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97章: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426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啊?”夏无双有些不解:“王妃大人,您这是……”

  林繁星没理会夏无双,而是看向店小二:“小二,借用下你这里的厨房,给我一口锅就行,王爷付钱。”

  林繁星朝着厉景渊眨巴着大眼睛。

  后者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林繁星不知道又卖的什么关子,夏无双没弄清楚。

  反正这位王妃大人每天都爱折腾新花样,夏无双都习惯了。

  不过厉景渊却是清楚的很,他看向林繁星纤细的手指,手指细若削葱,莹亮光泽,如白玉一般,就连她的指甲都透着健康的粉白色。

  这双手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菜的手。

  于是男人语气带着一丝怀疑性的开口:“爱妃确定会?”

  这话林繁星不爱听了,她傲气的对着厉景渊挑眉“会不会等会王爷不就知道了。”

  见她这般打包票,厉景渊无声地笑了:“爱妃当真确定。”

  林繁星不耐烦了,他狗王爷咋的这会这么啰嗦?

  她眼眸幽幽的看着厉景渊,“王爷,你好啰嗦哦。”

  “……”

  身边的几人都面面相觑。

  也就王妃有这个胆量,嫌弃王爷啰嗦的。

  雅间长时间的沉默。

  良久之后,厉景渊突然低声笑了出来。

  他很啰嗦。

  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啰嗦。

  而身边的几人见厉景渊竟然还笑了,个个跟见鬼了一样。

  不过好在厉景渊很快的恢复了以往的淡漠,他也没再逗林繁星,吩咐夏无双带林繁星去厨房。

  夏无双颔首的照办。

  而本在酒楼忙的厉墨尘听说王妃大人亲自去厨房,他立马放下手中的账目来到厉景渊的雅间。

  “皇叔,你这是做什么?”

  “难不成你家王妃刚刚说我定价高,所以你就纵容她点了我的厨房?!”

  历墨尘话语是担心自己厨房被烧了,其实坐下后完全没打算走。

  又来了个电灯泡,厉景渊眸子里凝聚着一层冰扫了眼“电灯泡”:

  “你不是担心厨房被烧了么?还不快去阻止王妃行凶?!”

  “反正七叔有钱,我这个做侄子的不愁没人补偿我。”厉墨尘翘着二郎腿,拿起桌上的茶水给自个倒了杯喝了起来。

  看着他那一副悠哉的模样,厉景渊阴恻恻的开口:“茶水十两,算你账上。”

  “……”

  厉墨尘喝茶的动作一顿,他的表情瞬间龟裂,一脸我听错的模样:“不是,七叔,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了?”

  他家七叔一向可都是很大方的。

  李景渊冷冷勾唇:“从你喝茶水的时候。”

  “……”

  他这是做了什么让七叔不爽的事情了?

  厉墨尘看向厉景渊,虽然男人没有看他,但光看那俊美又冷毅的脸色就知道对方此时心情不佳了。

  明明他进来的时候七叔的脸色看起来也蛮好的呀。

  难不成是七婶不在这?

  想到林繁星,厉墨尘问身边的林落:“唉小舅舅,七婶做菜要多久做完?“

  林落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厉墨尘又问:“那七婶真的会做饭吗?我好像没听过她会做饭啊。”

  被询问的林落又摇头,“草民也不知道,草民今日刚刚见到长姐,并不了解她……”

  一问三不知,厉墨尘表示很无趣。

  要不去后厨看看七婶做饭。

  而厉景渊也是这么想的,想看看他家的爱妃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然而他正要有所行动,本来打算去后厨瞧瞧的历墨尘突然严肃的语气的说道:

  “对了,七叔,我刚刚看到了林城的人在这周围转悠,他这是看到七叔来这了,所以他也来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进来?”

  厉景渊意要离开的动作一顿,黑眸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情绪,他看眼林落,意有所指的道:“不是为我。“

  嗯?

