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十四章 神秘液体

纵荒剑主 灰屿 3571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云霄步!”

  叶凌低喝一声,朝丹萱冲去,身影重叠模糊,让人摸不清具体位置。

  丹萱眼中闪过凝重之色,催动体内灵元,娇躯涌现大片火红光晕,湿漉漉的青丝瞬间烘干,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周围温度都提高几度!

  “地火诀!”

  丹萱美眸仿佛有两团火焰在燃烧,气势逼人,一道环形火浪从身上爆射而出!火势猛烈,仿佛要烧尽一切!

  叶凌双眼微眯,自己近不了她身,现在火海正朝自己扑来,必须要赶快撤出火海攻击范围。

  丹萱美眸望着叶凌逃窜的身影,唇角微微翘起,隐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是单纯,火蛇去。”

  只见环形扩散中的火海,突然朝叶凌方向凝聚,磅礴火焰瞬间形成一条火蛇,张着滔天火口朝着叶凌吞去。

  炽热气焰扑面而来,叶凌全身通红无比,皮肤升起一股灼热感,随着火焰蛇口逼近,不适感越加欲重。

  叶凌心中一惊,已经跳不掉了,这女子真的打算将自己杀了,这就是强者的掌握弱者生死权力么,未免太霸道了!

  “都说了我没看!”叶怒吼一声,双眸淌着浅金色光芒,在火焰巨蛇面前,显得更加璀璨夺目。

  “铮!”

  剑骨发动,一道铿锵有力的剑鸣声传出!叶凌手持天绝剑,双眸发着浅色金光,冷冷寒光从眼底发出。

  “火蛇是吧,给我破!”

  叶凌举起天绝剑,对着火蛇猛地一挥!剑气如洪,带着势如破竹之势直劈火焰巨口!

  “唰!”

  火蛇瞬间分成两半!身上燎燎大火都黯淡不少。

  这一剑,斩灵,伤元。

  “怎么可能。”丹萱脸色大变,自己引以为傲的赤蛇兽火居然被人一剑斩成两半,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她的火焰之所以能凝聚成蛇型,是因炼化过一头地阶赤蛇的兽火,使她火焰拥有部分灵智,驾驭时,不必消耗多过灵元,还能提高火焰威力。

  如今却被叶凌一剑斩断,打击颇深。

  “火蛇给我凝!”丹萱娇嗔道,两只纤细玉手不停凝结手印,娇躯再次散发出点点红辉,迅速朝火蛇涌去。

  火蛇重获新生般,身上火焰比先前更旺盛,越发凝实,若真蛇一般,淌着淡淡红色鳞光。蛇身冒着深红烈焰,随风摇曳,烧得空间都发生细微扭曲。

  “还不死心吗?”叶凌声音很平静,却带着隐隐寒意。

  丹萱面容冰冷,杀意凛然,冷哼道:“别以为能斩断我的赤蛇就可以得意了,你太天真了。”

  话音刚落,纤细玉手对着叶凌轻点着,巨大火蛇吐着蛇信,呲着两颗火牙,直冲而去,蛇身所到之处,地面都发出“滋滋滋”声,留下一条焦黑痕迹。

  叶凌神情严肃,握着天绝剑,一跃而起,朝火蛇冲去,锋利剑气划破长空,带着不可睥睨之势!

  “砰!”

  天绝剑不偏不倚正劈在火焰蛇头上,宛如斩在精铁一般,火焰四射!震得叶凌手臂发麻。

  丹萱冷笑着,美眸似毒蛇阴冷至极。

  “轰!”

  巨形蛇头突然炸开,爆射出熊熊烈焰!叶凌顾不上后撤,急忙举起双臂进行抵挡。

  “烽!”

  等火焰散去,叶凌遍体都是褐色烧伤,双臂更是干瘪了一圈,血肉焦黑,还淌着殷红血液。

  模样凄惨。

  丹萱俏脸苍白,显然刚刚那招对她损害也是极大。不过她并不在意自身伤势,反而得意看着叶凌,嘴角勾着一丝动人微笑,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阴冷。

  “黔驴技穷了吧。”丹萱冷冷道。

  叶凌痛着呲起牙,天绝剑剑柄粘进手掌中,仿佛融入一体,叶凌不敢强行松开天绝剑,稍微动一下,剑柄便会与血肉拉扯,一股刺入骨髓的痛就会袭来。

  忽然,叶凌体内破碎的丹田位置冒出一滴金色液体,顺着经脉游走全身,宛如一股暖流在体内冲刷着,金色液体所到之处,伤势皆离奇治愈。

  叶凌身体快速修复着,刚刚还是奄奄一息的模样,眨眼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怎么可能……”丹萱美眸震惊看着前者,喃喃着,“肉白骨……不可能……”

  身为炼丹师的她,自然知道叶凌要修复伤势,需要多么珍重的丹药,能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治愈丹药,屈指可数,起码最低是灵阶丹药。

  灵阶丹药需要四品炼丹师才能炼制,不过成功率也是低的可怜,光是丹方寻求就困难,更别说成百上千年的灵药,消耗的精神力难以想象。

  灵阶丹药难炼!叶凌却拥有灵阶丹效的自愈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叶凌身上伤势尽都恢复,身体皮肤仿佛更坚硬了不少,他疑惑不解,不明白体内为何会出现这般情况,不过能确定是一件好事。

  “现在到我了。”叶凌眸子发寒,握着天绝剑,一迈向前,“云霄步。”

  面对想杀自己的人,他可不会傻到放过,况且对方还是一名炼丹师,既然得罪了,那就得斩草除根,免得生出祸端。

  “唰!”

  寒芒一闪,丹萱刚回过神,冰凉的剑刃已经架在她洁白脖颈上,往上看,只见叶凌冷如冰窟的眸子正盯着她。

  “别……”丹萱此时彻底慌了,俏脸闪着惊恐之色,她第一次体会到死亡的恐惧。

  叶凌可没怜香惜玉的想法,右手稍微用力,丹萱细腻柔软的脖子出现一道殷红血痕,缓缓鲜血正流淌而出。

  “等等,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丹萱娇躯发颤说道,她是真的怕了。

  “不,需,要。”叶凌一字一顿说着,语气没带着任何感情,听的后者心神发颤。

  “三次!”

  “不,十次,不不不,我什么都答应你……”

  叶凌漆黑眸子似死水阴沉,无论丹萱说出什么好处,都不为所动。

  正当叶凌打算一剑斩去丹萱脑袋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

  “等等!刀下留人,呸!是剑下留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