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197章:以往一样只是纯睡觉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71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刚刚两个人和谐而暧-昧的情景此刻完完全全的不复存在。

  男人一张俊美而又面无表情的脸此刻晦意尽显,他低沉的吐出一句话:“既然爱妃不愿,那本王也不强求。”

  落下一句话男人便转身缓慢的朝轮椅走去,很显然是离开。

  男人那好似一座岿然不动的山一般的身姿,林繁星却看到他刚刚转身之时,竟然微微颤了下。

  脑海里闪出以往男人对她所有的好。

  最终她开口:“臣妾知道王爷对我好,但是.......”

  林繁星的突然开口的话让男人挺拔的身形顿住。

  但他却并转身,但也未再抬腿,很显然在等待她的下文。

  林繁星咬了咬唇:“人其实是有很多面,表面只是其中一面,如果只看外表,那太过于片面了,难免看不准的。”

  “人都是有本质属性和表面属性的,本质属性通常维持不变,而表面属性会随着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如果看人只盯着其表面属性看,那么就会看不到人的真正面貌,从而发生错误和误解。”

  “以人事而论,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顿了顿,林繁星声音有些低:“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

  言下之意他对她好可能只是表面而已,或者并未看清他的内心。

  男人转身深沉的望着她,他说:“所以本王现在就让爱妃检验本王的本质属性。”

  “......”

  林繁星有些愣怔,随后脸蛋一红,但好久好久,她也没再开口。

  最终男人叹息一声:“很晚了,爱妃早些休息。”

  “等等。”

  历景渊这副样子,让林繁星愈加的过意不去,说实在的,其实她本来就一直垂涎人家的皮囊,再者他们以往又不是没有同榻过。

  这般想着,便说道:“王爷,今晚就在这里住,不过.....跟以往一样只是纯睡觉.。”

  这也算是默许了。

  见她答应,男人眸光划出一抹涟漪,不过接下来谁先躺床榻上去?

  还是一同躺上去?

  历景渊思索了片刻突然问道:

  “爱妃可否能和本王讲一讲小时候的事情,在乡下种田应该很有意思,否则爱妃也不会去乡下买田地!”

  对于男人突然的话题,林繁星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回答了他:“种田发家致富的确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但是王爷是什么时候知道臣妾在乡下买了田地的?!”

  望着小女人一脸的不解样,男人抬手刮了下她鼻尖,语气溺宠道:“这个对于本王来说本就不是什么大难题,毕竟本王家的田地就挨着夏双双的田地。”

  卧槽,居然的这么巧的?!

  她还以为自己的事情已经安排的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还是这样的暴露了。

  历景渊的田地竟然和自己的田地是挨着的还是邻居,他们两个这缘分简直不要太深了。

  只是自己当初在乡下那么受欺负的时候,也没见过有人来帮自己!

  所以那个时候历景渊跑去哪里了?!

  林繁星似乎想到什么,星眸微微眯了眯,微眯的缝隙里呲裂出一丝带着寒气的锐利。

  历景渊不可能以前就认识她,毕竟他身为一个王爷,怎么可能跑去乡下那种地方买下田地,所以肯定是成亲之后,他派人去调查她了。

  怕她生气,他就忽悠她。

  想到这,林繁星浑身散发着怒不可遏的气息。

  果然人是不能只看表面。

  她想把男人赶出去,但她知道男人肯定不会这么好说话的主动出去。

  毕竟她刚刚答应了留他下来一起共度良宵。

  她又不能直接推他出去,万一把他推的伤到腿,那她治疗他的腿就白忙活了。

  林繁星胸腔有股怒气,使得她狠狠瞪了一眼男人,随后自个上床榻,背对着他。

  而且睡的还是外侧,赶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见小女人生气,历景渊抿了抿唇。

  没错,刚刚的话确实是七分是假的。

  但他这么说也只是不想让他知道他为她所做的事。

  可对方这么生气,看来他这么做是错误的。

  不过小女人上榻了,那他正好上榻哄她。

  以前他认为男人哄女人这样的行为是很幼稚的,但没想到他认为幼稚的事情现在在他这却时不时的去做。

  男人长腿一步一步的朝床榻走去,随后在床榻边坐了下来,望着小女人纤细的后背,他轻声开腔:

  “其实本王并没有刻意的去调查爱妃。”

  他话还未说完,林繁星就气呼呼的来了句:“对,王爷不是刻意的,因为王爷就是有意的。”

  “……”

  女人不讲道理的时候是最让男人头疼的时候。

  历景渊揉了揉眉心:“不管爱妃信不信,本王真的没有刻意去调查爱妃,本王是让人去乡下调查一下周围的几块田地有没有承包,要不要扩大一下范围!”

  “之后无意之间听到那边的田地被夏双双代替一位贵人给承包下来,而这位贵人就是爱妃!”

  林繁星哼了声:“王爷家大业大,怎么可能种那么多田地?而且臣妾不过是想把属于自己的拿回来而已。”

  “想着若是那养母有幸活着就让她给我打工,但是听说她人不见了影子。”

  林繁星说着一顿,猛然转过身来看着历景渊,似乎有什么从脑海呼之欲出。

  她咬了咬唇瓣,“王爷,你其实把那田地承包下来,是为了……我?!”

  历景渊为她做了很多事情,这只是其中的一件小事而已。

  既然被小女人猜到了,男人也索性的承认了,“嗯!就像爱妃所说的,那些本来就属于爱妃的,本王只是拿回爱妃的东西而已。”

  林繁星有些无地自容了,刚刚还差点把人家给赶走。

  她现在也理解了刚刚历景渊的那句“本王现在就让爱妃检验本王的本质属性”。

  这句话她刚刚竟然还歪解成是不可描述的事。

  她太小人之心了。

  小女人小身板朝床榻里面挪了挪,垂着小脑袋,白皙的小手拍了拍她身侧。

  林繁星的举动让男人俊脸露出一抹笑意,他缓缓的朝她身侧躺了下去。

  随后林繁星咬着唇瓣也躺了下去,但她整个身子靠在里侧。

  这床也蛮大的,所以林繁星紧靠在里侧而导致他们中间有许些空隙。

  虽然不是第一次同榻,但林繁星的小心脏还是免不了的加速跳动,呼吸急促。

  连脸蛋都绯红了起来。

  望着小女人整个人几乎都贴到墙壁上去了,便想将她搂过来一点点,却不料林繁星突然问起了养母的事情:

  “王爷,那个养母本来是关在牢房里,可是突然不见了,是……王爷做的吗?”

  她想着历景渊很有可能为了她做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但她暂时能想到的只有养母这件。

  小女人用后脑勺对着他,倒是让历景渊很好的承认他为她所做之事:

  “嗯,我让人将她保释出来,之后将她丢在乱葬岗,但不料她竟然在里面被吓死。”

  虽然历景渊只是简略的说了两句,但林繁星也已经知道他这么做的用意。

  想吓唬一下那个养母的目地是让她实话实说,说出她背后的那些事情,交代个清楚也当做是解决了一个棘手之事。

  却不料养母胆子那么小,活生生被吓死了。

  所以计策到了这里之后彻底不受控制了,人死了历景渊也就只让人把人下葬。

  后来林繁星故作用人肉设计死士,他便想到用养母来设计。

  “王爷,你是怎么想到买下那些田地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