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58章:狗男人刚刚是在吃她豆腐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5210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过这作诗画画什么的林繁星还真的是不会。

  这让她有点怂了。

  她会画细胞图,会画构造图,甚至还可以写个解剖小口诀。

  但是这东西上不了台面,万一被形容成刺客专属,她怕是得顿大牢。

  林繁星不是因为害怕输给林千柔而怂,因为……她是真心的怂了!

  古代这些人的刑罚可都是按照皇族的心情来定的,加上这个皇帝和太后还看不上历景渊,林繁星觉得事情有些难搞。

  这边觉得难搞的林繁星一筹莫展,周围就有人出声了。

  “既然太后娘娘提出可以作画写诗,民女想试试。”

  “民女也想试试。”

  不怕死的真是前赴后继,全部站出来了。

  林繁星就算是拒绝都有些困难了。

  她突然后悔刚刚没让厉景渊护她。

  现在再给一个求大腿抱的眼神应该还来得及的吧?!

  这么想着林繁星也就这么做了。

  她漂亮的眼眸朝厉景渊转过去,她的眼神男人一看就懂,对方却罕见的不吭声,甚至还带着期待的眼神惠赠给她。

  看的林繁星要炸毛了。

  靠,这狗男人几个意思?

  刚刚不是还要帮她来着?

  这才几分钟就又不帮了?!

  这是耍她玩么?!

  呵,果然靠自己才是王道。

  但是心里就是不爽。

  她大步走到厉景渊身边,瞪了他一眼,低声道:“王爷,你就算不帮我,那在皇帝面前给你家爱妃找个台阶下总可以了吧?”

  后者很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魅惑的嗓音戏谑道:“本王突然很期待爱妃的才能。”

  “……你!”

  你奶奶个腿,狗男人关键时刻不给自己媳妇找台阶下就算了,竟然还用这种话气自己。

  林繁星觉得自己不是嫁了一个帅哥,而是嫁了一个白眼狼。

  她哼了一声,突然伏在历景渊身边狠狠地按压了他腿上的穴位。

  “嗯!”

  酥酥麻麻的痛感传来,历景渊不自觉地嗯了一声。

  见他有反应,林繁星可是不客气,当场又掐了他一下。

  “嗯!”

  痛感传来,让历景渊继续嗯了一声。

  只是二人声音极小,只有彼此可以听到。

  别人都在跃跃欲试,向着王朝才女的位置冲击,只有林繁星当着众人的面和老公调情。

  “嗯!”厉景琛疼的长眉蹙了下,随后面不改色的看向林繁星:“爱妃,这是在做什么……”

  “臣妾看王爷无聊,给你助助兴!”

  小女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恨不得当场戳穿历景渊看热闹的嘴脸。

  历景渊似笑非笑看她:“是么?”

  “当然,我看你的腿还有救!”林繁星咬牙切齿的笑着:“等王爷好了,记得背着臣妾好好哄哄臣妾,臣妾这一辈子的脸怕是在今天得丢光了。”

  小女人哼了一声,随后又将厉景渊腿上的毯子向上拉了拉,便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起身。

  然而下一秒手被男人拉住了。

  正在气头上的林繁星很是恼火的拍开手臂上的大爪子:“你拉我做什么?”

  话一落,男人一把将她拉近,紧接着大手猛地俘过林繁星颈项,自己则一步到位的把脸靠上前。

  瞬间鼻息充满了男人的一贯的冷香。

  林繁星愣了一下,心脏也跟着加速跳动。

  卧槽,这男人搞什么?

  瞳孔微放大,下意识想推开他。

  可厉景渊只是慢条斯理的将她额头的发丝别到耳后,单纯的只是给她整理一下发丝。

  林繁星心一颤,漂亮的眼眸闪过一丝紧张的情绪。

  她听到男人醇厚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声道:“爱妃尽管上台去,有什么问题有本王给你兜着。”

  这句话让林繁星的心微微动了一下,随后就是小心脏愈加的狂跳。

  好似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般。

  这句话堪比“我爱你“三个字还要让女人心动与安定。

  不行了不行了,再怎么被他撩下去,她真的得以身相许了。

  冷静冷静…....

