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98章:她还是活着的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02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没错,这就是为她而“打造”的狗笼,也是她以后的“家”。

  历景渊修长身姿矗立在门口,眯着黑眸嘴角带着冷厉的笑睥睨着在那挣扎的郭云华。

  此时,郭云华纤长的四肢上被极细的锁链顺着木柱蜿蜒紧绕。

  历景渊踱步走上前,无名指在锁上微微一按,咔嚓一声,锁开的声音淹没在传出的锁链声中。

  他修长的手指捻起锁链,顺着锁链用力一拉。

  “啊!”

  郭云华两只手背被锁链拉的青色的血管隐隐凸起,额角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疼么?”

  听到声音,郭云华瞳孔微缩,整个人僵硬了起来。

  费力的睁开眼睛。

  入目就是冷若寒川,孤傲而冷血的历景渊。

  她骤然心颤。

  这才惊觉来人是历景渊。

  她被历景渊抓到了。

  而且还关在比府衙那牢房要恶劣万倍的牢房之中。

  可......他的腿好了?

  “你……”

  “本王的腿是拜你所赐,痊愈却你无关。”

  她知道她要说什么。

  郭云华更是心虚的不敢看他。

  她也知道历景渊大概能猜测他的腿是她设计的。

  毕竟厉历景渊聪明的很。

  可是他为什么现在才抓她?

  “郭云华,本王给了你机会!”

  几次对林繁星下手,这次,历景渊是不会再手软了。

  听着这话,她便明白男人为何这次这般对她。

  眼里闪过一眸不甘与狠辣。

  但抬眸却楚楚可怜的望着冷漠极致的男人:“阿景,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往日公主的傲气,此刻全无。

  因为眼前的男人,令她感到恐惧至极。

  她就像是个提线木偶,任人宰割。

  历景渊眼神就像看个死人般,嗓音冷若冰霜:“你多次对本王的王妃下手的时候,有想过放过王妃么?”

  找到叶清的时候,叶清拼尽全力说王妃已安全,便晕了过去。

  但林繁星此刻在哪里,他压根就不知道。

  就好比生死未卜。

  历景渊的话让郭云华暗道她这次可能真的会死。

  郭云华想挣扎,可她不只双手被缠着锁链,就连双脚上也绑着锁,她稍稍动一下,锁链立马蜿蜒出曲折的形迹,陷入她脚腕的肉里。

  她脸色一白,嘴角一道血丝蜿蜒而下。

  因为她刚刚动了一下,手臂与及脚腕处的锁链陷入了她的肉里,痛的她吐出鲜血。

  “怎么?想逃么?”

  历景渊长指紧紧捏住她的下巴,俊脸又冷又沉。

  郭云华眼神恐惧地看着他,但下一秒扯起嘴角凉凉一笑,“历景渊,你若放了我,我就给你解药,若是不放了我,你那些暗卫全都就得死!”

  “本王不会杀你,日后,墙面作铺,锁为笼,链为饰,你……为囚。”

  落下直接诛心的一句话,历景渊毫不怜惜将她的脸甩向一边。

  随即毫不留恋的的离开。

  封闭式的牢门一关,瞬间隔开了外面流通的空气与光线。

  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暗。

  郭云华当即恐慌的喊了起来:“历景渊,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牢房里!”

  任凭她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到。

  郭云华面色死灰。

  墙面作铺,锁为笼,链为饰,你为囚。

  这句话,足以表明历景渊将要关她在这里一辈子!

  他不杀她,却用这种方式折磨他,让她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整日与黑暗接触,并还用锁链锁了起来。

  这远比杀了她更让人难以接受。

  由此可见林繁星在历景渊的心中有多重要。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这里,她该怎么逃出去!

  --

  林繁星也不知道究竟遭遇到了什么,她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眼前一片漆黑。

  她很疲倦,甚至睁不开眼睛,就只能这样保持着静默的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围开始出现了其他的一些声音,有打打斗声,有哭声有喊声,渐渐的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等到林繁星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仿佛要裂开一般。

  而她耳边传来了一阵轰隆的声音,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辆马车,而马车正在运行着,难道是带她回王府吗?

  可京城里面的路途都特别平坦,所以马车走的时候应该是很平稳,而不是这般颠簸。

  可是她觉得现在马车一直在颠簸,恨不得要把她浑身都晃散架了,所以他们此时所处的路应该不是王府,而是外面。

  林繁星努力的起身拉开了一点帘子,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看不太清,只能借着微光看到干涸的土地,还有周围茂密的树林。

  驾车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中剑已经倒在了一旁,看样子是没了命。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如同做了一场梦一样,林繁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刚刚还在比赛呢,怎么可能突然就跑到了这地方来了?

  难道是有人挟持了她还是说她已经没了命,现在是魂游向外?

  她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存在的,抬手探了探鼻息。

  有气。

  那就证明她还是活着的。

  而她身边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夏双双,一个是林落。

  两个小助理的运气,看样子就没有她好了。

  他们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醒来,可能是药性还没解除。

  可能是在配制解药的时候她尝试了各种解药,所以身体里面已经有了可以解毒的抗体了,便就醒了过来。

  可是这两个人就不一样了,现在还睡得死气沉沉的,貌似把这节日的休息时间全部都在今日给补充回来了。

  林繁星轻轻的拍了拍他们两个的脸,又捏了捏对方的鼻子,并喊了俩人几声,可两个人还是没什么反应,但都是活着的。

  周围一片安静,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应该是没有人再上来了。

  她便起身坐到了马车上去,开始驾马,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难免有些生疏,但是样子还算是有的。

  只可惜道路比较坎坷,他们没走出去多远,马车就因为两块大石头逼停了下来。

  马匹有些无奈的在一旁嚎叫着,但很快就找到了一片青草开始食用。

  颠簸的路程自此算是告一段落,林繁星随着马车停下来之后,她跳下马车,朝前走几步看了看周围的状况。

  这里是一片很开阔的平原,后面的树木已经离他们有一定的距离了,这里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隐藏刺客,应该是安全的。

  只是那位车夫大哥死的的确够惨的,林繁星打算找个地方把好生埋葬。

  她起身来之后把人拖到了地上去,然后随便找了个比较软的地方开始挖土。

  因为并没有什么工具,林繁星先是拿石头去挖土,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拿手去挖。

  等到手都挖破皮了,才总算是弄出个可以将人埋进去的地方。

  她把人处理好之后,林繁星把刨土的那块石头立在上面,当作是墓碑了,然后用自己伤口处的血液在上面写了一个祭奠。

  做完了这些,林繁星觉得自己的肚子里面空落落的,整个人都有一种要虚脱的感觉,而马车上也逐渐有了动静。

  她听到声音连忙上马车,便看到了坐起来的夏双双。

  看到她,夏双双眼眶当即就红了起来,随即陡大的泪珠也掉了下来:“王妃大人!“

  林繁星一顿,夏双双何时这般哭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