事情。”

  小女人为钱不高兴,历景渊只能转移话题。

  “当然是大事。”林繁星虽然语气淡淡,但眼眸却带着光。

  显然还在生历景渊的气,但她能从那死士的口中得知一些事情,她觉得她自己贼厉害。

  见小女人带着一丝傲娇的意味,男人微微勾唇:“那爱妃就跟本王讲讲什么大事。”

  林繁星“嘿嘿”了声,随后突然朝着历景渊勾了勾手。

  男人以为她气消了,便依她的朝她靠过去,没想到得来的是:“王爷想知道呀,可臣妾不想说呢。”

  “……”

  历景渊颇为无奈的看她:“爱妃若不告诉本王,那等无双从仓房出来告诉本王也可。”

  “……”

  想要跟人家战王斗,她还嫩着呢!

  林繁星到是有些想不通了,想她也算是“诡计多端”的,可偏偏在历景渊这老吃瘪。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斗不过战王的林繁星只能不情不愿的将她从此刻那得知的事情一一的告诉了他。

  与此同时在城郊的某个地方,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跪在地上向眼前的人汇报消息。

  “二皇子殿下,这一次真是属下办事不力,属下在这里向您赔罪。”

  “你还知道自己办事不力,你不知道本宫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才让人暗中跟着他?!”

  历宇辰脸上凝聚着阴鸷之气,身上的气息带着暴虐,手指紧握成拳,甚至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他双目几乎要喷火的盯着黑衣男子:“如今可是好了,本宫都给你们做了那么好的指引,让你们知道他们走的是哪条路,却不想你们既然失败了!”

  二皇子可以说是气急败坏的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打碎了,目光森寒的盯着眼前的人。

  那日历景渊只是朝他的腿打了一掌,竟然就让他的腿一丝的力气都没有。

  所以他猜测是不是历景渊的腿好了?!

  他坐在轮椅上,是不是假装的?!

  所以想着派那些死士试探一下历景渊的腿到是不是瘸的,人只要遇到危险的时候,肯定会下意识的全身攻击对方,却没想到历景渊连马车都未下,他们反倒被对方给灭了。

  那死士一直低着脑袋,他兢兢战战的辩解:“二皇子,我们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人那么难对付,我们还想着他们没带多少人,应该很好对付,却不想他们的人既然那么厉害!而且更没想到马车内还装有暗器!”

  林繁星一直没有下马车,所以黑衣人并不知道暗器里还有林繁星射过去的银针。

  “本宫让你们做的事只是吓唬他们一下,给他们一个暴击,好试探历景渊的腿到底是不是瘸的,可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废物!”

  二皇子说着气的握紧了拳头,手背青筋暴起,恨不得一拳砸在眼前的人身上。

  知道他心情暴怒,死士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老老实实的跪在下面听训。

  “罢了,毕竟那人之前还是战王,战王带出来的人身手自然不可小觑。”

  “再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话语间,历宇辰眼眸闪过一抹狠戾:“就这样吧,下一次本宫可没那么好对付!”

  “还有那个女人!”

  想到林繁星很不给面子的出来见他,历宇辰心里就极度的愤懑与不平衡。

  他故意去宣旨为的就是见见林繁星,没想到她这么不给他面子。

  “那女人既然不出来见本宫,

  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王妃了?!”

  “无非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竟然也敢对本宫爱搭不理,等本宫君临天下那日,本宫就让她永无天日!还有历景渊,本宫让他们都全部的去见鬼!”

  历宇辰满身戾气,同时眼眸流露出疯狂之色。

  他的话一落,一旁的死士吓的连气都不敢多喘,更是不敢说话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