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十五章 尊严与命

纵荒剑主 灰屿 3179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叶凌疑惑回头望去,只见季景背着沉甸甸的麻袋,正望这边极速赶来。

  季景步伐如影,身上洒落着繁星荧辉,拖拽出极长的荧色残影,在漆黑夜晚中,宛如一个萤虫绚丽引人夺目。

  叶凌知道他肯定是动用了某种功法,而且功法品阶还不低。

  丹萱望着越发接近的人影,美眸涌现一抹激动色彩,不过并没太过张扬,因为冷冰冰的剑刃还架着她脖子上。

  很快,季景就来到叶凌面前,将背上鼓鼓麻袋扔落在地,喘着气说道:“差点没把我累死。”

  随后拍了拍叶凌肩膀,道:“呼,兄弟,给我个面子,饶她一命。”

  叶凌皱着眉头,不解问道:“为何?你与她认识?亦是你家中人?”

  “不是不是,我跟她见过几面,算是朋友吧。”季景边说边走向丹萱。

  丹萱见他走来,俏脸充满感谢,红唇欲动,想出声感谢几句。然而季景对她轻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做多余的事。

  叶凌心中对季景的疑惑越来越大,他能居然见到北武洲最强炼丹天骄,寻常人光是接近府邸就成为一个难事,他究竟是何等身份。

  季景见叶凌陷入沉思,知道他在猜测些什么,连忙出声道:“哎,好剑啊,真是天骄配绝剑啊。”

  季景一边出吹嘘打断叶凌思路,一边抚摸着剑身,不动声色将剑刃离开一点距离。

  叶凌皱着眉头,把话题重新扯了回去,再次将剑刃抵在丹萱白皙脖颈,道:“你可知道,我差点死在你这位,朋,友,手下。”

  闻言,季景脸色一沉,眉头一皱,完全跟换了一副人一样。刚刚正巧撞到叶凌正准备杀丹萱一幕,却没见到事情经过。

  叶凌与丹萱,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因为他欠叶家一份大恩,叶凌的父亲曾救过他们家族一命。

  “我兄弟说的可是真的?”季景眼色泛寒,目光紧盯丹萱。

  “我……”丹萱美眸闪烁,支支吾吾不敢说出口,一旦承认了,她知道可能会真的死在这里。

  季景见后者吞吞吐吐的模样,心中大致猜到事情真相。他看向叶凌顿了顿,摇了摇头,道:“她,你现在还不能杀。”

  “为何?”

  “你现在杀了她,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会招惹一大堆麻烦。况且还是下了魂印的炼丹师。”季景沉声说道,随后一掌拍向丹萱柔软的后背。

  “砰”的一声,丹萱娇躯一颤,一道火红的符印随之浮现晶莹额头,符文红光炽盛,如一个火球般耀眼。

  “这有什么作用?”叶凌看向丹萱,希望能从后者俏脸上看到一些答案,可惜只看到陷入沉思的脸,显然她并不知情。

  季景凝重说道:“杀了她,这枚魂印就会附着我们两人身上,她的父亲便会依靠我们身上的魂印寻找我们,只要我们在北武洲,就会受到无数人的追杀。”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白白放过她?”

  “留下她,对你日后有很大帮助,光是她身份地位足以让你少很多麻烦,当然,你要还想杀她,我会替你出手解决她。”季景郑重道,走回叶凌身边。

  闻言,叶凌将剑收了回来,一脸冷漠看着丹萱,冷冷说道:“说吧,你自身筹码。”

  他虽然很想杀了丹萱,但凭着现在的实力,真的办不到,季景向来神秘莫测,如果替自己杀了她,难免会增添不少麻烦。

  留下她,倒也是过不错的选择。

  丹萱思索片刻,眼中闪过一丝笃定,不舍道:“我手里有一枚三品伐髓丹,我还可以成为你专属的炼丹师,外加十次任意要求。”

  话落,丹萱神情紧张,轻咬下唇,静静等待着叶凌答复。

  这是她能拿得出最昂贵的筹码,任何一项都足以让北武洲的人疯狂。

  叶凌思考着,三品伐髓丹的价值,即使是他,心里也忍不住动容。加上专属炼丹师,往后灵石可以不用愁,至于十个任意承诺,暂时用不到。

  这些条件的确优越,但是还不够了。

  月光之下,清冷的余辉衬射在叶凌半边脸上,显得格外冷,他开口说道:“我要伐髓丹,还有你要听命于我。”

  丹萱脸色大变,美眸闪过一丝怒火,胸脯剧烈起伏。这与奴隶有什么区别,一代天骄沦为他人奴隶,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场面陷入僵局,谁都在等对方先妥协。季景知道这样等下去,等到天亮都不会出结果,率先出口打破僵局。

  “尊严与性命,那个重要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丹萱低眉敛目,似乎在两者做出了选择,叹了一口气,从腰间掏出一个精致木盒,扔向叶凌,道:“拿去,我答应你。”

  叶凌接过木盒,点了点头,来到丹萱面前,唤出一缕微弱剑意,平静道:“打开你的心神,接纳这缕剑意,你便可安然离去。”

  季景对叶凌这个举动,理解点了点头。可所谓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谁也不能保证一席之言,会不会隔天就成无效之言。

  丹萱美眸怒火毫不掩饰,紧咬下唇,竭力克制情绪。心中暗暗想道,我都答应你了,你居然还不相信我,真是一个谨慎如命的家伙。

  她并不知道以前的叶凌也是有着一颗单纯的心,直到他为了自己的单纯付出惨痛代价,便决定以后万事谨慎,免得重蹈覆辙。

  不悦归不悦,丹萱还是老老实实打开心神,让叶凌的剑意入体。

  季景望着后者一脸气愤的模样,劝解道:“别那么生气嘛,只是接纳一缕剑意,死不了。”

  丹萱冷哼一声,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叶凌点了点头,只要丹萱敢在自己面前做小动作,他便可以催动剑意,让丹萱痛不欲生,当场暴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