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一章 天生剑骨

纵荒剑主 灰屿 4128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清晨,天剑宗,外院。

  “废物,这里还没扫干净呢,赶紧把这里扫了!”

  吆喝的是一位体型臃肿的胖子,一只肥手插着腰,另一只肥手指着脚边地面。

  后边还站着许多白衣弟子,他们都是外门弟子,正闲得无聊,相互聚集一堂看热闹。

  “嘿嘿,那个没有丹田废物,还没滚下宗门呢。”

  “快了快了,宗门每年一次的考核时间快到了,这废物要混不下去了。”

  “哈哈哈!去年他还是意气风发,没想到今年被人废了丹田,真是好笑!”

  “谁叫他倒霉呢!敢沾染大师兄的女人,真是痴心妄想!”

  “……”

  叶凌垂着头,默默打扫地面落叶,面对周围人的讥笑声,似乎习以为常,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一旁臃肿的胖子,见叶凌迟迟不来扫他脚边,气得全身肥肉一震,扯着嗓子大喊道:“废物!没听到我说的话啊!”

  周围外门弟子见胖子气急败坏的样子,引得众人发笑。

  “王桶师弟啊,你看看你,一点威严都没有,废物都不听你话了,哈哈哈。”

  “哈哈哈,废物都涨脾气了,王桶师弟,赶紧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没错没错,哈哈哈。”

  王桶脸上肥肉一抖,微眯双眼,他也不傻,周围都是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倘若自己动手,叶凌肯定禀告外门长老,自己说不定会受到处罚。

  天剑宗一直不允许同门欺压,违者皆重罚。明面上没人敢直接动手,但许多人会暗地动手,趁着夜色,揍人。

  叶凌始终没去扫那一块区域,脸上隐隐挂着一丝倔强。

  王桶深深看了一眼叶凌,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哎!王桶师弟怎么走了呢!莫不是怕了?”

  “哈哈,王桶师弟是怕宗规呢!能理解,能理解!”

  众人相视一笑,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摇头叹息:“唉,没戏看了,散了散了。”

  人群陆陆散去,只留下叶凌还有几名扫地小厮。

  叶凌弯起腰,重重呼出一口气,这都是他每日早晨必经之事。

  “林云飞,慕小灵,这一切都是你们害的。”叶凌双眼一沉,低声说着,语气中含着隐隐杀意,草制扫帚都捏了变形。

  去年刚入宗的叶凌天资初现,修炼道路一帆风顺,威逼外门大师兄林云飞地位,林云飞心生美人计,将叶凌丹田废除。

  叶凌禀告宗门,想讨一个说法,不曾想被长老包庇,将这事隐了下去,只因林云飞是外门大长老孙子,无人敢得罪。

  叶凌自嘲一笑,奋力拿起扫帚,划破长空,身影如风,打着一套行云流水的剑式。

  树叶随风飘落,扫帚如利剑凌厉,“咻咻咻”破空声不停响起,引得周围扫地小厮赞叹不绝。

  反复打出几套剑式,地面出现数道浅浅白痕,皆都是剑气划出。

  叶凌吐了一口浊气,丹田虽废,但领悟的剑意还在,不过却在缓慢消失。

  剑意是持剑者对剑道所悟凝聚出的“势”,会随着自身感悟逐渐成长,只要剑修道心存在,势便不灭。

  然而叶凌丹田被废,打击颇深,道心动摇,加上日夜颓废,剑意悄然消散。

  “剑意已经退到一重术境阶段了,在过几天应该就没了。”叶凌叹息道,独自拿着扫帚朝外院的石梯走去。

  漫长石梯之下相连着一处“练剑之地”。一颗参天大树下,站着一排排外门弟子,他们举着手中长剑,动作整齐划一,“哗哗哗”地剑声连绵不绝。

  叶凌眼前闪着向往之色,喃喃道:“之前我也是其中一员……”

  话落,便独自扫着石梯,落叶缓缓扫净,展露出空荡荡的石梯。

  当叶凌扫完的时候,已经来到下山阶道,这是宗门弟子下山必经石梯,周围地面皆都有奇怪的剑痕。

  石梯旁有座石碑,上面刻着一行惊鸿六字。

  剑修,何为剑修。

  叶凌依稀记得这外门弟子常说的趣事,说当年有位剑痴准备下山时,路过此地,突然进入悟境,站在原地不在动弹,这一站就是一月!

  某天早晨,宗门弟子例行下来打扫,发现剑痴已然不见踪迹,周围布着数不清的剑痕,一块石碑刻着一行字,正是这六字。

  剑修,何为剑修。

  叶凌看得入神,这块区域一直是其他扫地小厮负责,他还从未扫过,今天正巧扫过头,发现有这么一行字。

  字里行间隐约间能感到一丝犀利剑势藏在其中,简单六字直问剑修本心。

  “剑修,何为剑修。”叶凌念了一遍,眉头微皱,陷入思考。

  叶凌口中反复吐着六字,一遍又一遍,神情陷入迷茫。

  这一刻,这句话像是不停在问着叶凌为何当剑修,三千大道为何偏偏选择剑道?你的剑为何出鞘?要斩断什么?情还是恶?

  这几个问题在脑海中反复出现,不停拷问叶凌灵魂,引得后者发狂,双眼之间充满迷茫。他找不到本心,忘了为何踏上剑道。

  “啊!”

  叶凌仿佛陷入癫狂般,不停喃喃自语:“为何……为何?为何?”

  “唰唰唰!”

  叶凌身体爆射出数道锋利剑气!斩向周围树木,枝桠尽断!树叶纷纷坠落,还未碰到叶凌,瞬间化为齑粉。

  此时的叶凌蹲在地上,双眸通红,捂着头,嘴角不停念叨,身上时不时发出数道凌乱剑气。

  “为何,为何啊!”

  忽然,一副少女的笑容在叶凌脑海浮现,如绽开的白兰花,纯净且温馨。

  “芷儿……”叶凌薄唇微动,露出一道宠溺笑容,眼睛恢复一丝清明,“我知道为何了。”

  这一刻,暴乱的剑气变得温和,随后钻入叶凌体内,后者气势大涨!迸射出无形气浪,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三重术境剑意,唉,可惜丹田破碎。”叶凌叹了一口气,紧握双拳,“林云飞,慕小灵,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不知何时出现一位邋遢老头,正靠着树边,一只脏手扣着脚丫,另一只手拿着酒葫芦往嘴里倒,陶醉道:“啊哈哈!好酒!醇香!”

  叶凌闻声望去,疑惑一会儿,这个老者是何时出现,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前辈,请问是什么时候来到此地的?”叶凌礼貌道,虽然老者邋里邋遢,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一声前辈并无不妥。

  邋遢老头浑浊老眼瞥了一眼叶凌,忽像酒疯发作,手舞足蹈,压着嗓子喊道:“啊啊!为何!为何为何?”

  叶凌嘴角一抽,明白老者在自己陷入癫狂的时候出现,不过自己刚刚有像猿猴一样吗……

  邋遢老头一身酒气,越跳越上瘾,活脱脱像个野人,还不停乱叫:“呀呼!呀呼!为何!呀呼!”

  叶凌神情复杂,走上前想将老者按住。没想到一靠近,老者立马给了一个拥抱,一双干枯手掌在叶凌背后上下游走。

  吓得叶凌连忙挣脱,老头撇了撇,好似意犹未尽,舔了舔下唇,疑惑道:“天生剑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