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77章:姑奶奶扒了你的皮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157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林繁星看出他的害怕,有些无奈了:“你别怕,姐姐只会对付害我们的人,你是姐姐的弟弟,姐姐是不会伤害你的。走,我们一起去灭了她。”

  然而她牵着林落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夏无双正好进来了。

  林繁星此刻一心想灭了那个胖妇人,就没心情关注夏无声刚刚去了哪。

  看着气势汹汹的林繁星,夏无双不解的看向厉景渊。

  后者压根没给他眼神,只是转动轮椅也跟着林繁星出去了。

  夏无双:“……”

  气势汹汹的林繁星走来,那个养母还在外面睡得如同憨猪,她嘴角抽了抽。

  用脚踢了一脚,对方也没反应。

  再踢了一脚,还是没反应。

  “不对呀!这个量也不是那么大,只是一丢丢,顶多睡半个时辰,可是她……”

  “她就是喜欢睡觉,什么活也不干,否则怎么长得这么胖!”小男孩愤怒的说了句。

  可林繁星却觉得不对。

  再怎么睡的跟猪一样,也不至于睡成死猪啊。

  她蹲下身仔细瞧瞧了,敏锐的发现妇人嘴角有药残渣。

  咦?

  有人刚刚给她喂了药?

  这里就他们几个人,所以……

  又想到刚刚夏无双从外面进来。

  她了然了。

  她看向夏无双:问道“无双小哥哥,你给她喂了毒药?”

  夏无双连忙摇头,语气很是厌恶:“这种人的命我杀了都嫌脏自己的手。”

  “那你给她喂了什么药?”

  夏无双抿了抿唇,瞄了眼厉景渊,随后吞吞吐吐道:“是……泻药!”

  林繁星:“……”

  厉景渊嫌弃的扫眼夏无双,鼻腔里哼出两个字:“出息。”

  夏无双:“……”

  他也想把这胖女人给海揍一顿来着,可毕竟对方是个女人,还是个睡着的女人。

  而且他还嫌弃碰她呢!

  于是他想到了泻药,这泻药它下的足足的,死不了也得要她半条命。

  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胖妇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也顾不得眼前的几人,捂着肚子一路喊着肚子痛直找茅房去了。

  开始林繁星与厉景渊很是嫌弃夏无双这招,然而……

  “哎哟喂救命啊,我不活了,太难受了……”

  胖夫人好半天找到茅房,之后刚从茅房出来,又捂着肚子跑进去了。

  来来回回的无数次,胖妇人都要虚脱了。

  这下林繁星与厉景渊不嫌弃夏无双的招了。

  这招太损了。

  林繁星看着那胖妇人嘴里都没力气囔囔了,却还在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提着裤腰带来来回回的进茅房,看的她是大快人心。

  林落看的也是大快人心。

  可是没了力气,那妇人最后晕倒了。

  林繁星觉得没劲了,走过去瞧了瞧。

  用腿踢了踢对方的腿,妇人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

  她美眸转了转,朝门口的盆栽看了眼,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胡夫人告诉过她,这盆栽可是皇上送的。

  呵。

  她抬眸看向那小毛驴,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划过一抹冷意。

  “无双小哥,你把那小毛驴牵到那门口去。”

  夏无双不明所以,他不解的看向厉景渊。

  男人望着她一副狡黠的模样,薄唇微微牵起了细小的弧度:“去牵。”

  王爷发话了,夏无双便立马照做。

  林繁星来到厉景渊身边,“王爷,外面冷,我们进屋吧。”

  “嗯。”

  身边的林落很不解林繁星的所作所为,进了屋便问了起来:“姐姐,你为什么要让那小哥哥把小毛驴牵到没看来啊?”

  林繁星给他做了个嘘的动作,低低道:“等下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只管看戏。”

  话落她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对着窗外大声喊了句:“快来人啊,你家金子被偷了!”