  厉墨尘不解:“七叔的意思是……”

  “为小舅子。”

  闻言,厉墨尘瞬间明白了:“他来这里不进来,是因为心慌,想知道小舅舅的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历墨尘看向林落,说的丝毫不含蓄。

  厉景渊没有应,但足以证明他说对了。

  林落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一字一句说道:

  “若是他们问起来,草民就说草民高攀了。”

  “王妃大人对我不薄,草民僭越了,才攀上高枝,成了王妃的弟弟。”

  短短几行字,简单明了,主题鲜明,重点突出,足以表明林落很懂这些,说的一点也不违心。

  见他如此聪慧,历景渊看他的眼神温和了些。

  厉墨尘问道:”我说小舅舅,你到底是不是王妃大人的弟弟?”

  “算是吧,“林落眼眸有些黯淡,他低垂眸着闷闷道:“娘亲说我长大了若是有出息了就认姐姐,若是没有,就当做我和姐姐都死在了不同的地方。”

  林落的话倒是让厉墨尘心疼了,他抬手摸了摸他脑袋:“唉,小舅舅,可真是委屈你了。”

  他话一落,厉景渊低沉的嗓音道:“委屈只是暂时的。”

  “本王的爱妃不会死,你也不会。”

  “但真正相认需要些时日。”

  语言虽言简意赅,但足以让林落听懂了。

  他没想到厉景渊会这般说。

  他抬起头首次的敢直视厉景渊:“谢谢王爷。”

  厉景渊淡淡回应了一声“嗯”。

  厉墨尘感觉他家七叔自从成亲后,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啊。

  他给林落夹了些菜,安抚他:“小舅舅,七叔这样说了,你就不用担心了,早晚会让你是七婶的弟弟这个身份公开的。”

  “没事,反正我也没想到今日会遇到姐姐,我还以为我们这样的身份,差异悬殊,怕是一直都见不到了。”

  林感慨说着,厉墨尘还想安慰他几句来着,然而这个时候房门开了。

  夏无双作为在厨房帮忙打杂的,此时送上来了第一道菜。

  “菜来了,“夏无双将手中的菜放在餐桌上,介绍道:“这一道菜叫松鼠鳜鱼!”

  看着那条鱼被油炸的七上八下的样子,倒真有几分正在蹦跶的活泼劲儿。

  作为皇室,历墨尘没见过这样的菜肴,所以下定决心蹭吃不走了。

  但想到刚刚只喝了一口茶,茶水就算他账目上,所以还是算了。

  “无双,后厨累不累,还需要打杂的吗?”

  历墨尘起身就要去,林落也跟着起来:“我也去帮忙吧,我白吃白喝不太好。”

  “你不用去,这是你姐姐给你做的,你只管品尝就好,让他们去忙碌。”

  厉景渊发话了,俩人连忙离开了,留下来的林落有些忐忑不安。

  他不知道厉景渊为什么让他一个人留下来,想问又不敢问。

  更是不敢看厉景渊。

  他垂着脑袋坐在那,期待着姐姐赶紧把菜做好。

  厉景渊慢条斯理的点缀了口茶水,看眼坐立不安的林落。

  把他留下来也只是不想他再去干活,毕竟他以前吃了那么多苦。

  但不喜言辞的厉景渊哪里会说明。

  一个垂着脑袋乖乖的坐在那,一个优雅的品茶,雅间安静的好似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好在历墨尘和夏无双很快端着菜来了。

  这次是凉拌黄瓜手撕牛肉,酸辣鸡杂,酸菜鱼,凉拌皮蛋……

  这些菜肴是这个王朝从来没有出现的,以至于见了的人都觉得惊奇,内心是一片震撼。

  历景渊面上看着无异,但看着这些菜色的黑眸闪过眼眸流光。

  这个王妃确定是在乡下养大的?

  她懂得的东西怕是连才女这个词语都挡不住。

  虽然知道林繁星身上有秘密,但她身上的秘密似乎太多。

  这边林繁星马上要处理好自己的菜肴时,突然有人来到后厨叫历墨尘。

  “五皇子,不好了不好了,有客人吃了东西昏死过去了。”

  厉墨尘眉头一皱:“昏死过去?”

  “是啊,现在大堂里都乱了,都说后厨有毒,特意毒害客人。”

  那是大堂里面忙碌的小二哥,看起来口干舌燥的,是遇到了大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