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二十五章 心魔

纵荒剑主 灰屿 3973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二长老很满意拍了拍叶凌的肩膀,缓缓道:“这般年龄就悟得剑心,真是天资之人。”

  叶凌沉思了一会儿,他并不知道刚刚的奇妙的状态是剑心发挥的作用,现在听到二长老讲述,顿时茅塞顿开。

  不由想起之前邋遢老头刚见面说过的话,应该是自己那时陷入癫狂状态,领悟的心境。

  “我们天剑宗年轻一辈,也就只有当初那位剑痴白昊领悟过,从此以后便没见过他人领悟到。”一旁的五长老叹气道。

  一提到剑痴白昊,场上所有长老眼中升起一抹痛惜之色,懊恼十足。

  当初剑痴白昊对剑道有着颇深的造诣,在天剑宗是第一人在纳灵境达到意境剑意。

  他每天都随身峙剑,一有机会便会找地方修炼剑道,从不找人闲谈,出了名的痴剑,久而久之便有“剑痴”之称。

  可惜某天夜里,在下山之地,一块石碑上留下六字,便从此消失。

  对天剑宗来说,损失惨重,白白放过这么好一个苗子。

  现在叶凌的出现,再次给了他们新的盼望,期待着叶凌带领天剑宗踏入一品大宗位列。

  “不过上天再次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哈哈哈。”四长老爽朗笑道。

  二长老点了点头,伸出手掌,一道白芒从掌心浮现,随后一枚乳白色的剑纹玉佩出现手心。

  “这是我的剑令,拿着它外门一切地方都可以自由出入,无人会阻拦,一周后的评级考核,你要好好做准备。”

  二长老将剑令放在叶凌手上,紧接着说道:“如遇不测,捏碎它,我会立马出现在你面前,我身边几个老家伙也会感应的到,会前来相助。”

  他这么做,为的就是防止林天烽贸然出手,也好让叶凌在剩下的时间内,安心修炼。

  评级考核关乎重大,能影响到后面有没有资格参加内门考核,参加内门考核必须都是甲院的弟子。

  留给叶凌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赶紧提升实力,免得评级考核面对林天烽的刁难,显得无力以对。

  叶凌握着剑令弯腰行礼,尊敬道:“感谢诸位长老的帮助。”

  此时他也需要剑令去剑技阁一趟,学习一下新的功法,以往的剑技已经不太适合他。

  “回去吧,顺便去炼丹阁,领一些丹药,好好温养体质,这一战对你的消耗不少。”二长老缓缓说道。

  “是。”叶凌弯腰行礼,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二长老望着叶凌消失的背影,旋即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时刻提防大长老,不能让他得逞。”

  “是。”

  其他长老异口同声道,他们自然清楚叶凌的重要性。

  “还有这块生息玉佩,你们都带在身上,出了事,输入灵元,我们都能感应到。”二长老大手一挥,四块绿色玉佩分别落入他们手中。

  他在提防林天烽对他们其中一人出手。

  不得不说,二长老思想周到,将一切有可能发生的事,都做了提前的准备。

  “接着将这里处理一下,各人就此散去吧。”二长老简单交代一番,手掌一挥,一柄流光长剑出现脚前,随后踏上长剑离去。

  “这点小事就交给你们了,你们都知道我是最嫌麻烦的。”三长老笑了笑,手指一挥,流光长剑出现,毫不客气踏上长剑离去。

  场上就剩三位长老,他们相视一笑,彼此眼中都看见逃避之色,纷纷摇头苦笑。

  “罢了,就由我来处理吧,你们两个就走吧。”五长老甩了甩袖袍,笑道。

  两人也不客气,拍了拍五长老的肩膀,以示加油,随后唤出长剑,御剑离去。

  整个比武台就剩陆海堂还在,以及台下还在议论纷纷中的外门弟子。

  二长老赐予叶凌剑令一幕,让他们羡慕至极,有了那枚剑令,相当于就有长老地位。

  这可不是一般弟子能拥有的权力,陆海堂悲愤交加,此战他彻底丢了颜面,还让叶凌借机起来了。

  五长老来到陆海堂身边,淡然道:“为何你的心性与叶凌相差巨远呢?你为何做不到沉着冷静呢?”

  他并不是在指责陆海堂,只是将问题摆在他眼前,让他去思考,去处理。

  因为此时的陆海堂已经有心魔在凝聚,这一关他要是想不开,将来前途就此结束。

  心魔由怨气所化,处理起来相当麻烦。倘若有了心魔伴随,往后修行稍有不慎便会被心魔掌控,容易堕入魔道。

  心魔的危害不容小觑,陆海堂脸上充满着戾气,在他眼中,五长老摆明说他不如叶凌,让本该愤怒的他,内心陷入极度癫狂。

  陆海堂身上开始凝聚肉眼可见的黑气,这是心魔诞生的前兆,必须要出手阻止。

  五长老摇头叹息,他最不愿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陆海堂性子相当自傲,败给叶凌,他心中肯定过不这条坎儿。

  台下众人见周围弥漫着一股黑气,连忙寻找源头,发现居然陆海堂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黑气,五官凶残无比!

  “这……陆海堂师兄该不会魔怔了吧……”

  “额,好像真的是,不至于吧,不就输了一场战斗吗?”

  “这是心魔诞生的景象,大家快散开!免得受心魔蛊惑!”

  一位青年高喊道,劝戒众人快速逃离。

  “不必惊慌,只是不成气候的心魔,我现在就打散它。”

  五长老举手一挥,比武台四角晶莹雪剑发出一道璀璨的霞光,周围黑气瞬间瓦解,只剩陆海堂身上还缠绕着一团浓郁的黑气。

  “唉,虽然现在能打散,但不知往后还会不会出现。”五长老叹息道,一位不错的苗子就这么萌生出心魔了,太可惜了。

  一旦萌生出心魔,便很难彻底消失,心魔是会悄然吸收宿主的怨气,只要陆海堂一天过不去这个坎儿,心魔便一直存在。

  心魔存在的时间越久,就会产生灵智,这时候的心魔最难对付。

  五长老伸出一只手掌放在陆海堂脑袋上方,随后,一道柔和光辉从手心浮现出来,缓缓化解陆海堂身上的黑气。

  “轰!”

  这时,一道猩红的光芒瞬间笼罩陆海堂身上,直接将五长老震退出去!

  五长老眼中一惊,还没等他做出反应,红光已经消失,还顺走了陆海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五长老皱眉道,莫名觉得对方早已预谋,自己好像陷入一场阴谋当中。

  远处山角上,王镜正懒洋洋靠在树干上,嘴里含着一根破草,静静等待着某人出现。

  “轰!”

  一道红光乍现!一位身穿夜行衣的女子拎着陆海堂出现在王镜面前,随后,女子将陆海堂如同扔垃圾般,随意扔到一边,独自走向王镜。

  女子单膝下跪,低着头说道:“少主,属下已经按照吩咐,将人带回来了。”

  “嗯,不错不错。”王镜伸出手将女子搀扶起身,顺势一搂,轻声道,“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还不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