  不要被美色给撩到。

  一颗加速跳动的小心脏终于渐渐的平复了起来。

  她抿了抿唇,尽量用平静的眼神与男人对视:“哦,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然而这句话却让男人有丝不满。

  于是也并没有放开她,一双墨黑的眸擭着眼前女子带着珠帘的脸蛋。

  这时一阵清凉的风徐徐吹过,吹动了女子柔软又蓬松的发尾,在灯光下泛着漂亮的光泽,发尾像海藻般垂落在后背,柔软细腻,随着一阵风的吹来,轻轻晃动着,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很是好闻。

  两个人靠的很近,厉景渊垂着眼睑,看着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以及那波澜不惊的眸被灯光染上一抹诱惑朦胧,厉景渊深沉如泽的黑眸里突地惊起一抹涟漪,心莫名有些微微动了动。

  林繁星被男人看到浑身不自在,她抬手拉了拉颈项的大手:“喂,你快放开我,我要去......献丑了。”

  厉景渊:“......”

  厉景渊檀黑的眸子一片幽暗,声音低沉中带了几分暗哑:“记住我刚刚说的话,嗯?”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松开了,脖子都被你掐痛了。”

  林繁星一脸的委屈与不耐烦。

  男人抿了抿唇,总算将大手收了回来。

  只不过在放开她的时候,在女子那白皙而优美的颈项上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撩了一下。

  林繁星一惊,看眼厉景渊,后者的眼神已经没有在她身上了。

  这狗男人刚刚是在吃她豆腐?

  但是没有证据。

  “哼!”林繁星对着“装模作样”的狗男人冷哼了一声便直起身,随后连忙转身走到太后面前。

  望着浑身散发着不爽的小女人,厉景渊深不可测的潭眸里有丝丝涟漪在萦绕着。

  “臣妾斗胆献丑了。”

  林繁星走到大厅中央,接受了这个所谓的才女争霸赛。

  太后见林繁星答应了,一双精明的眸划过一抹精光。

  她就不相信这作诗画画林繁星也会。

  她可是知道林繁星一直在乡下待着的。

  到时候只要她画不出来,那丢的可就是厉景渊的脸。

  太后仿佛有备而来,听到林繁星开口后,很快就让人把笔墨纸砚安排上了。

  作画和写诗一起,一旁还有音乐伴奏。

  大臣们开始各个上前去展示自己的贺礼,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

  历景渊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家的爱妃,一双深邃的眸子不曾离开她一秒。

  皇帝和太后相视一笑,一起看向了台上的众人。

  “既然是才女选拔,自然是要有规则的。所以朕给各位选了一个主题来作答。”

  林繁星就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这样轻易放过她们的,肯定是得弄点难度和波折。

  看着皇帝站起身来,她刚刚在画小点点的手停了下来。

  “既然是王朝才女,自然要一心为国,所以联的要求不高,说说你们的抱负和对盛世的看法吧。”

  抱负?!

  闻言,林繁星总觉得这个才女的称呼要拱手给自己啊。

  她别的不行,九年义务教育,还有高中语文熏陶,让她都不可能会输啊。

  什么诗仙诗圣诗鬼,她哪个不会,哪个不是经典。

  为此,林繁星心里有数,还是需要求证一番。

  “嘿,问一下,诗仙诗圣诗鬼听过么?”

  对着一旁围观的大臣囔了一句,林繁星焦急地等待结果。

  个个压根不知道她说的是啥,面面相觑了会异口同声的答:“没听过。”

  “好勒。”

  有了这么一个字,林繁星心里有想法了。

  便闷头作诗,她不为外物所打动。

  为了可以一锤定音,她思考一番,决定写李白的诗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