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纵荒剑主

第十六章 找茬

纵荒剑主 灰屿 3456 2022-10-27 16:32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等等,丹萱姑娘,还有这麻袋的药草忘了带了。”季景见丹萱远离的背影,急忙出声道。

  季景正愁刚刚收获的灵药要怎么处理,正巧有丹萱这个专属的炼丹师可以使用,不用白不用。

  丹萱停下莲步,朝后望去,只见季景一脚将麻袋踹了过来,“砰”的落在脚边,险些砸到自己。

  她不悦打开麻袋,发现全都是百年灵药,而且……似乎有些眼熟……

  “这不是我药园的灵药吗!”丹萱急匆匆往回走,质问着季景。

  “哈?”季景略感诧异,顿了顿说道,“什么药园?我刚刚路过一地,不知道哪个二愣子将灵药栽种那地,我见糟蹋灵药,便好心拾起。”

  丹萱气得脸色泛青,冷斥道:“那是我好生栽培的,况且你们宗门不是有令,禁止踏入樱花之地吗!”

  “啥玩意儿的宗门规定,我怎么没听过?说,是不是你惦记我的灵药,自个儿瞎扯的。”季景皱眉道。

  关于宗门规定,叶凌知道他从来不放心里,在加上时常消失数天,宗门规定在他眼前就跟没有一样。

  “既然都摘出来了,那就都炼成丹药吧。”叶凌缓缓说道。

  本还在怒火攻心的丹萱,听到叶凌的如冷水浇灌。

  完了,这些都要白送他了……

  没错,丹萱真正担忧的是这件事,自己辛苦栽培的灵药,自己都不舍得用,现在就要拱手相让。不由唉声叹息,同时对季景升起一股浓郁的杀意。

  “炼制的丹药,不用给我。”叶凌看出丹萱的担忧,随后看向季景,“你呢?”

  他知道这些草药对自己帮助很大,但人心中都守着一个道德底线,他也不例外,遵循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理念。

  他与丹萱的恩怨已经解决了,既然解决了,她的东西就归她,没必要再去洗劫一空。

  季景眼一横,鼻孔朝天,拍着胸脯道:“我全要!这可都是我辛苦挖了一宿的努力结晶!怎么能不要呢。”

  叶凌似乎早有预料,苦笑着摇了摇头。

  丹萱气得娇躯都在轻颤,紧握着粉嫩小拳,嗔斥道:“你个浑蛋,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季景不解,撇了撇嘴道:“至于嘛,凭着你的身份,这点灵药不是唾手可得,干嘛要跟我争?”

  “能一样吗,这可都是我辛苦栽培的,都是我的心血浇灌,你倒好,把它们全挖了,丹品还全都要!”丹萱越说越激动,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一时间,美眸竟有泪水流转。

  季景愣了一会儿,这娘们儿刀架脖子都没哭,自己不就摘了些药草,就气得哭出来,至于吗?

  “好了好了,我大不了不要了,一个大娘们,还哭唧唧,光天化日,丢不丢人?”季景扁扁嘴道。

  丹萱之前那副冰冷美人形象,彻底在季景心中破灭,化成一个为了守护草药而哭泣的小女孩形象。

  “这都是谁害的!先前怎么都不知道你是这种人!”丹萱狠狠地道。

  “嘁,你不也一个臭德行儿,还好意思说我?”季景反驳道。

  场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分割,叶凌摇了摇头,淡淡道:“各位,天要亮了。”

  同时对丹萱的印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天骄之女,还有柔情的一面。

  两人各自冷哼一句,扭头离去。叶凌来到季景身后,缓缓道:“你就不想和我说些什么?”

  季景太过神秘,有些事必须得问问他。

  “哈?”季景挠着头,转头看向后者,“说啥?”

  “你刚刚的功法,可不像是天剑宗里面的。”叶凌平静说道。

  “哎,就这事啊,这是我下山捡的,看了几天,正好学会了。”季景脸不红心不跳说道,仿佛真相就是如此。

  叶凌淡淡一笑,季景不想说,他也不会去强迫。他们心中都有各自的秘密。

  季景看了看叶凌手中的青墨长剑,郑重说道:“你这柄剑,要小心别让他人看见,特别是你隔壁的那个家伙儿。”

  叶凌望向天绝剑,疑惑道:“你知道王镜的背景?”

  “这个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你知道越多对你越不妙,记住那家伙儿的话不能相信。”季景嘱咐道,随后施展功法离开了。

  叶凌没跟上去,他隐隐感觉季景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而且十分重要。

  夜晚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天空之上,繁星闪烁,叶凌独自回到丁院。

  丁院内,有十几间房间还是灯火通明,泛黄的微光映衬出一道道打坐的影子,影子随烛火摇曳,这些都是的勤奋弟子,不浪费一点能修炼的时间。

  叶凌绕过几间房间,看到自己隔壁房间也是灯火通明,不过却与之前看到的景象截然不同,那是两道相互交织影子,低喘声时不时传出,与静谧的夜晚显得格格不入。

  “永不疲倦的吗……”

  叶凌摇了摇头,走进自己房间,脱去身上外衣,穿着一件中衣,躺在床上,很快睡去。

  午时已过,叶凌还未苏醒,可能是昨天太过疲惫,陷入沉睡中。加上也无人管他,这一觉就睡到黄昏。

  “几时了。”叶凌喃喃着,缓缓睁开双眼,懒散从床上爬起。

  “黄昏了?”他透着洞缝望着外面,只见残阳如血,天空好像都镶金边,如梦似幻。

  叶凌正换上衣物准备离开的时候,“砰”的一声,木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位高宽一致的胖子走了进来。

  他正是之前早晨对着叶凌讥笑的王桶,此时他一脸睥睨样,迈着肥腿踏进来。

  叶凌双眼一眯,沉声道“你是来挑事的?”

  王桶扯着嗓子说道:“废物,老子是替陆海堂师兄带话的,明天午时,比武台见。”

  话落,王桶正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叶凌,接着说道:“还有昨天的早上的事,废物,你可让我丢了一个好大的脸啊,说吧,想怎么补偿。”

  他并不相信叶凌实力恢复,依旧以为可以任意揉捏。

  叶凌眸子泛寒,自己还没找你算账,如今却找上门来了,真以为自己好欺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