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66章:觉得自己特别牛逼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936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另外一个宫女也开腔道:“对呀,太后娘娘看不上她,那都是皇宫里面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所以那宠妃被毁容很有可能不是皇上所为。”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隐晦,但其中的意思这些人都听懂了。

  不是皇上所为,那必定就是太后。

  只是他们不太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而已。

  只不过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但隐晦的说还是敢说的。

  “而且皇上当时发狂的时候,这位娘娘可一直在旁边拦着扶着皇上,生怕皇上摔到了碰到了。”

  “而太后娘娘来了之后就让人关上了寝宫的大门,过不了多长时间里面便传来了惨叫,然后就是那位娘娘被人抬着出来,但都说是被皇帝给毁容了。”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大家也都全部的都肯定那宠妃的容貌是太后所为。

  “哎,那妃子真可怜,一生就这样毁了。”

  “是啊,还以为当上贵妃,日后的生活就是荣华富贵。”

  “看来这贵妃也不是好当的啊.......”

  小太监和小宫女们一个劲的叽叽喳喳的说着,貌似对那毁了容貌的贵妃很是惋惜。

  只有林繁星一个外来的,在闻言他们的话后,觉得自己差不多真相了,只不过就是没有证据。

  不过要找到证据应该先找到那位贵妃。

  可那这位宠妃娘娘现在应该在哪里呢?

  该不会是被太后杀人灭口了吧?!

  林繁星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但是没有看到尸体她也是不会死心的。

  这贵妃可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证人,她现在必须把对方找出来才能把那老妖婆给扳倒。

  想到特有心计的老妖婆被她给扳倒了,林繁星就觉得自己特别牛逼。

  这个逼她可以在历景渊面前好好的装一装了。

  再者那酒杯的毒素她竟然都没有见过,看样子是个新奇的东西。

  所以她打算将老妖婆扳倒之后,再让她告诉自己这毒药哪来的,或者里面还有什么。

  这样她自己也可以研制一下。

  想此及,她故作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原来是这个样子,那真是太吓人了,还好我什么都不知道,应该不会被娘娘们抓去问罪吧?!”

  这个问题几个宫女与太监都回答不上来。

  毕竟他们也只是个下人。

  再者林繁星被问罪,又干他们何关系。

  他们还巴不得她被问罪呢。

  他们可没忘记她刚刚还威胁他们来着。

  见没人应她的话,林繁星也不在意,她摸了摸肚子:“我这肚子又开始痛了,就先去茅厕了,你们快去里面守着吧!”

  林繁星也只是找个借口离开,不料一个宫女带着自暴自弃的口气道:

  “我们不管在哪里守着都有可能随时就没了脑袋,所以在哪里守着都是危险的,哎你若是肚子痛就快去吧,我们就不管你了!不过说不定你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我们了。”

  闻言,林繁星没再说什么,毕竟她的死活对方也不会在乎,她又何须在乎对方。

  她故作去茅厕后直接一溜烟地跑了没了影子。

  她借口离开其实是想去找那位宠妃娘娘的。

  可是皇宫如此之大,她应该去哪找那位宠妃娘娘呢?

  好在她上次进过宫,貌似有点印象贵妃的寝宫在哪个方向。

  不过皇帝的妃子这么多,她也不确定那个寝宫是这位宠妃的。

  虽然不确定,但总得先看看再定夺。

  这么想着,林繁星便凭借着上次来皇宫的记忆,朝东边而去。

  深入皇宫,犹如走进一片大森林,好在林繁星的方向感还是蛮强的。

  没走几步,林繁星便在一块琥珀色的石头处驻足了下来。

  她记得上次看到的一贵妃的寝宫经过的路是有这么一块琥珀色的石头。

  她便打算再继续朝这个方向走去,然而才刚走几步,身后突然有一只大掌手落在她的细腰上。

  林繁星眉心一惊,打算直接给对方来个过肩摔,再撒点药粉,结果整个人反倒被对方压制,脑袋直直的撞在了一堵肉墙上。

  她意要撒出药粉,下一秒一道熟悉又好听却又夹杂着几分浅淡的不悦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这里情况这么危险,你过来做什么?!”

  这口气不用看来人的脸,都知道是她家王爷。

  林繁星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气她独自来到这里,男人一只大掌搂着她的细腰微微发力,惹的林繁星浑身颤抖了一下。

  知道男人不高兴,林繁星便乖巧的窝在他怀里,也不作声。

  心想刚刚还好没把药粉撒出来,否则又要背上个骂名了。

  她现在很想逃跑,可是没可能。

  她便想着不作声可能这男人反而更生气,得哄哄。

  于是她抬起脑袋踮起脚尖在男人英俊的下巴亲了口,主动认错:“王爷,臣妾错了。”

  话语间葱白的手指在男人胸口上戳了戳。

  男人一把将她的小手给握住,黑眸微暗,嗓音低哑:“再乱摸就在这里办了你!”

  “……”

  一直处于欲求不满的男人,本来就很“危险”的。

  哪里还经得住她的撩拨。

  林繁星小手立马老实了,“那王爷不生气了?”

  小女人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倒影,仿佛眼中心中只有自己一个人,这种认知让他的胸腔溢满了一种暖暖的感觉。

  历景渊微微弯了弯眼眸,瞳孔隐约闪过几道暗光:“你再亲本王一下,本王就不生气了。”

  “......”

  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林繁星踮起脚尖,两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抬起脑袋将自己的唇瓣凑了上去,轻轻吻住了男人的薄唇

  微凉的薄唇被对方柔软的触感给覆盖住,男人黑眸瞬间彻底的暗了下去。

  一把按住小女人的脑袋,想要将这个吻加深。

  然而下一秒就听到一声奇怪的咕噜声。

  两个人同时一愣。

  林繁星似乎反应过来,她抽离对方的唇,眉眼弯弯的对着对方撒娇:“王爷,臣妾饿了。”

  她一大早来这里,什么都没吃,现在都快下午了,怎能不饿。

  看着林繁星笑的眉眼弯弯,不自觉带出一片靡丽气息,眼中却是一片纯然的娇气,男人心中微软。

  他揉了揉她青丝:“那现在带你出宫去吃东西?”

  却不料林繁星连忙摇头:

  “现在不行,臣妾还有事要办。”

  历景渊挑了挑眉,“何事?”

  林繁星觉得他是在明知故问。

  这男人一向聪明的很,索性她直接说道:

  “王爷,这皇上一出事,太后就急着重新设立太子,估计这太子的名分换人又是她阵营的人,哼,这老女人没想到这么歹毒,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算计。”

  说着才反应过来:“对了,立太子这么大的事,王爷怎么不在那边,反倒是来这边了,该不会是王爷不想听那老女人絮叨,打算回府睡大觉吧?!”

  “……”

  历景渊捏了捏她白皙的脸蛋,语气剥为无奈:

  “爱妃还好意思提,你一个人竟然这么大胆敢往这边乱跑,万一被那些巡查的人当做刺客抓起来,你的小命就没了!”

  林繁星指了指自个一张易容的脸:“又没人能认出我,不用担心的了。”

  “你以为你易容了就没人察觉到你了?即使本王没看到你,单凭闻到你的味道我就知道是你。“

  “我的味道?“

  林繁星有些不相信他的话抬起袖口嗅了嗅,但怎么闻都没闻到什么其他的异味,便一副不解的表情看向历景渊:

  “臣妾有身上什么味道啊?难不成是臭臭的味道熏到了王爷!”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