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二十章 神秘长剑

纵荒剑主 灰屿 3509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远处阁楼里的长老们,抚着白须,望着比武台的人群讨论着。

  外门四长老赞叹道:“陆海堂的资质不错,这般年纪能领悟一门玄阶的剑法,前途无量啊。”

  “嗯,是个好苗子,三年一次的内门考核,正好是今年,说不定能进入内门。”外门六长老点了点头,眼中闪着赞扬之色。

  “每个弟子院落评级考核也快到了,最近有的忙了。”外门三长老悠悠道,神情痛苦,仿佛已经这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

  评级考核需要测试所有外门弟子实力,增长的进入高级院落,反之降级。测试过程繁琐,工程量巨大,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哈哈哈,这群小家伙对于评级考核,可是有惊有喜呢。”外门四长老爽朗笑道,并不在乎繁琐的测试过程。

  “这些外门弟子们太混乱,不成体统,我们要不要出手管管?”外门三长老目光紧盯着比武台混乱的人群。

  “不用,一会儿自然就止息了,毕竟好戏要开始了。”二长老似笑非笑说着,目光望着比武台里两道与世无争的身影。

  比武台内。

  陆海堂剑指叶凌,眼中尽是不屑之色,耻笑道:“听说你最近实力恢复了,还将我弟打惨了,他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呢。”

  陆海堂说出后面一句话时,语调各外的冷,双眸更是异常阴冷。

  叶凌向前一跃,跳到比武台之上,平静说道:“恢没恢复,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陆海堂不怒反笑,嗤笑道:“希望一会儿你能活着走下去。”

  一旁还在争抢的众人,不约而同停下手中动作,目光一致望着比武台两道人影。

  “叶凌有机会吗?”

  “陆海堂刚刚突破到筑体境中期,叶凌感受不到他的境界,实力不明。”

  “不对,叶凌身上的气势若有若无,仿佛没有一般,明显没有陆海堂散发的气势雄厚。”

  众多外门弟子相互推测着,毫无疑问,觉得叶凌会败的人占大多数。

  也很正常,因为他感受不到叶凌具体境界,因为修炼了太始神剑诀,以剑为丹田,此法不同其他,能隐去自身具体实力气息。

  使他们感受不到,不过一出手,他们自然就知道叶凌实力如何。

  比武切磋时,谁都不会隐藏实力,特别是这一场生死对决。

  远处阁楼的众长老们,目光紧盯着叶凌,眼中闪着震惊之色。他们不同外门弟子看得敷衍了事,而是悉心端详叶凌,思考他身上发生的事。

  叶凌身上居然有境界气息散发,怎么来的,这便是他们关心的问题。

  虽然不能具体感知,但的确存在。一个丹田破碎的人,居然能再度修炼。

  何等的逆天之法!

  外门二长老负着双手,顿了顿道:“修复丹田,北武洲恐怕都没这般逆天手段吧。”

  “我倒听闻有一丹,能修复丹田,到达破而后立,晓喻新生的作用。”外门三长老思索着,缓缓说道。

  “你说的可是天丹,涅槃丹?”

  “不错,涅槃重生,重塑天资,通百骸,开九窍,塑六藏,身体还能摄取天道之气中的鸿蒙紫气。”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皆都摇头苦笑,天丹可不是随处可见,放眼望去整个九洲都不一定能拿得出一枚。

  不说炼制有多难,光是炼制所需的灵药都找不出几植,天丹不可妄想。

  “他气息不稳定,说不定是某种灵宝散发的。”外门四长老一针见血说着。

  二长老点了点头,道:“这份可能性很大,气息不稳,的确像灵宝散发的,他的机缘还不错。”

  “不知能否打得过陆海堂,陆海堂可是实打实的筑体境中期,可不是一件灵宝就能打败的。”外门四长老轻声道。

  他们依然不看好叶凌,即使有灵宝在手,依旧不值得他们出手劝阻。

  比武台内,炽热的烈日笔直照射石台,两道身影相互对角屹立,场上气氛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大战一触即发!

  陆海堂眯眼望着叶凌,冷笑一声:“叶凌,你是看不起我?还是放弃挣扎,打算赤手空拳等死呢?”

  “你误会了,我正好佩剑忘带。”话落,叶凌跳下石台,从附近摘下一根枝桠,重新登上石台。

  陆海堂眸子泛寒,叶凌拿着树枝,无疑是瞧不起他,当下眯眼笑道:“叶凌,你可真是狂妄至极啊。”

  远处阁楼内的众长老们,暗自摇头,对叶凌越加不看好。这番举动,要么对自身实力很有把握,要么就是狂妄自大的傻蛋。

  毫无疑问,他们选择了后者,这场比试赢家已定。

  比武台下,众人纷纷摇头叹息,在他们眼中以树枝对决,与寻死没什么两样。即使刚刚见过叶凌使用枝桠发出的强悍剑气。

  “咣当!”

  一柄长剑掉落在叶凌脚边,也不知道是谁看不下去,扔了过去。

  叶凌疑惑捡起这柄长剑,通直剑脊有着一条隐晦暗红色的线锋,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整体模样与寻常长剑一致。

  随后,向台下人群望去,只见一位手持陆海堂玉佩的青年,在使劲挥着手。

  叶凌疑惑一会儿,这不是准备打算给自己收尸的青年吗,是他扔上来的?

  “哟,还有人给你送剑,看来你面子还挺大的。”陆海堂讥笑道,就算有了一柄剑,有能翻起多大的浪。

  从始至终他都没正眼看过叶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叶凌挥了几下长剑,初步适应了一下,随后剑指陆海堂,道:“开始吧。”

  陆海堂同样剑指叶凌,冷笑道:“你可真的狂。”

  比武台不远处,一颗大树后边有道人影正望着比武台,准确的是望着叶凌手中长剑,此人正是王镜。

  王镜一头红发自然散落,穿着一袭宽松薄衣,懒散靠在树边,邪魅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剑骨之体,叶凌阿叶凌,希望你别辜负了我的这柄剑。”

  话落,王镜身影缓缓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