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第268章:我家厉害的王爷

残疾相公太凶猛 笙箫胡 473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林繁星很庆幸自己跑得够快,她此时若还在皇帝寝宫里待着的话,很有可能要跟皇帝打个照面。

  万一暴露了身份的话,她现在怕是已经在天牢里面待着了。

  心里感慨,林繁星嘴上叹了口气,又推了推历景渊:“王爷,我们也去瞧瞧好不好?“

  男人挑起长眉,随即没得商量的余地吐出两个字:“不好。”

  “……”

  林繁星一手直接在男人胸膛处狠狠的掐了把,小女人力气到是不小,掐的男人闷哼一声。

  但她才不管他疼不疼,还哼了声:“哼,那王爷日后就独守空房吧!“

  历景渊有些无奈:“那里不太安全。”

  林繁星不以为意:“有什么不安全的了,这不是有我家厉害的王爷在嘛!”

  这个高帽子到是取悦了男人。

  见男人神色有丝动容,林繁星还以为他会同意,却没想到男人又摇头:

  “既然皇帝已经醒了过来,之后的事情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处理去,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咱们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嗯?“

  听到“休息”两个字,林繁星白皙的脸蛋当即就红了起来。

  想都不用想,这个男人的战斗力肯定不是一般都持久,她只要一想到她让他吃,她就股腰酸腿软感。

  想此及更不想回去了。

  但她已经说了这么多,男人仍旧不答应,可见她再怎么说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不是不依她,而是有关于她的安全,历景渊就不会退让。

  于是林繁星想了个折中的法子:“那好吧!那就回去吧,明儿个一早我还要去竞赛那边继续报名参赛,是得早点休息!”

  这句话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某人不知道是故作装傻还是什么,重点压根没在林繁星想的那方面去。

  “爱妃原来对太后的这点赏赐还是这么在意么,看样子本王是足够……贫穷,没有办法满足爱妃的……生活?”

  “?……”

  为什么他要停顿两下?

  而且他停顿的地方她莫名觉得很……邪恶?!

  林繁星不理会某人的邪恶之意,一副认真的模样道:

  “这和赏钱什么的没有什么太大关系,臣妾想去神医大赛就是想看看还有什么幺蛾子,毕竟上一次黄宗师说到的那个毒医,臣妾还是很感兴趣的。”

  说到的黄宗师这人应该是从西边过来的,而南边也要派人来参赛。

  这一次的神医大赛可以说是群英荟萃,汇集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各种高手,而且这些高手都是和皇室有关系的。

  而郭云华都被官府带去询问,看样子已经暴露了许多,而这东西面和南面来的人迟迟不肯露面,让人也猜不穿他们究竟有何心思?!

  林繁星想着便有些按捺不住了。

  恨不得当即回到神医大赛场地去。

  见林繁星如此的感兴趣,历景渊到是也想随她意。

  可他又不忍心让林繁星一个人涉入险境,最终还是想了折中的法子:

  “既然爱妃这么感兴趣,明日本王就陪你一起去,本王想看一看这东南西来的三个高手究竟是什么样子!”

  话落历景渊便搂着她朝一处而去。

  林繁星还以为历景渊带着她出宫回府,却发现男人带着她走的方向压根不是出宫的路。

  她有些不解了:“王爷,这不是出宫的路啊,你不是要离开吗?为什么还要向着里面去?万一被有心之人抓到的话,咱们可就危险了!”

  “现在知道危险了?刚刚是谁说要一直待在这?”

  “……”

  被自己的话打脸,林繁星也就闭嘴了。

  只是有些好奇历景渊到底要带她去哪。

  不过去哪她都不担心,只要历景渊在,她就不会有危险。

  然而男人却解了她心中的好奇:“爱妃不想回府,为的就是想去看看那个淑妃娘娘,既然爱妃这样感兴趣,那本王就依爱妃,爱妃若是想去看,本王便带爱妃一起进去。

  只要爱妃想做到的,本王就陪在爱妃身边,护爱妃周全。”

  这句话虽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可却胜过甜言蜜语。

  林繁星的胸腔满满的暖意,她都想当即給她家王爷一个么么哒了。

  但对于一直欲求不满的男人么么哒什么的还是慎重点,搞不好没准就真的被对方当场给办了。

  “没想到王爷一下子就看出了了臣妾的想法,那臣妾也就厚着脸皮跟您去瞧一瞧了!”

  她聪明的没有说谢谢两个字,不然男人又得借此在她身上讨福利了。

  历景渊怎能不知道小女人的心思,也没拆穿她。

  但没走两步林繁星却拉着历景渊蹲了下来,她左右看了看,确保没人经过这里,便从身上掏出易容的道具。

  “王爷,为了安全起见,先易个容。”

  历景渊没有反对,确实易容要安全些。

  很快,历景渊的脸变了一个样,但发现历景渊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王爷。

  她便想着放倒个太监,好让历景渊换一套。

  “爱妃不用了。”

  话落,只见男人将外袍脱了下来,而里面既然是太监的衣衫。

  毕竟他的脸是格外的引人注目的,又是坐轮椅,是以,历景渊在过来找林繁星的时候,已经弄来一套太监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随后一路尽量找没人经过的地方寻找林繁星,但他看到林繁星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外袍穿上,目地就是不想让林繁星看出他什么来。

  可没想到最终小女人还是看出了他的心思。

  见男人将外袍脱下来后露出里面太监的衣服,林繁星心里内涵:变扭的男人。

  两个人乔装打扮一个宫女,一个太监,是以,一路上俩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周围巡查的队伍也有路过,但是却没有对他们两个进行盘查。

  林繁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虽然宫里的宫女与太监可以出入一些地方,但这大晚上的,看到他们,多少应该会查问一番吧?!

  可是又看历景渊那样淡定自若的模样,她也就没有开口询问。

  毕竟他们在路上说话也不太好。

  他们走着走着才发现这边井没有多少人,就连刚刚那些要来看热闹的人也都不见了影子。

  待走了一段路的时候,她愈加感觉不对劲。

  因为这方向越来越偏僻了。

  若不是前面的男人是历景渊,她都有种全面的男人要把卖掉的错觉。

  接下来的路不仅越来越偏僻,还越来越暗。

  因为四处全是树木,跟个小树林一样。

  林繁星默默跟着,一双美眸四处打量着。

  清幽文雅的树影婆娑,温暖的阳光洒在树木上,折射出琐碎的斑驳般的光。

  两个人在星星点灯的般阳光中无声的往前走着,几分钟后,前面出现一条潺潺的小溪,清澈见底,小溪对面一片浓雾,什么也看不清。

  待走近了稍稍看到圈圈涟漪在溪水上翻开。

  林繁星眸光闪了闪,突然发现历景渊貌似有什么秘密。

  这时小溪对面迷雾忽然散开,一座古声古色的竹屋中隐隐有琴声传来,约五米宽的小溪上一座桥。

  看着这一绝对称得上异象的场景,林繁星望了望在前方走的男人。

  她踏上冰桥,意外地没有感觉到丝毫冰冷。

  两人顺着桥走过小溪,走近竹屋。

  历景渊推开了屋门,跟着走来的林繁星疑惑的朝里面看去。

  屋内摆设复古,软榻,香炉,青纱,红木桌椅。

  一个身着白色衣的少女正跪坐在桌前,拨弄着手中的古琴。

  桌子上摆着一套茶具,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放在她对面,显然不是给自己喝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