  林繁星喊了一嗓子,那养母又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了。

  她脸上惨白神情张张地朝马车爬上去打开一个包袱,确定了一下金子还在。

  随后连忙把金子收好放回原位,尖锐的声音囔囔:“是哪个不长眼的鬼哭狼嚎,要是吓坏了姑奶奶,姑奶奶扒了你的皮!”

  胖妇人气的不轻,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拉肚子的事。

  她揉了揉自己一身的肥肉,下马车打算找人驾车,不料肚子又疼了。

  这才想起来她刚刚一直拉肚子来着,结果还拉的给晕倒了。

  她也没力气去茅房了,肚子也拉空了,索性就直接拉裤子里。

  瞬间她身边臭气熏天。

  她也不在乎,也不忘刚刚林繁星喊的那句。

  只不过她不知道是谁喊的,她抽出马车内一贯她用的鞭子跌跌撞撞的下马车,大喊道:

  “偷懒的小东西给我滚出来,今个要是卖不出一个好价格,你就别吃晚饭!”

  她一出来就一股臭味,一阵风吹来,把她的臭味正好从未关的窗户给给吹进了屋子里,屋内的几人闻到了,都被熏的连忙捂住鼻子。

  但林繁星却没有,她双眸盯着妇人挥着鞭子的模样,有种身上特别疼的感觉。

  她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攥拳。

  厉景渊注意到她的神情,他那深邃的眉骨细不可察地动了动,随后一把将她拉到了他身边,沉声问:“她以前总打你?”

  “嗯,虽然时隔这么久,但是见到他手中鞭子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有反应。”林繁星回答的时候身体都是控制不住的哆嗦。

  可见原身是怕极了这养母,也被她打的极惨。

  厉景渊眼神阴鸷,冷呛道:“她打你多少下,本王给你通通还回来!”

  话落,这次夏无双不等历景渊发话,他便厌恶的走出去。

  却被林繁星喊住了。

  “无双小哥,对于这种人打都脏了你的手,而且我今天不只是要打她而已。”她说着走到夏无双身边,低声对他说了几句。

  听后,夏无双对她点了点头,便来到那妇人面前,一手捂住鼻腔,一手指向那正在啃门口草的驴:“这畜牲是你的?!”

  “是我的,怎么了?”

  养母也仗着有人给自己撑腰,此时并不把夏无双放在眼里。

  加上她刚刚见过夏无双,以为他和林繁星是一伙的。

  虽然她有些害怕气质冷然的厉景渊,但见对方是个瘸子,又不怕了。

  她的后台可是左相妇人,她怕什么。

  想着,便趾高气昂的指着夏无双:

  “你这个毛头小子少在这里捣乱,那个瘸子是你主子吧?把你主子叫出来啊!”

  夏无双一听瘸子,忍无可忍的想要扇她,但想到林繁星刚刚对他说的,他便忍了下来。

  再加上对方实在是太臭了,臭的他连开口都需要莫大的毅力。

  那妇人见他不说话,愈加的不怕了:“哟不敢叫啊,那你把林繁星叫来。”

  夏无双仍旧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妇人。

  那妇人见他一直沉默着,可眼神吓人,她有些嘘嘘,但养母天生有撒泼的本性,于是嘴上不示弱的继续囔囔:“我可告诉你,那个臭丫头见到我可是得喊我一句养母,你算什么东西站在我面前!”

  “刚刚那个臭丫头那么对我,现在倒是不敢出来了?”

  “怎么,她是不敢出来见老娘了!”

  胖妇人太大力气说话,导致又拉肚子了。

  夏无双厌恶的退后了几步,他恶心的都要吐出来了。

  “我警告你,你再满嘴喷粪,就别怪我代替我主子教训你。”

  夏无双怎么说也是个将军,做事的气势自然不会差。

  只不过他这一开口,他就感觉跟吃了口屎一样。

  看着年轻人眼中满是阴鸷,养母有些慌。

  “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

  养母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夏无双一把将她手中的鞭子抽了过来,在她脚下抽打了下。

  他眼神如冰刃,语气渗人:“我敢不敢,你不妨试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